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三十五章 这经理不按套路出牌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江庭此时所说的“武道宗师”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武道宗师,而是单指他此时的身体境界达到了那种层次。

    这就像当时的刘震一样,倘若对上真正研修武道的宗师级人物,江庭多半会输。

    瓷坛里还剩下小半坛酒液,江庭想要分一些给张啸仙,却被后者坚决拒绝了,在他看来,这坛酒液在江庭手中,能发挥出更有价值的作用。

    “你们是来砸场子的吗?!”

    一道声音传来,江庭与张啸仙寻声看去,却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人走了进来。

    此人年龄约有十五六岁,身材矮瘦,他染了一头黄毛,半长头发梳着个中分,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脸上满是倨傲之情。

    江庭和张啸仙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

    “这傻是谁?”

    江庭看了一眼周围,心中了然,多半是自己方才突破的时候动静太大,以至于引来了眼前的这个小子。

    “一百块,把钱拿出来。”黄中带白的中分少年指了指桌上的茶具,面色冷然。

    “两个杯子加一个茶壶,贵了点吧?”江庭看了这黄毛一眼,开口问道。

    “我是说一个一百,总共三百。”黄毛双手抱胸,站在那里,扬起下巴看着二人,“今天不把钱拿出来,你们就别想离开!”

    江庭和张啸仙再度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震惊——“娱乐场所场所装逼打脸”……这是什么恶俗剧情?!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这种没脑子的人存在?!

    “你上。”江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啸仙,后者深吸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呵呵,你身上也没穿服务员的衣服,为什么要我们赔给你?”

    张啸仙面露微笑,“还是说,来这卖的鸭子,也开始向人讨钱了?”

    黄毛勃然变色:“你……”

    “你给我装什么逼!”

    张啸仙陡然站起,伸手抓住了黄毛的领口,将他生生拎了起来,一身健硕的肌肉在灯下鼓胀着。

    “你是姓弱叫鸡……吧?”

    “你给我松手!”黄毛如同垂死的鸡仔一般奋力挣扎,但哪里是眼前这个大汉的对手?

    “小腿没我胳膊粗,大腿没我小腿粗,腰没我大腿粗,你跟谁装逼呢!”张啸仙盯住黄毛的眼睛,缓缓吐出两个字:

    “弱鸡!”

    “砰”的一声,黄毛被张啸仙狠狠掼在床上,张啸仙抬脚踩住床棱,漫不经心地盖住了那块缺口。

    “爷今天想换换口味,你动一下试试,只要你敢动,我就让你现在变成鸭子。”张啸仙理了理裤腰,眼神凶狠。

    迫于菊花变向日葵的压力,黄毛不敢爬起来,但是自己“社会人”的身份不能服软,他抬起头,硬着脖子,与张啸仙对视。

    “你瞪谁呢!!!”

    张啸仙伸手猛然一指,吓得黄毛浑身一哆嗦,不敢看他,颤巍巍地转向了江庭。

    江庭面带微笑,走上前去,他伸手拿起一块茶壶碎瓷,握在了手心。

    坚硬锋利的瓷片被生生捏碎,簌簌粉末如同细沙一般,从江庭指缝间滑落,撒在了黄毛面前。

    “有事吗”

    江庭声音温和,像一个邻家大男孩一般,他看向瑟瑟发抖的黄毛,脸上的笑容如同阳光般温暖。

    “没事儿……”

    “走吧。”江庭摆摆手,一指门口,黄毛如蒙大赦,爬起来离开了此地。

    “这是什么恶俗剧情?!”江庭嘴角抽搐几下,“怎么会有这么没智商的人存在……”

    见黄毛离开了房间,张啸仙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庭庭救我!”一边喊一遍向江庭扑去。

    “滚!”江庭脸一黑,闪身避开张·真想抱大腿·啸仙,向后倒退出去。

    躲闪的同时,江庭还随便在自己的大腿上摸了一下,肌肉坚实,皮肤光滑坚韧,手感很好。

    张啸仙躺在床上,满脸愁容,像极了某张希腊名画里向父神乞求怜悯和帮助的亚当。

    “庭庭救我……按照这种恶俗的情节,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待会这老板肯定会找几百号人揍我,我替你喷人了,你可得保护好我……啊!”

    “咋了?”

    “床上有木刺,扎腰上了。”

    江庭:“……”

    “小兔崽子,你又搞什么事儿了!”

