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三十七章 黄皮子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惊吓?”江庭皱了皱眉,他听老妈陶萍提起过,自己小时候也有“看惊吓”的经历,无非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抽一口烟,往“被吓着的”小孩脸上一喷,这就叫做“看惊吓”。

    据说他老妈说,江庭起初哭闹不止,等喷完那口烟,神婆又在他额头上摩了几下,他当时就安静下来,开始睡觉了。

    神婆的说法是“叫魂”,江庭认为,这可能是某种安神按摩法,或者催眠术之类的东西,叫魂不一定是真的,但那烟草里或许真含有某种草药,以及那神婆的按摩手法可能有些特殊之处。

    在他看来,《远离迷信》节目组应该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

    “翠花,今天没给人观香去哇?”白剑一声音有些浑浊,笑着跟坐在店内的王婆打招呼。

    “王婆”是周围人对她的敬称,白剑一身为同行,又是邾城玄学圈里的半个老江湖,自然不用这么叫。

    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白剑一是邾城玄学圈里的著名骗子,没啥真本事。

    他是从厂子里退休后才干这一行的,原来是纺织厂的工人,半路出家,连“望闻问切”都做不好,人又嘴笨,卦辞十年都不变一变,为邾城玄学圈不耻。

    毕竟,就算大家都知道对方是骗子,但明面上还是要商业互吹的,不过你要是连圈外人都骗不了,你这骗子不就是真的了吗?

    “原来是白叔,这不是听你说有高人来咱邾城,我这专程在店里等着吗?”

    这王婆声音尖利,年龄约有四十六七岁,身穿上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体型有些微胖,面色红润,皮肤上皱纹并不明显,看起来生活条件还不错。

    她见白剑一来了,并未起身迎,只等着江庭二人走到她面前。

    “这位就是白叔所说的高人吧!”王婆用“江湖礼仪”拱手行礼,一边邀二人入座,一边暗暗打量着江庭。

    她观此人容貌俊朗,器宇轩昂,坐在那里自有一番不俗气质,心中不禁对江庭高看一眼。

    “在下江川,不过是个抛头露面之人罢了,王婆过誉了。”江庭面露微笑,向王婆回礼,一边漫不经心地展示出了自己右手上青玉扳指和左手上的貔貅手链。

    “哪里哪里,你们这群年轻人,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王婆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江庭手上的挂件,虽然她看不出好坏来,但直觉告诉她,江庭手上的扳指绝非凡品。

    这是自然,因为这青玉扳指是江庭从那位霸道总裁墓主人的身上撸下来的,他还专门做了个文物出借登记,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把青玉扳指拿出来,戴到了手上。

    二人相互套着,江庭也向王婆表明了九州风水理事协会的来意,王婆虽然不置可否,没有答应下来,但从她的表情来看,似乎颇有些心动。

    毕竟江庭一没收钱二没抢生意,只是要她帮忙找几个人,她还有好处能拿,王婆实在猜不出江庭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王婆!王婆在吗?!”

    门外传来低沉的汽车引擎声,片刻后,一个老年妇女快步走了进来,她怀里抱着个三两岁的孩子,正在不停哭闹。

    “妈,走慢点,别绊着!”

    一道男声想起,一男一女两人进了服装店的门,手里都提着烟酒、牛奶、水果之类的东西,显然是上门求王婆办事儿的。

    王婆见来了生意,向江庭等人道歉,言称救人要紧,招待不周,还望恕罪,江庭倒也不着急,只想着看这王婆是怎么施法的。

    “快,让你姐给看看。”抱孩子的老太太开口,神色焦急,“我孙女从今天中午开始,就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上医院查了,医院也没给什么结果,我这想着孩子是不是吓着了,才找妹妹你看看。”

    这老太太关心则乱,一时间也顾不上辈分,一会儿是她儿子的老姐,一会儿又是她的老妹了。

    老太太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的儿子儿媳把东西放下,还不忘了哄着自己的孙女。

    “你们进里屋吧。”王婆沉吟一阵,开口道,“把烟带上。”

