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四十章 【冥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按照安排,江庭和楚雨梨一组,黄九龄与唐正天已经先行离开,二人对视一眼,并肩向下方走去。

    铁门缓缓合拢,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仿佛将此地与现世隔绝开来。

    周围的墙壁上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勉强可以辨认出方向,江庭扶着墙壁,缓步前进着。

    楚雨梨跟在他身后,观察着四周,似乎在思考什么。

    前方,厚重的布帘垂落,布帘后,就是二人要探索的第一个项目。

    江庭身体向前一步迈出,伸手拉开了布帘,似乎是位于地下的原因,布帘手感有些黏重潮湿。

    一缕烛光透了出来。

    西郊恐怖屋,第一项目,冥婚

    一个数十平米的房屋内,处处用大红绸布装饰着,似乎是想营造出一片喜庆的氛围来。

    一进屋,江庭便看到了一张圆桌,红木材质,周围摆着两张高脚圆凳。

    桌上摆放着两支香烛,两只杯子,一只青瓷酒壶。

    江庭皱眉,停下脚步,指了指桌上的蜡烛,他看向楚雨梨:“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他们不是来体验项目的,而是来抓鬼的,由于检修和安全的需要,任何鬼屋内都会隐藏着大量照明灯,四人进入项目后,这些灯光应该打开才是。

    楚雨梨摇了摇头:“鬼屋内工作人员和游已经撤离了,这里的蜡烛不该被点燃的……”

    “看来,我们已经被某个东西盯上了。”江庭面色凝重道。

    “江会长,此地恐怕有大危险……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楚雨梨深吸一口气,对江庭认真道。

    江庭摇头:“既然答应了黄老,你我二人自然是要同进退,况且……我对此地的鬼物也很感兴趣。”

    数天前,鬼庙一战,江庭喝下那坛酒液后,自身觉醒程度大大提升,哪怕是在睡觉之时,他都能感受到自己实力的增长。

    江庭估计,自己现在虽然不能达到罗真那种程度,但也相差不远。

    楚雨梨皱眉:“江会长,我没有开玩笑的,此地真有可能存在什么鬼物,还请江会长不要自误。”

    在她看来,眼前这个“江川”显然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了,又或者是财迷心窍,一心想要把那五十万拿到手。

    “我意已决,楚道友不必多言。”江庭摇了摇头,向屋内走去。

    其实,他留下来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楚雨梨。尽管看不清后者的底细,但在江庭的认知中,灵气复苏后,由于鬼物的特殊性,只有些武道修为的人是无法与其抗衡的。

    哪怕眼前的楚雨梨是个觉醒者,去了也是白给。

    “待会儿想办法罩着他(她)吧。”二人同时在心底叹了口气,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

    房间按照古代婚房的样式装扮,木桌后是一张婚床,江庭迟疑片刻,朝着那张婚床走去。

    楚雨梨则是在梳妆台前停下了脚步。

    床上摆放着两套婚服,都是大红色调,两套婚服被摊开,整齐地摆在床上,仿佛有两个人躺在那里。

    江庭眉头微皱,没有轻举妄动,他转过头去,准备把楚雨梨叫过来,却发现后者已经在梳妆台前坐下,正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江庭哑然,哪怕他之前没玩过这种项目,也能猜出这铜镜后面十有八九会有什么机关,楚雨梨现在面对着铜镜,待会儿说不定会被吓一跳……

    心念及此,江庭走上前去,看了那铜镜一眼。

    嗯,人很帅,显然没什么机关。

    “你不来试试吗?”楚雨梨开口,声音温婉清丽,她转过头,看向江庭。

    一张堪称倾国倾城的容颜出现在江庭面前,楚雨梨樱唇轻启,有些俏皮地抿住了一张红纸,两瓣樱唇顿时被涂上了一层嫣红。

    都说女子出嫁的时候最为美丽,眼前的楚雨梨略施粉黛,浅浅一笑,一双眸子如秋水一般,明艳动人,竟把江庭看呆了。

    “那个……咱是来出任务的。”江庭喉结艰难滚动,用那五十万把心中的旖旎强行压制下去。

    “你这人真是无趣。”楚雨梨微微噘嘴,起身向那张婚床走去,“不把这些项目做完,怎么逼那鬼物现行?”

    “你的意思是……”

    “冥婚项目的通关要求是,完成古代一系列婚嫁流程,并且在这张床上躺二十分钟。”楚雨梨解释道。

    随后,她便将外套脱下,露出了纤细的腰肢,将床上的那件嫁衣穿了上去。

    眼前的楚雨梨画着淡淡的妆容,一身嫁衣,凤冠霞帔,美得惊心动魄。

    江庭看着床上的那件新郎服,似乎有些迟疑,但还是向楚雨梨的方向走了过去。

    二人换好衣服,江庭深吸一口气,抬手按在了婚床之上。

    触感柔软,应该是垫子之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机关鬼影从天花板上扑下来。

    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

    楚雨梨一头秀发散开,她头发并不是很长,却有几根调皮地拂到了江庭的面颊,江庭有些发痒,伸手挠了挠,偏了偏脑袋,却和楚雨梨看了个对眼。

    后者妆容精致,一双眼睛更是勾人心魄,两人距离很近,江庭甚至能从她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楚雨梨侧过身看着江庭,面色微微泛红,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一双玉腿有些躁动不安起来,搭在了江庭的小腿之上。

    然后……

    江庭“啪”就坐起来了,很快啊!

    然后上来就是一个左正蹬,一个右鞭腿,一个左刺拳!

    楚雨梨大意了,没有闪,以至于一个也没防出去,被江庭死死摁在了床上。

    摁在床上以后自然是传统抓鬼以打死为止,一层清辉包覆在江庭的拳头之上,狠狠砸落!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江庭一声怒喝,伴随着“嘭”的一声,原本身下的美人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他的拳头落空,将床板生生击穿。

    “你居然能识破我的伪装!”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利啸叫,一个与江庭差不多高的纸扎人漂浮在空中,诡异无比。

    “鬼蜮伎俩,不过尔尔!”

    江庭眼中神芒湛湛,直视纸扎人,神金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深吸一口气,向纸扎人的方向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