    楼道里穿来叫骂和辩解之声,不多时,黄毛垂着头,被一个身材胖大的中年男人推搡着,向江庭两人走来。

    “不好意思啊,两位兄弟。”中年男人向江庭二人赔着笑道,“我是这这里的经理,也是这臭小子他舅舅,这洗浴中心是我姐夫开的,这小子一天到晚净给我惹事……”

    说着,经理还朝黄毛屁股上蹬了一脚,给他踹个踉跄:“我姐和我姐夫出去旅游去了,我来看管这孩子,他们说了,这小子惹事就揍,我刚才已经教训完了,给你们俩带来麻烦了。”

    到底是亲舅舅,能下狠手,眼见经理又要揍黄毛,江庭嘴角抽了抽,止住了他的动作。

    “老是打孩子也不是办法,咱得素质教育。”江庭看了一眼碎成一地的瓷片,像老干部一般,缓声劝解道。

    张啸仙撇嘴,心道你小子心黑起来得比我狠,他看人一向很准,很清楚自己这个性格温和正气的好友,心底深处隐藏着怎样一片阴影。

    像江庭这种人,就是佛下镇压着一头魔,倘若心中的佛被推倒,那魔头就会释放出来,肆虐一方。

    不过张啸仙倒也不说话,自己唱完了白脸,也该江庭唱红脸了。

    “话说回来,今天是周三,怎么没见他去上课?”

    “别提了,打架让学校给弄回来了。”经理瞪了黄毛一眼,“一天到晚净给我惹事,我还想着抓紧时间让他回去呢,这孩子我管不了。”

    “现在的小孩聪明得很,但凡有脑子的都不会没事儿来找两个人的茬。”老干部江所长开口道,“说说吧,你怎么会突然冲出来找我们俩的茬的,别告诉我你是脑残社会人视频刷多了。”

    “真心话大冒险。”黄毛把头向下一甩,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样子,双手一摊道。

    看到他这个样子,张啸仙又准备上去喷他,江庭轻轻摇头,伸手拦住了自己的好友。

    经理人还不错,一方面江庭是照顾一下他的面子,另一方面,江庭是担心真打起来张啸仙连经理也跟着揍了……

    在江庭看来,张啸仙基本上可以算是个觉醒者了,他可不觉得这地儿有谁能打得过后者。

    所谓打了小的再打老的,要是他俩真想闹,今天这洗浴中心别想开业了。

    “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出题,敢不敢跟我玩一把?”江庭眉头一挑,“半个小时的时间,就你和我两个人。”

    经理一脸狐疑,张啸仙却微微点头,他在经理耳边耳语几句,经理跟着他半信半疑地离开了房间。

    真心话大冒险开始,张啸仙与经理二人坐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开始黄毛大声争辩,却始终压不住江庭心平气和的谈话声,最终逐渐低沉下去,不再开口,屋内只有江庭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

    半个小时后,门被推开,黄毛耷拉着脑袋,面色凝重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经理张了张嘴,他看向自己的外甥,却发现后者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与思索。

    这种神情,他很多年没在外甥脸上见过了

    “没事儿,让他自己呆一会儿吧。”江庭开口道,“我给他做了个心理疏导。”

    “心理疏导?”经理有些不解。

    江庭点头,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其实我是个心理医生。”

    “多谢江医生了。”

    经理双手接过名片,神情很是认真,他在洗浴中心这种地方呆了多年,察言观色的能力自是一流。从自家外甥的神色来看,这个江医生的疏导对他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没有人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混吃等死,就算是开洗浴中心,他也想看着黄毛开到全市去。

    “结账吧。”江庭穿好衣服,掏出手机道。

    “不了不了。”经理坚决摇头推辞,“就当是我请二位的了,江医生是大城市来的,以江医生的能力,只怕这连诊金都不够……小刘,拿两张贵宾卡过来,快点!”

    ……

    “你怎么说服他的?”张啸仙把玩着手中的卡片,啧啧有声,“赠送二十次帝王套餐,全年房费浴费五折,这是要把身体掏空的节奏啊。”

    “其实也没什么。”江庭摇了摇头,“我先和他猜拳,问的是真心话,他一次都没赢。”

    “为什么?”

    “因为我的身体达到了武道宗师的境界,对身体的控制和反应能力都远超常人,可以在他出手之后迅速变招,他还看不出来。”

    江庭解释道,事实上,如果达到了罗真那种层次,精气神糅为一体,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达到极限,就连子弹都可以轻易躲过去。

    像罗真这种实力的存在,一人就可以抗衡小型军队,除非几百人拿枪将他围在中心进行射击,否则普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然后我又根据他身上的一些信息,让他认清了现实,说白了,那黄毛还是缺乏管教。”江庭顿了顿,“所谓管教,不只是教训呵斥,还有言传身教,怎样和人交流接触,这也是他父母忙于经营所致。”

    “等他长大成人,挨了社会的毒打和教训后,自然能学会这些东西,我只不过是将这个过程提前了而已。”江庭语气很平静。

    “至于免单和贵宾卡什么的,咱俩也不必在意,毕竟是人力成本居多,这经理也只是做无本的人情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毕竟我拯救了一个迷途的灵魂。”江庭神色淡然道。

    “你特娘真是个圣人!”张啸仙看着江庭那张装逼的脸,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