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五十章 老谋深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楚雨梨双足发力,冲向黄九龄。

    “也罢,今日就与你们这些帝国鹰犬了结因果!”黄九龄冷哼一声,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掌中黑气浮现,萦绕在十根手指之上。

    江庭紧跟楚雨梨的步子,杀向黄九龄。

    有锦弦在,唐正天那边他并不担心,离开那座汉代大墓,不再受到青铜面具压制之后,锦弦的“修行”天赋就逐渐表现出来。

    几乎是每时每刻,她的实力都在增长,此刻对上唐正天,锦弦还真没什么压力。

    黄九龄一声怪笑,十根枯瘦手指抓向二人,根根黑色指甲生长出来,带有一股浓烈的煞气。

    “锵!”

    楚雨梨两根匕首刺出,与黄九龄肉掌碰撞在一起,竟溅起几点火星,黄九龄指甲与暗金匕首相接触,发出刺耳的嗤啦声。

    而与此同时,江庭手中神金匕首发光,从侧边斩向黄九龄的脖颈。

    “铮”

    神金匕首震颤,一尺长的锋芒吐露,撕开了空气。

    黄九龄双手与楚雨梨对抗,身形不退反进,竟是直接张嘴向神金匕首咬去!

    与之前相比,眼下的黄九龄几乎变了个人,他双目浑浊,身体枯瘦僵硬,脸上肌肉消失,仅有一层皮肤留存,透过皮肤能清晰地看出骨骼的形状,宛若一具僵尸一般。

    “吼!”

    黄九龄喉间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张嘴便是一口污浊之气,喷在神金匕首之上,神金匕首顿时暗淡下来。

    “咔嚓”一声,光刃折断,神金匕首震颤,黄九龄张嘴咬住匕首本体,一大团污垢顿时包覆其上。

    江庭心中暗道一声不妙,然而为时已晚,黄九龄周身黑气萦绕,如毒蛇吐信,绞杀向江庭。

    关键时刻,楚雨梨一声轻叱,暗金色匕首发光,将黄九龄枯瘦的鹰爪震开,而后一脚踹在了黄九龄身上。

    黄九龄身体摇晃两下,倒退出去,连同江庭的神金匕首也被吐了出来,他指掌之间鲜血淋淋,无数细小的金光蔓延跃动。

    “金锐之气?”黄九龄看了看双手,发出沙哑的声音,“宝贝倒是不少,可惜我这旱魃之躯,又岂是你能轻易撼动的?!”

    黄九龄仰天长啸,一头白发疯长,几乎与肩平齐,随着头发的生长,他的身体竟是生生拔高了一截!

    “以你二人精血,铸我旱魃之躯!”黄九龄两眼赤红,扑杀过来。

    江庭一个翻滚,避开了黄九龄的进攻,与此同时捡起了神金匕首,神金匕首光华有些暗淡,显然是被黄九龄吐出的死气所腐蚀。

    楚雨梨目光一凝,掌心之中顿时多出三道符纸,抛向黄九龄。

    “阴司有序,造化有常!”

    一身轻叱,三道符纸无风自燃,镇压过去。

    黄九龄身形一滞,三道符纸落在他的身上,黑暗中,三道火线从他山上升起,竟如同锁链一样将其束缚起来。

    江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手中神金匕首震荡发光,一缕清辉涌现出来。

    这清辉是青铜棺吊坠产生的,属于一种极为特殊的能量,此清辉多次救江庭于水火之中,但恢复极慢,以目前青铜棺吊坠内的储量根本用不了几次。

    “婴灵!”

    黄九龄一声嘶吼,此地顿时死气大盛,阴风怒号间,一团团黑气从地下飞出,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

    只一刹那,三根火链火光大减,被团团黑气包覆,啃啮之声传来,顷刻间三根火链全部崩碎!

    而江庭的匕首已经来到了黄九龄的胸前。

    一只枯瘦的手掌抓住了神金匕首,黑气涌出,神金匕首光华暗淡,化为夹杂着星星点点光芒的铁锈。

    这些“星芒”是匕首中掺杂的神金,但含量太少,最终整支匕首都被黑气污染腐蚀。

    下一刻,黄九龄抬起手掌,似缓实疾地落在了江庭的肩头。

    “砰”

    一股大力传来,伴随着骨骼折断的声音,江庭大口吐血,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一座墓碑之上。

    楚雨梨面色凝重,方才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从火链崩断到江庭被击飞,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黄九龄轻而易举地完成了反杀,她甚至来不及出手救援。

    江庭踉跄站起,黄九龄打塌了自己的半边肩膀,整条左臂绵软无力,已然废掉。

    而他现在才看清,黄九龄体内涌出的那些黑气,每一团都生长着一颗婴儿头颅。

    这些婴儿面色青白,嘴唇却猩红无比,它们咧开嘴,对着江庭无声大笑,露出层层叠叠的尖利牙齿。

    “这里名叫亡坟,便是为你二人准备的!”黄九龄嘶哑道。

    方才碰撞之下,他并非毫发无伤,在神金匕首碎裂的瞬间,有一道清辉透射而出,破开黑气,几乎将他的左掌切成两半。

    鬼气流转,修复着黄九龄身上的伤口,眼下的他,并不急于出手。

    一来是忌惮那道突兀出现的清辉,二来在他看来,自己境界远在二人之上,大可徐徐图之,用最稳妥的方法将二人炼化而死。

    黄九龄活了七十余年,心性自然是深沉无比,自己手中杀孽无数,却能逃过一次又一次追捕,靠的就是那一份小心谨慎。

    “这地方有问题,我们先撤一步!”江庭吐出一口血水,“此地死气被他掌控,几乎是先天不败!”

    “想走?”黄九龄冷笑,“晚了!整座西郊鬼屋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今天便要你们插翅难逃!”

    说话间,整座楼层震动起来,鬼气弥漫,四周一片黑暗,所有光亮都被吞噬。

    一座座坟茔之上,燃起幽蓝色的鬼火,黄九龄站在坟场之中,仿佛举行一个盛大的仪式。

    “本座修行一甲子,屠戮千人亡魂铸成此阵,今日便以你二人精魄,铸我鬼将之基!”

    黄九龄双臂缓缓抬起,身体竟漂浮起来,上千鬼火在他身后浮动,每一朵鬼火都代表着他曾屠戮过的魂灵。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而作为一头活了七十多年的老狮子,黄九龄准备地无比周全。

    “还能打吗?”

    江庭听到楚雨梨的声音传来,伸手扶了扶肩膀:“问题不大。”

    “好,接住!”

    一个手指粗细的小瓶被抛了过来,江庭接过,屈指将瓶盖弹开,毫不犹豫地灌了下去!

    仿佛一条火线沿着食道蔓延而下,江庭只感到“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被直接引爆!

    心脏疯狂跳动,肌肉收缩,将原本废掉的左肩生生聚拢在一起,在气血的刺激之下,左臂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

    “半个小时!”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