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四十六章 【病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起灰猫,江庭心情大好,从进入西郊恐怖屋时算起,不到三个小时,二人便通过了两个场景。

    至于黄九龄和唐正天那一组,在江庭看来,就算没有楚雨梨这种恐怖战力在,前者的进度也不会慢上多少,最起码已经开始通关第二个关卡了。

    西郊恐怖屋,项目三,病栋

    冰冷的单元门前,江庭和楚雨梨二人伫立,共同注视着一张褪色泛白的海报。

    与前两个项目不同,第三个项目病栋,出现了简介。

    “西郊病栋,曾经是小县城唯一一家医院,近年来陆续有病人失踪,家属寻遍了医院的各个角落,最终只能无奈接受亲人失踪的现实

    多年后的一次偶然,警察有了惊人的发现,原来这里的地下是一座真正的人间炼狱,病人们被活生生地摘取器官,流入地下黑市之中,成为了帝国贵族的供体……

    可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江庭侧了侧身体,他阅读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目十行,在阅读完全部内容之后,他不动声色地看向楚雨梨。

    楚雨梨并没有察觉江庭的小动作,她一行一行读下去,江庭注意到,在读到“帝国贵族”那一部分时,楚雨梨的眉头皱了一下,视线更是停留了好几秒。

    他有心打探楚雨梨的跟脚,毕竟后者表现出的实力神秘且强大,几乎能达到罗真那种层次。

    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眼前这个人美手段狠的女子回头对自己一笑,然后表示自己其实是个境外势力的间谍什么的……

    他就能享受到死前盖龙骧帝国国旗的待遇了……

    “帝国贵族么……”江庭若有所思,“就算不是皇族血脉,只怕也与龙骧贵族关系紧密,如此一来,她的实力倒也说得通了。”

    对于皇族成员的实力,江庭并不怀疑,毕竟灵气复苏之时,龙骧帝国的上层贵族们肯定是第一批享受到好处的人。

    “这里有两件衣服。”楚雨梨开口,将江庭拉回现实。

    “看起来像是医护人员穿的。”江庭抖了抖面前的白大褂,一共两件,看不出男女,他挑了一件大的套在了身上。

    楚雨梨点了点头,二人穿好衣服,拉开了那扇厚重铁门,径直走了进去。

    甫一进入,一种阴冷潮湿的感觉铺面而来,仿佛置身于地下溶洞一般。

    “有内味了。”江庭揉了揉鼻子,刚一进来,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比正常医院还要严重。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这一关的鬼物整出来的幺蛾子。

    走廊内散发着冰冷的白光,两侧是病房,有灯光从病房内透出,因此并不显得黑暗。

    江庭不是很喜欢医院这种地方,他小时候曾经生过一场大病,每天除了打针吃药就是看着病床外的风景,这样的生活的确很枯燥。

    二人推开第一间门牌上标有311字样的房门,里面很安静,屋内共摆放有两张床,床上并没有人。

    意料之中。

    江庭和楚雨梨进入,从病房内的布置上看不出太多的东西,但在床头放着一套化妆品。

    江庭坐在床边,拿起一个金色小瓶,上面画着一个很精致的符号。

    嗯,确实不认识。

    作为一名考古直男,还是没女朋友的那种,让他去认口红色号还不如让他去鉴定古董。

    “奥黛纳汐隔离霜。”楚雨梨瞥了一眼,开口道,“应该是去年出的那款,这一小瓶的价格应该是八千九州币左右。”

    江庭点头,又看了一眼床头桌上的瓶瓶罐罐们,心里微微发颤——如果都按照小金瓶的标准来,这一桌子差不多要顶的上自己大半年的工资了。

    “生活在这里的病人,家庭条件应该不错。”江庭摆弄了几下瓶瓶罐罐,这是他能作出的第一个判断。

    与此同时,他掀开了被子,被子底下空无一物,但枕头下却露出了一角粉红色的东西。

    江庭很随意地将枕头掀开,一件粉色胸衣暴露在二人面前。

    能有。

    与之一同出现了,还有一条蓝白色的三角内裤。

    “这个……直接放在枕头下面,有点不讲究个人卫生啊。”江庭沉默片刻道。

    “诶诶诶,这可是原味。”身后,楚雨梨戳了戳江庭的腰间,一脸坏笑道,“你在去阳台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丝袜之类的东西呢。”

