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五十一章 绝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柄尼泊尔军刀被楚雨梨抛出,与此同时,一瓶同样的药剂被她灌了下去。

    这是万灵科学院最近研发的一种特殊药物,可以刺激人体潜能,在短时间为服用者提供极强的爆发能力,但目前此药物还在研发之中,副作用极大。

    江庭稳稳接住那柄弯刀,感知着自己体内沸腾的气血,哪怕不知道这东西的具体名字,他也能猜出此药剂是万灵科学院的黑科技产物。

    而现在,江庭体内气血轰隆作响,如火山口般旺盛,手中弯刀沉甸甸的,在黑暗中呈现出幽蓝之色。

    而他的灵觉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江庭站在原地,能感受到空气细微的流动,就连自己挥刀切开空气,都能感受到有一层涟漪扩散出来。

    黄九龄也察觉出了二人的变化,不过他并无惧色,一声长啸,同时向两人扑杀过来。

    “锵!”

    江庭一刀斩出,数十道鬼气袭来,却被他周身气血震散,弯刀与黄九龄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污浊气息涌出,似乎是想腐蚀这柄弯刀,弯刀震颤一下,一层幽蓝光辉浮现,将腐蚀之气抵挡在外。

    这柄弯刀,竟是全部由神金铸成!

    “咔嚓”一声,就像斧头破开树皮,楚雨梨身体跃起,两把暗金匕首从斜上方,插入了黄九龄的肩头。

    “吼!”

    黄九龄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他能感到那两柄匕首之中,有奇异能量涌入体内,两道异种乱流在经脉之中不停冲撞着!

    一声大喝,黄九龄体内鬼气涌动,将两道乱流生生镇压下去,而后一掌拍向江庭!

    柿子挑软的捏,先将眼前这个碍手碍脚的年轻人解决掉,然后再去对付那个麻烦的女人!

    五根指甲浮现出乌光,带着浓烈的诅咒,闪电般刺向江庭。

    然而在药物的加持下,江庭的身体各项机能大幅度提升,速度、力量、反应力乃至气血都上了一个台阶!

    一道清辉被他引动,包覆在拳头之上,砸向黄九龄的五指,两者相撞,黄九龄五指之上诅咒飞速退去,乌光消弭,竟是在不停瓦解!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黄九龄骇然,然而此时,楚雨梨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嗤啦”

    没有一滴鲜血流出,两柄暗金匕首撕开黄九龄的皮肉,从左肩到右肋,楚雨梨给他留下了一条横贯整个后背的伤口!

    如果有“境界”划分的话,楚雨梨和黄九龄是差上一个境界的,但在药物的加持下,她越过了那道门槛,与黄九龄站在了同一个层次!

    旱魃之躯受创,黄九龄周身黑气一滞,僵尸般的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眼前的两个小辈竟然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那柄暗金匕首仍牢牢插在他的体内,似乎要破开皮肉将骨骼钉住,而同一时间,江庭的拳头带着那一层清辉,轰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砰”

    一声闷响,黄九龄身体震荡,一股大力从胸口传来,将自己体内鬼气震散,就连骨骼之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缝。

    江庭同样不好受,他的手臂剧痛无比,筋肉微微发颤,若非自己喝下强化药剂,只怕这条手臂当场就要骨折。

    “腐尸!”

    黄九龄口念道诀,两眼赤红起来,有死气从各个亡坟中飘出,飞向黄九龄。

    婴灵在空中飘荡,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无声的大笑,而那些死气则像无数影子一般,重叠成一团巨大的黑影,在黄九龄身后浮现。

    黄九龄看着眼前二人,身体崩碎瓦解,楚雨梨自觉地对方的力量猛一消失,眉头一皱,却见黄九龄身后那团黑影膨胀,向二人袭来。

    江庭二人心中警醒,翻身跳出战圈,只见黄九龄身体寸寸崩碎,从背后的伤口开始,而后是两条手臂,大腿,最后头颅也化为了粉末。

    不过数个呼吸,黄九龄便化为了一地灰烬,然而灰烬之上,巨大黑影蠕动,竟是将其“骨灰”吃了下去。

    “咕叽……”

    血肉蠕动与骨骼摩擦的诡异声音传来,黑影缩小,不断变化着,黑暗之中,一道人影站了起来。

    “呵呵……”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怪笑,沙哑阴测,“本座当年的腐尸祭典,终究是派上了用场。”

    黄九龄身边浮现出鬼火,将他的模样照亮,一具腐烂无比的尸体站在江庭二人面前,开口说话。

    腐尸黄九龄抬起手,有肉块从手臂上脱落,而暴露在外的骨骼之上,则是由细密的黑色纹路浮现。

    黄九龄浑不在意,他一把将眼窝下方垂落的烂肉拽了下来,丢在地上,空洞的眼框中有鬼火燃烧。

    江庭与楚雨梨面色凝重,黄九龄炼尸炼魂一甲子,又赶上了灵气复苏,其积淀无比深厚,只怕其生命形式都发生了改变,已经成了某种半人半阴魂般的存在。

    “汝等小辈,还是乖乖成为我的祭品吧!”

    黄九龄那只手掌按下,他已经决定结束战斗了,此地所有死气在上空汇聚,浓烈的死气化作一只大手,从空中镇压而下!

