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遇雪融化时 > 六十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愧为专业的天赋异禀,一点就通。言老三下班走后,蒋遇大腿一伸,身子重心往睡椅一躺,总算是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了。

    适应,不,应该是无可奈何的看腻了老鼠蟑螂的恶心面孔也就没怎么觉得可怕了。本来吧,他是想找这儿的居民借瓶杀虫剂,把屋内的环境稍加改善改善。事已成定局,悲天悯人没用,大打出手没啥胜算,搞不好就是直接白白送命。不划算。

    要是坚强不随之增加,也的确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搪塞自己不那么乐观的内心了。

    可悲可叹,可气可恼,可恨可爱。

    顾笑笑在屋顶打了个盹,待能回去时她突然又不想回去了。今日没分到馒头,她就只能两手空空的去见蒋遇,或许,她可以在屋顶睡。俯瞰整个施工现场的平面图,用心怀善念的态度去观察它的进度如何,它又想将自己改变成如何?

    想法在初始固然是极好的,但在半夜却变成了狂风骤雨。露天的就这点不太妥当,在她们小县里只要哪因自然环境导致无法进行时,他们会放假。而这里不同,只要事情没完成,不管是下冰雹还是下刀片,他们都得唯命是从,否则就是对不起老大。

    洗脑式的忠心耿耿,不怕牺牲…

    悄悄地潜入房间里面,在微弱的窗外路灯的照射下,顾笑笑加紧时间换了身干净衣服,把有血迹斑斑的泡在桶里等明早再晾。

    “给你留了一碗粥。”蒋遇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他就没睡着,令他睡不着的事多了去了。随便挑一两样都有天大的不满。

    “好。”震惊脸一扫而光,随即恢复的是如平常毫无差别的随遇而安,粗糙些就是无所谓。无所谓是用许多不如意和罢了算了所堆积起来的…然后又形成了一座座山川。

    任旁人如何推倒都没法去堆倒。

    “笑笑,我爷爷应该是知道了。”蒋遇翻了个身继续说,“言老三这人心眼不多,随便套套近乎耍耍贫嘴就能问出重要的事情来。沈远冬抓我不是为了报仇,但的确是为了给我们蒋家一个下马威是真。你对他们有什么用途我不清楚,可沈红每次看你的眼神都不太一般。如果你是和他们的熟识或关系亲近的人长得相像的话,那他们可能就是想找一替身,毕竟在沈远冬之前有个老大还活着不是?当然,替身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你没看到你们的场地在昨天又拉了两车人过来做苦力么?笑笑,我想说其实我刚分析的这些假设不重要,倘若重要,那也是因为你。我爷爷的赎金能带走我,但你,我暂时还不清楚沈远冬之前绑你是为了什么?而且,他们本就是亡命之徒,仗着全世界的逃犯立足在这座城市,所以法治对他们根本无用。”

    “可…”可他们并不缺钱啊!顾笑笑及时吞掉还停留在自己嘴边的言语,没人会嫌钱多,就算是世界首富也不会主动去嫌。

    “蒋遇,你如果能顺顺利利回家的话,我建议你以后别回成堰了。你万一不放心也可以和顾晴朗一块儿转学,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我说的话,毕竟我目前就只有她这一个亲人了。你对她好,我就会好,我对你们之前的事没什么好问的了,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明白呢?喜欢了,爱了,不喜欢了,不爱了…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蒋遇,你,当初也没真的喜欢过我吧!”

    天台顶瓦形成的保护罩彻底因暴雨的来势汹汹所致后劈开一道狭小细缝。随之,细缝不再收敛和颜悦色的表面。抵挡不住的压力瞬时破土而出,让原本可以遮风挡雨的封闭处开始有了缺口。电闪雷鸣的前奏已经响起,外面的“热闹非凡”掩盖在剧烈的动静之下,无论是紧急的刹车声,还是扣压扳机的摩擦声…

    就像两个世界,一个被迫,一个甘愿。

    “不重要。”蒋遇半严肃的说道,“笑笑,你听,你听得到由忍字中分解出来的刀声吗?威力可真大啊!爆发的前提就是全部,这场无厘头的各种游戏,恐怕就要结束了。啧,他们的本事超出了我的想象。没关系,反正他欠我的,早还早好。”

    “造反么?他是?他们?”

    顾笑笑懵在原地保持疑惑,齐肩的头发在风扇强劲的影响下俨然都没有水滴了。她好比是一个只顾自己听话懂事的孩子,被迫威胁保护另一个安全线内的同伴。只要露出一点点反抗之意,同伴的生死就会捏在别人手上,稍微一用力,便会无力回天。

    她到底又在干些什么呢?

    自以为感动了自己,充当深情款款的女英雄,结果呢…

    终归是她高估了自己,还低估了蒋遇。

    蒋遇没空跟她解释,铤而走险的事一次就够,多了怕承受不起。“别愣了,你不想离开么?快快,先去换衣,等接应的人来了,你就随他们先走,我来断后。记住,平安到家后只说自己是迷路了,可千万别透露关于这儿的一丝一毫,知道吗?”

    祸从口出的事例比比皆是,得重视。

    “我。”顾笑笑痛恨自己的紧张兮兮,“蒋遇,要么我们一起走,要么,我来断后,你跟他们走。”

    而后,她坐在椅子上用捡来的火柴点燃了小油灯,光亮飘向黑漆漆的深渊,她看到少年的脸,清瘦不失朝气,微笑不缺烦闷。

    她的蒋遇,好像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保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混账模样。让别人觉得他很老实,又觉得他是没出息的富家公子。贪生怕死,自私自利。

    明明不是的,明明不是啊!

    蒋遇说,环境和经历和家庭氛围会在成长的过程里渐渐改变一个人的本来品质。哪怕他是想做一辈子好人及做一辈子善事。

    他把它称之为假象,假象的魅力所在就是以假乱真,甭管别人如何看,只要假象背后的真实别犯迷糊就行。用途,保护自己和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更用来保护此生最美好的记忆。所以,不显示,也只有自己明白。

    短短的月份并不能冲击到漫长的一生。她不理智,理智是属于顾前顾后的人的专属,而她自己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顾忌。

    可蒋遇,如果他来断后,如果、他真的受到伤害了…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肯满腹欢喜的带她去看海了;也就再也不会有个少年天天给她带热气腾腾的早餐了;就更没有一个愿意帮她填补不完美的一切的那个人出现了…她知道自己是抛开了不能抛开的一切来解读,可是,她的一切私心像是冲破了封印,她不想玩“猜心游戏”和“躲猫猫”了,真的没意义。

    “又逞能了不是。顾笑笑,你说你当初要是不那么逞能的话,想必就不会被卷入难缠的是非中去了。女孩子们的争斗复杂极了,你这种段位的顶多算是背黑锅的命。丫头啊,你说你仗义归仗义,咱能别随便仗义行吧!”蒋遇一脚踩在桌面的椅子上面,顾笑笑急忙来扶,她虽不晓得他具体要做什么,但是动作看起来还挺危险的哈。

    蒋遇伸长手臂,摸索了好几处约好的地方找都如大海捞针,真他娘的累啊!“顾笑笑,你腿还疼么?”

    “不疼。”顾笑笑抬头望着他。“一点儿都不疼,没感觉了!蒋遇,你是在找手机么?我来帮你找,好不好?”

    “我家丫头真聪明,不过你…”

    不过什么?顾笑笑无奈的看着摔到地上的蒋遇哭笑不得。分心的代价,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