    “噫,你这人真恶心。”

    江庭一阵恶寒,抱着双臂远离了病床,本来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听完楚雨梨的话之后,他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房间内并没有其它的东西,另一张床上则是相对整洁,江庭又跑到阳台观察,除了几件裙子外并没有其它东西。

    当然,他们实际上是处于一座地下建筑之中,所谓阳台,也不过是用隔板挡出的一片空间罢了。

    一番搜寻无果,二人并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果断离开了这里。

    而另一件病房则是被封锁住,一扇铁门出现在二人面前。

    但现在,铁门是打开的。

    无须犹豫,二人推门而入,屋内空荡荡的,但景象与另一件病房大不一致。

    这件病房里东西很少,一进门就能看到大片的涂鸦,以一种猩红色的颜料涂抹在墙壁上,像是无数个血手印被印在上面一样,透露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屋内仅有的几件家具被固定在地上,边缘处全部用软胶包裹着,像是怕有人手上一样。

    “这间病房的主人,应该是个疯子。”江庭顿了顿,“不,一定是个疯子。”

    “你是说,这是一家精神病院?”楚雨梨听出了江庭的意思。

    “简介里说了,这家医院实际上是为上层贵族提供供体的黑诊所,但是想要同时满足供体源健康、消息封闭不会被外界察觉、充足稳定的供体这几个要求的话,精神病院是最符合条件的。”江庭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楚雨梨眉头微皱,看向走廊尽头——那里一片封闭,只有一堵墙立在那里,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楚雨梨心中清楚,这堵墙不能以蛮力破开,此地的鬼物控制了某种“空间节点”,只有按照规则一个个通关之后,才能进入下一项目。

    而在此之前,这堵墙,只是一堵普普通通墙罢了。

    “先去剩下四间病房里看看吧,我总感觉线索不太对。”江庭沉吟道。

    楚雨梨点头,两人分头行动,四下搜查起来。

    在314号房间内,江庭发现了一本日记,没有上锁,但记录的视角,似乎是这里的医护人员。

    “三月十四日,三号的病人又说疯话了,我怎么感觉自从张主任给他做过心理治疗后,他疯得更厉害了?”

    “三月十五日,‘我伟大的神,愿您食我血肉,饮我鲜血,以这残缺之体降临……’这都是些什么鬼?他平常都说些什么疯话?”

    “三月十六日,虽然我刚被调到这儿,但我干这一行也不短了,我见过以为自己是唐宗宋祖的,也见过说自己是活佛上帝转世的,但我真没见过用这种诡异句子祈祷的。”

    “三月十七日,晚上值班,三号又在干什么?他半夜不睡对着窗外跪地祈祷,但是我记得他明明睡前吃了安眠药的呀。”

    “……”

    “四月一日,张主任叫我放心,不要干涉三号的事儿,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三号了,反正他平时也就说些疯话罢了。”

    “四月二日,今天真是气死我了,给三号喂药他居然不吃!不过我抓着他的头在墙上砸了好几下他就老实了,嘿嘿。”

    “四月三日,他居然在跟对面病房的老乔比着传教,俩人还打起来了,虽然被我们几个拉开了,但老乔只怕要吃苦头了,林医生对待病人可没我这么温柔。”

    “四月四日,他居然说我‘亵渎’?卧槽这个词语真不像他个神经病能说出来的啊?!我给了他两耳光,竟然敢骂我,你才‘亵渎’呢,你全家都亵渎!”

    “四月五日,清明节,见到三号真是晦气!回去再赏他两耳光!”

    “四月六日,他今天倒是安静,估计又是跪在床上低声说些疯话,又是什么血肉、亵渎、降临之类的词。”

    “四月七日,三号死了,忽然就死了!张主任叫我不要声张,他去处理三号的尸体。”

    “四月八日,又是晚班,病房里已经没人了,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心神不宁的?”

    “四月九日,小李请假了,我替她值一天晚班,但我今天好像感觉三号又重新出现了一样,他仿佛就在这里,就在我身边,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进行他那诡异的祷告!”

    “四月十日,我看不见三号,但是,但是三号回来了!他一定回来了!我在家里,在医院,在路上,甚至在厕所里都能听见那疯狂的呓语,我快被逼疯了!”

