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三十一章 庙里有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这时,大殿内响起了诵经之声,仿佛一众僧人正端坐在他们面前礼佛,声音嗡嗡作响。

    一张张土黄色的纸钱突兀出现,从空中飘落下来,纷纷扬扬,仿佛此刻大殿内正在举行一场丧事。

    江庭眼中若有所思,伸手接住了一张纸钱,张啸仙也学着他的样子,将一张纸钱抓在手里。

    十多秒后,诵经声消失,纸钱也停止了飘落,大殿中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静谧中。

    “不是现在的纸钱。”江庭做出了判断,“纸钱看起来很新,但纸张和我见过的不一样。”

    他高中期间曾经做过一次社会调研,内容是民间丧葬习俗,那次他拉着张啸仙在邾城的“天堂街”逛过,对这些丧葬用品印象很深刻。

    外卖小哥有些发蒙,他是在送完餐回去的路上被传送到这里的,唐建昌向他解释了一番,言语之间很是热情。

    “我们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张啸仙将纸钱丢在地上,转向了江庭。

    江庭点头:“不管是什么东西把我们困在这里,它们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在其中,这庙内或许有什么线索。”

    说罢,江庭背对张啸仙,做了一个手势,而后自顾自地找了起来。

    张啸仙心领神会,和唐建昌等人聊了几句后,也开始在大殿角落里乱转。

    “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些什么,但我现在不能说。”

    江庭的话有些拗口,但意思非常清楚,他顿了顿道,“这庙比我想象的还要邪性,我也不知道我想的是否正确,如果现在说出来,反而会干扰你自己的判断。”

    “不过我可以确定,庙里有鬼,我们一定要小心。”

    江庭面色凝重,那怕身为觉醒者,他现在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公共汽车、奶茶店、电影院、甚至外卖小哥走在路上,都会被传送到大殿内。

    而方才外卖小哥告诉他们,自己“消失”的地点,正是那个“等腰三角形”中心附近。

    连同公交车和大殿在内,共有五处地点,如果都是一头鬼物所为,那么它的力量未免太过可怕了。

    江庭握紧了青铜棺吊坠,金属的冰凉触感让他冷静下来。

    大殿后方,一尊十多米高的佛像端坐在那里,佛像之上大片金箔脱落,脸上斑斑驳驳,显得很是丑陋。

    “江庭,你有没有觉得这大佛挺丑的。”张啸仙喊住江庭,指了指大殿中的佛像。

    昏黄的灯盏放出微弱的光芒,大佛模糊高大的影子被投在墙壁上,与黑暗融为一体,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压抑。

    佛像脸上大片金箔脱落,露出了青色的石皮,与残存的脏旧金箔混在一起,怪异而丑陋。

    大佛手结法印,拈花而笑,仿佛正在打量着大殿中的众人,极为诡异。

    “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可算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张啸仙心中发毛,拿手肘碰了碰江庭,“果然氪金才是王道……”

    江庭没有理会张啸仙的玩笑,他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两眼死死盯着大佛头顶,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那里有点儿不对劲?”

    “哪里?”张啸仙顺着江庭的视线看去,“是佛头吗?”

    “嗯。”江庭点头,“这座大佛的佛头,距离大殿顶部太近了。”

    张啸仙仔细看去,发现果然如此。整座大佛足有十余米高,几乎见大殿内部的高度填满,佛头最近处距离殿顶仅有数厘米的距离,看起来很是不协调。

    “庙小,容不了这尊大佛”是眼前的景象最真实的写照。

    “江庭,你说这大佛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东西,比如说尸体或者银子什么的。”张啸仙忽然开口道,“我记得很多电影里都这么演,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

    “你们快来看,这里有张符!”

    忽然之间,外卖小哥的声音传来,江庭向外卖小哥的方向看了一眼:“我去佛像后面看看,你去看看他们发现了什么。”

    两人迅速分开,江庭越过香台围栏,快步来到了大佛后方,而张啸仙则是来到了外卖小哥面前。

    外卖小哥手中拿着一张明黄色的符纸,上面有暗红色的线条,像是用朱砂涂成一般,纹路扭曲而诡异。

    “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张符?”张啸仙面露不解之色。

    “我刚才在纸钱下面发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飘下来的。”外卖小哥眉头皱起,“符纸……这是用来贴在什么东西上的吗?”

