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三十六章 九州风水理事协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江庭穿戴一新,手里拎着张啸仙的卫衣,站在了家门前。

    身上的衣服自然是新买的,他原来的那件风衣破破烂烂,沾满了凝固的血迹,倘若没张啸仙这件卫衣套在外面,服装店的店员只怕会报警。

    “来了,来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江庭又听到水盆被放下的声音,料想是有人在洗衣服。

    身为武道宗师层次的觉醒者,他的听力自然无比敏锐。

    “庭庭,你怎么来了?!”开门的是江庭的老妈陶萍,当她发现自己的儿子站在门口时,又惊又喜道。

    “挺长时间没回来了,想着回家看看。”江庭和他老妈抱了一下,“我老爹呢?”

    “上班去了,还没回来呢。”陶萍拿起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泡沫,“回来也不和我们说一声。”

    “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江庭笑了笑,“妈,我找到工作了。”

    “找到工作了?”陶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不准备考研了?”

    “找着了!”江庭坐在老旧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市博物馆办公室,本来我是要被分配到夏市博物馆考古部的,但是馆长是我们学校的校友,也是我们系主任当年一手带出来的弟子,于是就把我给调到办公室去了。”

    “我现在每天协助领导处理处理日常业务,负责行政什么的,也不用风吹日晒,大部分时间就是喝喝茶,挺轻松的。”

    江庭露出笑容,他看向自己母亲脸上的皱纹和手上的糙皮,心中有些发酸。

    “妈,我第一个月工资发了,除去保险还有五千多呢,留给你们,算是儿子的孝敬了。”江庭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卷九州币,用橡皮筋扎得很紧。

    这确实是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为了防止引起老妈的怀疑,江庭也不敢拿太多钱出来。

    母子二人又聊了一会儿,江父回来了,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见自己的儿子有了个铁饭碗,江父很高兴,还破例喝了一小杯白酒。

    “庭庭,你这几天出门的时候注意点,咱家楼上可能来了一批搞传销的。”饭桌上,江庭的父亲江国海开口道。

    “搞传销的?”江庭有些不解。

    “嗯,十几个小青年,租的二楼胖丫家的房子,平常也没啥动静,也没见他们出来过,十有八九是搞传销的。”江国海夹了一口菜道。

    想来也是,十几个大小伙子待在一间房子里,整天不声不响地,不是搞传销难道是搞摔♂跤?

    江庭点头,吃完饭后他借故出去,径直敲开了二楼的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容貌寻常,一副普普通通的样子,青年微笑,朝江庭伸出了手:

    “你好,江所长。”

    屋内共有十几名青年人,或坐或站,向门口看去,对江庭致以微笑,房间被收拾得很整洁,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

    但江庭知道,在这间屋子内放置着大量的枪支弹药,说不定在厨房的灶台底下,就有一支R躺在那里。

    这些人都是天枢管理处派来的行动人员,其任务是保障江庭父母的安全,虽然江庭履历上写的是“孤儿”,但万事小心为上,天枢管理处仍在江庭家附近增派了人手。

    ……

    江庭蹲在街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老头,老头穿得很简单,头上戴着本山帽,身上披着半新不旧的军大衣,两只手塞到袖筒里,眼巴巴地望着路边的行人。

    “小伙子,算上一卦吧,十块钱就行。”江庭盯着他看了二十分钟,老头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行,大爷。”江庭闲来无事,乐呵呵道,“不过在这之前,你让我猜上一猜,不管我猜的对不对,我一卦给你双倍的钱,怎么样?”

    算命老头略一思索,上下打量着江庭,他观此人年纪虽轻,举止却很是沉稳,面带微笑,双眼却极为有神,身上的气质更是完全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

    “这种感觉……就像当年厂长跑到我们家慰问一样。”算命老头皱起了眉,“难道我是遇上二代了?还是哪个高人弟子?”

    江庭自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老干部气质镇住了算命老头,他轻咳一声,开口道:“大爷你是不是姓黄?”

    算命老头:“???”

    “我姓白。”

    “不对啊。”江庭心中思索,“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算命先生不都姓黄吗?”

    “老夫名叫白剑一。”算命老头抖了抖肩膀,当提到自己的名字时,他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傲然”之色。

    “您这名字还真是……不同寻常。”江庭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他忽然想起自己高中时候有个叫“白万剑”的同学,不知道两人有什么关系。

    “道玄、啸仙、剑一、万剑……怎么我认识的人名字都这么中二?”江庭心中默默吐槽。

    “我叫江川,是九州风水理事协会的成员之一。”江庭转过身去,从一沓名片中抽出了一张,递给了算命老头,脸上挂着笑意,“大爷,我是也是土生土长的邾城人,您猜我这次回来是干什么的?”

    江庭相信,只要这大爷不傻,就能顺着自己的意思说出答案。

    “你们风水理事学会想来抢本地人的生意?!”老头警惕地看了江庭一眼,而后用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着江庭,“不是大爷我说你,你好歹是个邾城人,怎么带着外地人来……”

    “停停停!”江庭连忙打断老头的话,“大爷你误会了,我们九州风水理事协会非但不是来抢生意的,还是来送机缘的。”

    江庭心里叹了口气,就这反应能力和察言观色的本事,还给人算命呢……活该他蹲这儿摆摊。

    见老头不解,江庭继续道:“我们九州风水理事协会的口号是——九州风水师团结起来成为一家人,这个口号还是我们会长提出来的,偷偷告诉你,我和会长还有点交情……”

    “当今社会,风水师这碗饭越来越难吃,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缺乏定位和人脉,大爷我问你,你在这儿摆一天摊能挣多少钱啊?”