    楚雨梨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五道符纸出现在手中,她割破掌心,符纸染血,向上方掷去!

    这是她最后的手段,强化药剂所带来的效果正在逐渐减弱,楚雨梨估计,药效最多还能再支撑十分钟,倘若十分钟内二人不能击败黄九龄,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

    空中五张符纸猎猎作响,竟发出破空之声,符纸燃烧,如箭矢般刺入鬼气大手之中。

    “轰——”

    死气大手轰然爆炸,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场中众人耳膜嗡嗡作响,掀起的气浪将二人震飞,此地土层被掀起,无数墓碑倒塌。

    五道符纸破开鬼气大手,楚雨梨手掐道诀,符纸在空中陡然转折,向黄九龄飞去!

    无需任何交流,江庭起身,体内气血催动,冲向黄九龄,青铜棺吊坠之内所有清辉都被他调动起来,悉数灌入军刀之中!

    江庭手中军刀震荡,幽蓝光芒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一种浓烈无比的翠绿,仿佛在此刻,它化作了一件青铜战刀!

    只一个呼吸,江庭便冲到了黄九龄身前,五根符纸落下,钉住了后者的头颅与四肢,江庭抬起青铜战刀,狠狠刺了下去!

    “咔嚓”

    一声轻响,青铜战刀破开黄九龄的胸膛,没入了他的体内,在他的胸口处,蛛网般的裂隙不断扩大,像是一个被打破了壳的鸡蛋般蔓延至全身,破碎开来。

    腐尸眼眶之中,鬼火熄灭,诉说着一个生命的终结。

    江庭轻吐一口气,朝着楚雨梨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叹息。

    叹息声从锦弦那里传来,锦弦身体有些透明,显然受了些伤,唐正天尸傀残破,似乎一直被压制着。

    然而那声叹息,正是从唐正天口中发出的。

    忽然之间,唐正天尸傀抬手,将锦弦震退出去。

    “能将本座逼到这种程度,你们还是第一个。”尸傀声音嘶哑,竟与黄九龄一般无二!

    “若非本座留下后手,留那唐正天一缕精魄为本座替死,只怕已经身死道消!”尸傀说话间,眼中鬼火剧烈跳动,显然心中颇不平静。

    “时也运也,今日我玄灵子便舍弃一切,进阶鬼师!”黄九龄一声长啸,周身万千鬼火浮动,朝着他的身体汇集而来!

    江庭咬牙,抽出战刀奔向玄灵子,强化药剂的效果还未完全退去,他尚有一战之力。

    而与此同时,楚雨梨也挣扎着站起,握住匕首,向前冲去。

    哪怕黄九龄借助唐正天的精魄为自己替死,他也同样是油尽灯枯。

    场中双方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而江庭和楚雨梨的强化药效还在,这也是为什么他要不惜代价进阶的原因。

    黄九龄冷哼一声,抬手一指,数百头婴灵飞出,缠住了江庭,将其围困在内。

    “尔等敢坏我大道!”黄九龄一声怒喝,重重叠叠的黑影浮现,拦在了楚雨梨面前。

    锦弦身形飘起,试图袭杀黄九龄,无数血线从土地中生长出来,将她束缚在了原地。

    这些手段布置,只能将江庭等人困住,却无法对他们造成多少伤害。

    但对于黄九龄而言,已经够了!

    一朵,两朵,三朵……整整一千朵鬼火融入他的体内,这些鬼火都是他以各种手段杀戮祭祀得来,只为成就眼下的这一刻!

    阴风怒号,整座楼层都在微微颤抖,地面土层裂开,墙壁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痕。

    尸傀之体瓦解崩坏,就像脱衣服一样,一个高大无比的黑影从躯壳中钻了出来。

    “世间再无玄灵子,只有鬼师玄灵!”

    黄九龄看着自己现在的身体,感受着体内强大的力量,不由得仰天大笑,他,或者应该称之为“它”,现在已经悉数化为阴魂,完成了一种生命层次的跨越。

    从此以后,躯壳再也不能束缚住它,它黄九龄将以鬼师之体,行走于人间!

    黄九龄挥了挥手,将束缚散去。

    它要好好看看这两人一鬼痛苦挣扎的样子。

    江庭面色发白,大口喘息着,强化药剂的副作用逐渐显现出来,他现在四肢绵软无力,体内气血纠结,几乎难以催动。

    楚雨梨同样如此,甚至比江庭的情况还要糟糕,她方才控制符纸消耗心神太多,身心俱疲。

    锦弦第一时间挡在了江庭身前,咬了咬嘴唇,直面黄九龄。

    “你这女娃子资质不错,我念你是阴魂之躯,给你一个机会,入我门下修行,可免魂飞魄散。”黄九龄看着锦弦,开口道。

    “公子是有义之人,锦弦又岂是折节之鬼?”锦弦开口,声音清悦,眼中却很坚定。

    “敬酒不吃吃罚酒!”

    黄九龄一声冷哼,抬手打去,江庭与楚雨梨被生生击飞,一口鲜血喷出,二人昏死过去。

    锦弦魂体几乎完全透明,身体受到重创,随时都会魂飞魄散。

    黄九龄抬起腿,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照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