    一行人向内走去,里屋约有二十多平米,里面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有香台等物,供的却是一只黄皮仙的雕像。

    “这黄鼠狼还挺可爱。”江庭看着眼前的雕像,心中暗道,这黄皮仙身上粘了金粉,咋一看像一只趴着的招财猫。

    除却招财猫模样的黄皮仙之外,屋子里还有各式财神爷瓷像、画像,都堆在屋内,地上放着成堆的香烛,让屋内的空间显得有些逼仄。

    王婆四平八稳地坐下,伸手拆了一盒白将军,叼在了嘴上,她又给江庭递了一根,江庭摇头拒绝,王婆顺手把烟递给了算命老头。

    虽然白剑一也不抽烟,但白得了一根烟,他还是挺高兴的。

    王婆吞云吐雾,屋里弥漫起烟气,江庭暗暗运转气血,一层无形气流环绕在他周围,将所有的烟雾挡在了身边三十厘米外的地方。

    王婆一根烟抽完,江庭也没见她往小孩子脸上喷尼古丁,却见她点了一支香,默念了几句什么话,而后恭敬地将其插在了香台之上。

    一炷香燃尽的时间是三十分钟,王婆和这家人唠起家常来,过了五六分钟作用,王婆越说越困,两片眼皮缓缓耷拉下来。

    江庭双眼微眯,观察着王婆的一举一动,数十个呼吸后,王婆身体一震,猛然抬起了头!

    “上身了!上身了!”

    白剑一心中激动,虽然他是九州玄学圈的一员,但他和王婆也只能算半个熟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施法”。

    王婆身体微微颤抖,右手虎口处忽然鼓起了一个包,竟像是皮下生出一团肉瘤一样,很是古怪。

    江庭深吸一口气,肌肉缓缓绷紧,一旦王婆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他会第一时间出手镇压。

    “酒呢?”

    “王婆”抬起了头,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珠却极亮,她的声音嘶哑起来,全然不像方才那般尖利。

    “有有有!大仙别急!”在“王婆”对面,老太太慌忙示意,她的儿子连忙拆开了一瓶白酒,打开递了过去。

    王婆“嗯”了一声,仰起脖子“吨吨吨吨吨”地灌了下去,不过数秒,半瓶白酒就下了肚。

    “带鸡了吗?”

    王婆声音嘶哑古怪,老太太又慌忙让儿媳拆开了一只真空包装的上等扒鸡,王婆接过来就吃,凶残的模样和文曦不相上下。

    江庭咂舌,他确实得承认这王婆有点本事了——三秒灌下去半瓶五十三度的白酒,到现在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倘若换成灵气复苏之前的自己,只怕早就躺在地上了。

    一整只扒鸡下肚,王婆抹抹嘴,对一旁哭闹的孩子视而不见:“说吧,你们想问什么?”

    老太太反应极快,连忙向王婆解释了一遍,说这孩子哭闹不止,想找大仙看看。

    “嗯。”王婆点头,“你这孩子我也是知道的,她这是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了,我问你,这几天你们是不是带她去什么地方了?”

    “这两天我孙女都是我管的,也没去什么地方啊?”老太太皱眉思索起来。

    “大仙,不会是别的原因吧?”老太太身旁,她的儿媳开口问道。

    “你是说我没本事吗!?”王婆脸色一变,大为不悦,双手一拍椅子扶手,猛地站了起来。

    江庭暗暗点头,他曾听人说过,这黄仙容易急眼,一旦说了什么怀疑的话,它就要跟人急。

    “看来确实是妖怪附身了。”江庭的拳头又握紧了一些,心脏跳动加快,随时准备上去打这个王婆。

    就在江庭思索之时,王婆起身来到了一面墙面前,抬脚踩了上去。

    然后,她挺直身体,与墙壁垂直,直接在墙上走了起来!

    众人惊愕,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老太太的儿媳更是捂住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相信我了吗?”

