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五十二章 自我介绍一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门被打开,一道人影出现在那里。

    来者身穿一件白衬衫,身材高大魁梧,黄九龄看着他,却感受到了一股书卷气息。

    “回去吧,这里交给我。”

    男子从江庭身边经过,抽出青铜发钗,对锦弦说道。

    锦弦犹豫片刻,点了点头,身体消失在原地。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啸仙。”

    张啸仙朝黄九龄走去,身上并无气息流露,仿佛一个普通人一般。

    但黄九龄心底却生出一种难以遏制的畏惧之感,这种感觉无根无源,却又无比强烈。

    哪怕在这几十年的亡命生涯之中,他也从未体验过这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张啸仙一步一步走近,黄九龄咬了咬牙,抬手打了过去。

    数百鬼婴无声啸叫,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张啸仙。

    张啸仙抬起手,向虚空之中抓去。

    一柄残破戒尺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的眼角多了些皱纹,鬓角染上了几缕白霜。

    戒尺落下,数百鬼婴被定住,而后露出惊恐的神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湮灭。

    重重叠叠的黑影出现在他身后,张啸仙轻吐一口气,大片黑影融化消亡。

    血线从地面成长出来,他跺了跺脚,无数血线失去活力,散落在地上。

    黄九龄再也按耐不住,口中长啸连连,此地阴风大作,挟裹着黑色死气,如海啸般向张啸仙扑来。

    来自鬼师的力量令这些死气浓郁到了极点,吸上一口就要断绝生机,连觉醒者也不能例外。

    张啸仙举起残破戒尺,在身前画了一条横线。

    横线之外,阴风怒号,死气翻涌。

    横线之外,风平浪静,生机盎然。

    这条线就像一条规矩一般,无法被逾越。

    张啸仙迈步跨过这条横线,一层白光从体内散发出来,蔓延出三尺的距离。

    乌黑色的死气化作巨浪,拍打在张啸仙的身上,却被那白光所阻,消弭于无形。

    而白光中的男子面色平静,如同滔天巨浪中的一枚定海神针一般巍然不动。

    他来到了黄九龄面前。

    黄九龄伸手抓向张啸仙,手掌融化般消失不见,它这才意识到,这白光不是真正的光芒,而是一种“气”。

    无穷无尽的气组成了光,这光太过锋利,汇集在一起,能将一切绞成虚无。

    黄九龄疯狂,手段尽出,无数道攻击向张啸仙打去,却都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了三尺之外。

    白光收缩成三寸长短,张啸仙手握戒尺,点在了黄九龄的额头。

    黄九龄心如死灰,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自己晋升鬼师的这一天,会被人以这种方式终结掉性命。

    “许久没有动过手了。”张啸仙开口,看着手上的残破戒尺,就像看着一个老朋友。

    “为……为什么?”黄九龄剧烈喘息着,它已经放弃了挣扎,“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何要杀我?”

    张啸仙笑了笑,戒尺落下。

    黄九龄阴魂被切割绞碎,一点一点地消融湮灭。

    在它绝望惊恐的眼神中,张啸仙转身,离开了此地。

    他来到江庭身边,轻轻将其抱起,又伸手将楚雨梨抄了起来。

    “伤我挚友者,当魂飞魄散。”

    ……

    邾城市第三人民医院。

    江庭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片天花板,他晃了晃脑袋,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才意识到自己是一家医院里。

    左肩打着石膏,整条左臂都缠上了绷带,浑身绵软无力,一种来自骨子里的虚弱感充斥全身。

    “你醒了。”

    江庭寻声看去,却见到张啸仙坐在另一张床上,他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削梨。

    “喏,刚刚好。”张啸仙笑了笑,几条皱纹出现在眼角,梨子皮被他整条削下,很是完美。

    “啸仙,你怎么了?”江庭看张啸仙的脸,感觉对方似乎老了许多。

    “一点代价罢了。”张啸仙浑不在意,将梨子塞到江庭手里,又拿起一个削了起来。

    “这里是天枢管理处安排的,你肩膀的伤已经处理好了,不会留下后遗症。”张啸仙想了想道,“有些东西瞒了你很久,我现在觉得,还是说出来吧。”

    江庭点了点头,咬了一口梨子,甘甜的汁水在口中迸溅开来。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相信张啸仙会说出来。

    “你还记不记得咱俩高考结束后,去了一次孔圣庙?”

    江庭点了点头,虽然孔圣庙就在邻县,但他似乎只去过一次,还是在高考放榜之后才去的。

    所以江庭当时是真心想瞻仰圣人,而不是为了让圣人保佑自己考个高分。

    “我在那里,获得了一份……”张啸仙沉吟片刻,“一份传承。”

    “传承?”

    “对,应该可以这么形容。”张啸仙点头,“不过不是传道受业解惑的那种儒门道统,而是类似于茅山一样的抓鬼道统。”

    “抓鬼道统?”江庭不解,“怎么会出现在儒家圣地?”

    “读书人养浩然之气,正道所在,百鬼不侵。”张啸仙解释道。

    江庭了然,所谓“我有一口浩然气,可压魑魅魍魉妖”便是如此。

    在张啸仙的讲述中,江庭逐渐了解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身负传承的张啸仙进了大学,一次意外,被一个背后势力极大的大小姐发现,抓了壮丁。

    就这样,他误打误撞,加入了一个半官方性质的组织,组织内都是些和他一样的异能人士,在九州大地之上斩妖除魔。

    鬼怪的觉醒比人类要早得多,四年前,九州鬼物甚至比现在还要活跃,若非那个组织拿命去填鬼眼,很多地方只怕会变成人间炼狱。

    张啸仙的恐怖天赋很快就展露出来,成为了年轻一代第一人,在一次次的任务之中,他和那名大小姐很自然地产生了男女之情。

    直到一年前,青城山下,九州境内八大鬼王齐聚,共迎新王诞生,当时已经是那个组织最强战力的张啸仙领命,率队镇压鬼王。

    在那一天,八大鬼王伏诛,第九王胎死腹中。

    付出的代价则是整个组织全军覆没,张啸仙修为尽散,道基被毁,从此断绝修行之路。

    而在这场决定了九州人鬼格局的战争中,他的那名爱人,死在了他的面前。

    九州的天空之上乾坤朗朗,但这一切,来得并不容易。

    张啸仙讲述这些的时候,语气并没有太多波动,似乎一年的时光里,他已经去掩埋,去接受,去淡忘了这一段过往。

    江庭默然,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的好友是怎样挺过来的,他无法想象。

    一个鬼师境界的黄九龄,就能把他和楚雨梨轻松镇压,而当年硬撼鬼王的张啸仙,实力究竟有多强?

    而从云端跌落到谷底,又失去挚爱的张啸仙,能如此云淡风轻地讲述起这件事,背后又是经历了多少痛苦与挣扎?

    甚至在今天,好友为了救出自己,动用禁术,燃烧了整整十年的寿元。

    “总之,好好养病。”张啸仙起身,走到另一个病床前,将刚刚削好的梨子递了过去,“别装了,早看出来了。”

    楚雨梨睁开眼,接过那颗梨子,咬了一口:“我不是不想打扰你俩嘛……”

    张啸仙摆了摆手,将衣服甩到肩膀上,起身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