    “四月十三日,我感觉很好——

    我伟大的神,请允许您肮脏的信徒亵渎地祷告,愿您食我血肉,饮我鲜血,以我这腐败恶臭之躯降临……”

    最后一篇日记结束。

    江庭吐出一口气,缓缓合上了笔记本。

    整本日记字迹杂乱扭曲,哪怕不看内容,都能从字迹中看出主人的歇斯底里与挣扎。

    唯独最后一篇日记,字迹工整,日记主人似乎很冷静平和一般。

    但是很明显,这名经常打骂病人的医护人员,最终走向了疯狂。

    “314病房的病人,确实有些不同寻常。”江庭打量着四周,与其它病房无异,除却这本笔记外并没有其它的线索。

    313号病房。

    楚雨梨站在病房中央,手握金色折扇,一层内家罡气环绕在她的周围,似作护体之用。

    从进入这间病房第一时间,她就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意。

    作为一个从灵气复苏之前就开始“修行”的觉醒者,楚雨梨灵觉异常敏锐,住在这间病房的病人,绝对是个极其危险的角色!

    但是,屋内为什么会放两张床?

    楚雨梨心中疑惑,从常理推断,这种攻击性极强的精神病患者不该与人同居才是。

    更何况,从两张床的摆放和装饰来看,这间病房里应该是住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床单很长,几乎要垂到地上,遮住了楚雨梨的视线,而她现在却注意到,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张床的床单,像是被风吹起一般,正在小幅度摇晃着。

    楚雨梨瞳孔骤缩,她和江庭二人身处地下,哪来的风!

    金色折扇展开,扇面之上有光华流转,楚雨梨倒退一步,气血流转间,挥扇打出!

    一道金光飞出,斩在病床之上,将其生生切成两半!

    病床断裂,气浪将其掀飞出去,砸向两侧墙壁,发出巨大的声响。

    江庭第一时间冲到了门口,却见楚雨梨站在原地不动,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他走上前去,不由得愣住了。

    一具骸骨正躺在床底,骷髅骨架之上带着残存的血肉,一动不动,他手中握着一根肋骨,像是握着一把刀。

    那根肋骨,是从他自己身上拆下来的。

    但现在,这具骷髅一动不动。

    “看不出有起尸的倾向。”楚雨梨摇了摇头,语气很肯定。

    江庭看向门后,与他去过的几间病房不同,这间病房的门后,挂着一份资料。

    “秦南,一九九三年出生……”里面有一份病历,江庭粗略地翻过与身份有关的信息,“二零一三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司法机关逮捕审判,同年八月份,经医学鉴定为精神性疾病,进入西郊病院接受治疗。”

    从病历上看,秦南是有家族病史的,从他爷爷辈起就被精神性疾病困扰着。

    除却病历之外,还有秦南杀人案的卷宗,从这份卷宗中,江庭了解到,秦南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父母!

    资料很厚,楚雨梨也拿了一份过来,她手中的是一份悔过书,在这份悔过书中,秦南表达了自己认罪的态度,同时恳请法院能够尽快判决自己死刑,字迹工整,冷静得可怕。

    “……我父母的遗产已经被我整理完毕,希望法院转告我妹妹,好好上学,哥哥对不起她。”

    楚雨梨眼神一凝,将这段话指给江庭看。

    “你怀疑,这件案子不是秦南做的,而是秦南的妹妹干的?”江庭开口道,“只不过,妹妹有也精神问题,杀完人后受到刺激,忘记了这件事,但秦南为了保护妹妹而主动替她顶罪?”

    “不错。”楚雨梨道。

    “单纯地从故事性来判断的话,确实能够支撑起一个鬼屋的情节了。”江庭沉吟片刻,“但是,还不够。”

    “还不够?”楚雨梨一愣。

    “看过圣经吗?”江庭指了指那具骸骨,骸骨并无异动,仍然拿着自己的肋骨,静静地躺在那里。

    楚雨梨点了点头:“知道一点。”

    “上帝取下男人的肋骨,塑造出了女人。”江庭继续道,“或许在此地,这是一个隐喻——

    秦南口中的‘妹妹’并不真实存在,或者说,他那个妹妹,就是他分裂出的另一个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