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四十九章 图穷匕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周一片阴森。

    江庭和楚雨梨二人,开门见坟。

    眼前是一片很大的空间,占地足有数亩,一个又一个坟包伫立在那里,与黑暗融为一体。

    而最近的一座坟茔,就在那扇门的后面。

    与之前几关的潮湿黏重之感不同,亡坟项目最大的特点,是“阴森”。

    周围温度并不低,但人若站在这里,便会有一股寒意从心底散发出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鬼气。”楚雨梨轻轻开口,“很浓烈的鬼气,我能感觉得到,只怕这里真有不少冤魂。”

    大概是术业有专攻的原因,作为觉醒者,江庭虽然也有一些“灵感”,但与修道者模样的楚雨梨相比,却要差上一些。

    黄九龄和唐正天还没到,江庭二人也不打算深入,索性在原地休息起来。

    “这是座空坟。”江庭打量着眼前的坟茔,墓碑之上空无一字,而在他的灵觉感知之下,这坟包下面也没有任何东西。

    坟前摆着几个瓷碟,都放着些水果糕点之类的贡品,江庭伸手拧下两根香蕉,给楚雨梨递过去了一根。

    “吃人贡品,不怕待会儿人家来报复你?”楚雨梨嘴角带着笑意,看了江庭一眼,伸手将那根香蕉接了过来。

    江庭呵笑一声,不置可否,单从这一点看,楚雨梨来邾城前就没有做好功课,如果她真是邾城风水圈的人的话,断然不会是这种反应。

    九州各地,对于贡品的态度不尽相同,但在邾城,上坟结束后吃掉贡品是一种传承千年的风俗,上坟吃贡品和结婚发喜糖的意义其实是差不多的。

    不过相比之下,贡品的地位却比喜糖要高上不少,毕竟前者能保佑身体健康,免灾免难,而后者多吃几块还会挨老妈的教训,遭到无妄之灾。

    一根香蕉下肚,江庭二人斜前方的位置,出现了一道光亮。

    随即,两个身影从中走出,正是黄九龄和唐正天二人。

    “老朽实力低微,倒是让江会长和楚小友笑话了。”黄九龄来到二人身前,拱手笑道,他衣衫染血,精神却是极好。

    江庭这才注意到,眼前二人身上都挂了彩,黄九龄胸前衣衫破碎,可以清晰地看到几道伤口,而唐正天则是气息有些萎靡,似乎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与江庭二人不同,黄九龄和唐正天想要来到亡坟项目,则是需要通关祠堂和办公楼两个场景,虽然比江庭他们要少上一关,但整体难度却差不了多少。

    “黄老,这里就是那名工作人员离奇死亡的地方吧。”楚雨梨环顾四周,开口道。

    “不错。”黄九龄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江庭对面,距离他只有半米距离的唐正天身形闪动,一柄匕首突兀浮现,直奔江庭胸口而去!

    几乎就是同一时间,黄九龄猛然抬起手腕,一节黝黑的枪管暴露出来,对准了楚雨梨!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江庭猝不及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柄匕首刺向自己的胸口。

    “砰!

    一颗子弹飞出,楚雨梨面露痛苦之色,捂着小腹跌倒在地,不断有鲜血从她指缝中渗出。

    而另一边,唐正天踉跄倒退,江庭站在原地,身上并无伤口。

    在他身旁,一道身穿黑衣的身影出现,女子妆容精致,散发着一种古典之美,正是锦弦。

    “公子……”锦弦露出问询的神情。

    江庭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朝楚雨梨的方向移动了几步,将她护在身后。

    锦弦看着唐正天,后者早已被炼化成了尸傀一类的东西,但这并不能消减她心中的怒气。

    方才若非她及时出手,只怕江庭就要被这头尸傀重创!

    “好小子,你居然能随身携带一只阴魂。”黄九龄看向锦弦,眼中流露出一丝震惊,“倒是老朽看走眼了……不过,区区阴魂,能奈我何!”

    说话的功夫,一团黑气从黄九龄体内飞出,汇集在他的胸前,那里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他胸前留下这几道伤痕,目的就是要迷惑江庭等人,趁其不备,伺机将二人袭杀!

    “你们两个的精魄,再加上那只阴魂,足够我将资质提升到鬼将了。”黄九龄仰天大笑,“真是天助我也,今日之后,世间再无玄灵子,只有鬼师玄灵!”

    玄灵子!

    江庭瞳孔骤缩,纸扎人庙的幕后黑手,设计生魂桥的邪道风水师,自己苦苦追查的凶手……正是眼前这个“黄九龄”!

    “老狐狸,我可算抓到你了。”一道幽幽的声音传来,哪怕江庭不回头,他也能从语气中,感知到楚雨梨那咬牙切齿的心情。

    觉醒者强大的体质在此刻体现出来,在中弹的一瞬间,楚雨梨腹部肌肉本能收缩,便将那颗子弹生生锁死,无法再进一厘米。

    因此,她虽然近距离挨了一发子弹,但体内脏器和骨骼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咔哒”一声,仿佛某个小盒子被打开,高浓度的雾化药液从那枚蓝宝石戒指中喷出,包覆在伤口处,结成一层蛛网般的白膜,她腹部的枪伤正在快速愈合着。

    “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楚雨梨迈步来到江庭身边,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抬起了金色折扇。

    她轻轻一挥手,将青丝斩落。

    “右武第一军团,钟山特种部队第一行动组组长,代号‘烛龙’。”

    代号烛龙!

    江庭心神一震,楚雨梨这句话带给他的冲击,比唐正天袭击他的时候带来的震撼还要大。

    没想到你个眉清目秀的居然是个兵王!

    楚雨梨轻轻晃了晃短发,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凌厉气机散发出来,她身上所有伤口,悉数愈合。

    “从天竺到暹罗,再从南方到北方,我一直在追着你这头老狐狸。”

    楚雨梨缓缓开口,金色折扇在她手中张开,扇面破碎消融,露出了两把暗金色的匕首。

    “卧凤村灭门惨案,南江医院婴尸坟场,阳平市腐尸宴会……”楚雨梨身体微微绷起,握紧了匕首。

    “所有罪孽,一并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