    “一天下来,能接十来个单子,不到二百吧?”算命老头想了想,“我旁边有给人观香看宅子的,一次就能挣六百六十六,隔三差五就有人找他,今天没出摊就是给人观香去了。”

    江庭看着老头一脸羡慕的样子,心中暗暗点头:“大爷,你为什么不去观香看宅子?”

    “我倒也想,但我就是个算卦的,以前也没给人看过宅子观过香,人家不信我有这能耐,也没人找我哇。”算命老头大倒苦水。

    “这就是问题所在!”江庭提高了声调,伸手在算命老头的摊子上敲了敲,“凡是观香看宅子这种东西,都是要积累人脉的,你没有门路没有人脉,人家为什么会信你?大爷你说是不是?”

    算命老头点了点头,似懂非懂。

    “而我们九州风水理事协会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

    江庭一本正经道:“其实啊,很多有钱人都对风水这方面有需求,但是他们找不到门路,不知多少人被学了些皮毛的毛头小子给骗了,大把大把的钱都花在这上面,败坏了九州风水师的名头,搞得他们都跑去信星座了!”

    江庭义愤填膺:“身为九州风水师,我绝不能容忍这种事发生!当我向会长提起此事时,会长大为赞同,于是我们实行了这个计划。”

    “九州风水师联合起来,剔去那些不学无术之辈,渠道共享,大家一起挣钱,挣大钱!”

    江庭在算命老头肩上拍了两下:“我回邾城便是为此事而来,我看大爷你颇有风骨,定当是有真本事的人。大爷,我说的不错吧?”

    算命老头眼珠子转了转,当即笑到:“小哥才是有真本事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老朽的底细,跟小哥一比,不敢当不敢当啊。”

    “大爷大隐隐于市,这才是高人风骨。钱财乃身外之物,若非我要为九州风水师谋福利,也不愿做这抛头露面之事。”江庭叹了口气,一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的样子。

    “不知小哥……能挣多少?”算命老头见江庭一副不把钱财放在眼里的样子,试探着问道。

    “这个月我给人找了块‘靠山石’,就挣了这个数。”江庭伸出三根手指放在了算命老头面前。

    “三,三千?”

    “三千块钱够我看一眼的吗?!”

    “三万?”算命老头大着胆问道。

    “你寒碜谁呢?!”

    “三,三十万?!”算命老头声音都颤抖了。

    “实话告诉你吧。”江庭无奈地叹了口气,“三百万!”

    “三,三百万?!”算命老头眼都直了,“怎么这么多?!”

    “这还是少的呢,我们协会副会长,一出手就是八位数?!”江庭压低了声音,“我这还是级别低,等级别高了,我也是一个月八位数!”

    “咱们协会就是这个规矩,咱把九州风水行业垄断起来,有什么风水项目,大家一起挣钱。”江庭语重心长。

    “那既然有钱挣,你们会长为什么不自己干,还要把挣钱的活分给我们?!”算命老头忽然回过神来,面露怀疑之色。

    “肤浅!”江庭面色冷然,语气生冷,“我们会长的境界岂是你能明白的?别说这点钱,就是那些找我们理事协会的富豪贵胄们,又有几个人比我们会长有钱?”

    “我偷偷告诉你,大爷你可别到外面乱说。”江庭向四周环顾几眼,压低了声音,“我们会长是接了上面的任务的。”

    说着,他还用手向上指了指,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上面的任务?”算命面色凝重,“你是说……”

    “为帝国镇龙脉,定国运!”

    “嘶——”算命老头心中震撼,不敢说话。

    “这事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你听完就忘掉,可千万别乱说,也就是我们会长这个级别的能接上面的任务。”江庭反复强调,算命老头连连点头。

    “按照协会规定,级别越高的,能接的任务也就越高,挣得越多。说实话,我今年还不到三十,已经把下下辈子的钱都挣出来了。”

    江庭深吸一口气,费了这么多口水,他终于要讲到重点了:“你知道怎么提升级别吗?”

    算命老头摇了摇头。

    “发展下线!”江庭一语道破天机,“我们九州风水理事协会还在膨胀式发展期,需要大量吸收人才,你发展的下线越多,级别提升越多。”

    “与此同时,为了剔除那些不学无术之辈,如果你能检举出来某些假风水师,得到的提升比吸收人才还多。”江庭耐心解释,“我们协会刚到邾城,还没开始行动,就这一年的时间,以后就是发展下线,你的级别也得不到提升了,你要抓紧时间!”

    算命老头神色一凛:“老朽明白!”

    “很好。”江庭点头,“大爷你在邾城算命多年,走街串巷,对咱这儿的情况再了解不过。凡是有什么会算命的,会观香看风水的,会看阴宅迁坟的,以及会画符的,只要与玄学有关,哪怕他只是学着玩,你全都报给我,协会会给你奖励的!”

    江庭想到大佛事件的幕后黑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他要利用邾城人民的力量,将此人挖出来!

    算命老头白剑一的效率很高,当天下午就把一名叫“王婆”的中年妇女介绍给了江庭,说是那几条街上出了名的神婆。

    据说王婆此人有“仙缘”,年轻时大病一场,养好了之后就被“仙家”收了徒弟,能请“黄大仙”上身,端的是厉害。

    “白大爷,咱这儿可不兴出马仙的说法,听你这么说,这王婆也是有真本事的人,她平常都干些什么?是给人看宅子还是替人观香看运势?”

    江庭看着眼前的“王翠花服装店”,忍不住开口问道。

    “就老朽所知,这王婆是也是咱这儿唯一一个能请黄仙的人,她会的可不少。什么测姻缘、看八字,观香看宅子她都会,不过最出名的还是看惊吓。”算命老头开口解释,言语之间对王婆很是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