    黄仙开口,又在天花板上走了几圈,看向老太太一家。

    “大仙莫怪,是我不懂事,冲撞了大仙!”老太太的儿媳面色发白,连忙道歉。

    “嗯”的一声,从黄仙的鼻腔里发出,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江庭看着黄仙的身影,两眼放光,这黄仙附在王婆身上,竟然能违反灵气复苏前的物理法则,简直不可思议。

    “这王婆怎么着也得有一百三十斤上下,黄仙能搬运她的身体吊在天花板上,显然是有什么法门。”

    “倘若能索问出这种法门,并加以推广,我这也算是造福九州了。”江庭心中一片火热,他决定跟这妖怪好好谈谈。

    “你再想想,这孩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冲撞的事了?”王婆向身后看去,那支香已经燃了一半有余,她的语气有些焦急。

    老太太眉头紧锁,忽然之间,她的身体一震,想起了一件事。

    “大仙,今天早上,我领着我孙女去山上玩的时候,她好像打破了个佛像!”老太太记性不好,此刻猛然想起此事,一下子惊叫起来。

    “就是这佛像在作怪了。”黄仙嘶哑道,“哪有这么多仙神佛让你们供,路边的佛像,多是些孤魂野鬼的附身处,还指望被别人供上,享几天香火呢,你孙女就是被它们缠上了。”

    老太太一下子慌了神,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说的就是神像这种东西,不能轻易请回家,也不能随便扔掉出去,不然会有不好的后果。

    当然,江庭是不信这种东西的,他虽然没亲手扔过神像,但他知道,张啸仙没少干了这事儿。

    有这么一段时间,曾子路拆迁,沿途干了十几年的商铺纷纷搬走,很多杂七杂八的没用物件都被丢在路边,其中就有许多掉了漆的佛像和脏兮兮的画像。

    张啸仙那时上小学,本来就是小孩子,玩性大,他起得又太早,索性一路走一路踢,乒乒乓乓的,也算是打发无聊。

    据张啸仙说,他那一个星期打烂的佛像已经够建个大雷音寺了,若是加上画像什么的,玉虚宫也能组出来。

    迄今为止,江庭仍然记得自己发小脸上的惆怅之情,因为他想不明白为啥凑不齐桃园三结义……

    当然,最后张啸仙被知道真相了的爹妈骂了一顿,差点挨了打,这也算是“遭了报应”。

    “大仙,那你说这该怎么办?”老太太连忙问道,一边说一边看着怀中不断抽噎的孙女。

    黄仙又点了根烟,猛吸一口,朝那孩子脸上喷了过去,而后伸出手,一边抽烟,一边在孩子头上摩挲着。

    说来也怪,就在那一根烟抽完之后,黄仙把手挪开,那孩子哭声渐低,竟是安稳地睡了过去。

    “待会儿从我徒儿这儿拿几炷香,再带上些纸钱,去那个地方烧一烧便是。”黄仙开口,指了指自己。

    老太太连忙答应下来,黄仙又伸手要了一瓶酒和一只扒鸡,数分钟后,供桌上的香燃尽,香灰掉落,黄仙头一耷拉,离开了王婆的身体。

    老太太一家人见王婆醒来,又连连道谢,买下纸钱香烛后,又拿了八百八十八元的九州币交给对方,算作酬劳。

    而江庭则是坐在一旁,点开了手机,进入了一个名为“天枢”的聊天群里。

    “各位前辈,有谁知道黄仙怎么抓吗?”江庭指尖移动地飞快,迅速发了一条消息。

    没人回他。

    这个时候,佛门的正在做功课,道门的正在参悟经文,天东和钟山正在执行任务,万灵科学院还在鼓捣以魂入道的催眠心法……似乎除了先秦研究所之外,大家都很忙。

    先秦研究所副所长文曦:“所长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果然,还是自己人支持我。”江庭隔着手机屏幕,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条消息浮现在了屏幕之上。

    “‘茅山-贾端宁’通过扫描‘许涛’分享的二维码加入群聊。”

    “不好意思啊各位,这两天任务比较多,我把加群这事儿给忘了。”贾端宁发了一条消息,接着是一个捂脸的表情。

    江庭嘴角微微抽动,那日大会结束后,他就忘了贾端宁这号人,现在想想,好像在抓鬼降妖,除魔卫道这一块,老贾才是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