    张啸仙接过符纸,纸张质地与纸钱不同,很是坚韧,他用指甲刮了刮上面的暗红色线条,或许是因为时间太久的原因,他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刚好试试我的实力。”

    远离众人的地方,江庭看向大佛的头顶,心中暗道。空间黑暗逼仄,大佛背部距离庙墙仅有一米宽,江庭双脚发力,径直向上跳去。

    “咔”的一声,江庭的一只手掌扣在了佛像肩膀之上,而后身体提起,整个人便落了上去。

    佛头足有三米多高,留给江庭的空间很大,他伸手抓了一下佛像的耳朵,灰白色的粉末簌簌洒落。

    “也不是很硬嘛。”江庭皱眉,他本以为此佛像生得邪异,其材质或许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想到却只是普通的材料,像是某种石膏混成,用力一捏就碎。

    事实上,如果到了罗真那种武道宗师的境界,其身体的强度又会大大提高,江庭曾经亲眼见过,罗真用手从一张大理石桌子内掏出了一把石粉。

    这种能把石头像饼干一样蹂躏的力量让江庭暗暗咂舌。

    大佛耳孔直径约有十多厘米,江庭看了看,又伸手掏了掏,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

    但当江庭踩在佛像肩头,仔细观察下却有了新的发现,一道道裂纹出现在金箔上面,竟像是被生生撑裂了一般。

    “黄金的延展性不是很好吗?”江庭不解,伸手撕下一块金箔,观察片刻后用手捏成很小的一粒,屈指弹了出去。

    一番搜寻无果,这大佛用拳头敲起来也没有“空空”之声,江庭只能认为这佛像是实心的。

    摩擦声传来,江庭背靠大佛,脚撑墙壁,从佛像肩上滑了下来。

    并非江庭不能直接跳下去,但这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声响,从十米高的地方跳下去安然无恙,显然不是常人所为,他暂时还不打算暴露自己觉醒者的身份。

    就在江庭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脖颈处有些凉湿。

    淡淡的铁锈味道传来,江庭伸手探去,像是有什么液体流下,沾染在手上,将他大半个手掌染成了红色。

    “装神弄鬼!”

    江庭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一掌拍在佛像身上,身体借力向墙壁贴去,而后猛然翻转,一拳打出!

    “砰”的一声闷响,江庭的拳头打在血迹之上,石料炸开,整只拳头都没入了大佛体内。

    “嗡”的一声,大佛震颤,整座大殿都颤抖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封而出!

    “咔嚓”之声传来,大佛身上金箔悉数剥落,露出了青色的佛身,青色佛头微笑,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恐怖与诡异。

    大佛身前,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下一刻,佛头震颤,如同活物一般转动起来。

    “佛像,佛像动了!”

    众人惊骇,向大殿外跑去,“砰”的一声,大殿殿门猛然关闭,封死了众人的出路。

    江庭神情一凛,他脚踏地面,身体绷紧,对着佛像的腰部又是一拳!

    大佛震颤发光,一道暗金色的光膜浮现,将它的身体包覆起来,江庭的拳劲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弭于无形。

    “唵——”

    大佛体内传出诵经之声,暗金色的波纹从它身上扩散开来,直接撞向了江庭的胸口,江庭闷哼一声,如遭锤击,被生生震到了墙上。

    关键时刻,青铜棺吊坠发光,一道清辉散出,护住了江庭的身体,江庭咬牙,身体猛然发力,向大佛头部跃去。

    江庭挥动拳头,他感到自己体内似乎有奇异的能量涌出,江庭双手发光,一层淡青色辉光浮现,狠狠砸向大佛颈部。

    “当——”

    如同黄钟大吕一般,青色辉光与暗金色光膜碰撞,发出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江庭!”

    张啸仙一声大喝,向大佛身侧跑去,他不知道大佛背后发生了什么,很是担心江庭的安危。

    “我没事!”

    江庭面色凝重,这尊大佛的力量远超他的想象,佛身如同铁打铜铸一般,根本无法撼动。

    大佛转头,双眼开阖,一道乌光透射出来,打向江庭,江庭猛然向上跃起,后背贴在了大殿顶部,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这是……江庭?”

    张啸仙张了张嘴,看着江庭的身影在大殿的横梁上高速移动,就像电影里的武林高手一般飞檐走壁,借着身体灵活的优势与佛像游斗,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唐建昌更是暗暗心惊,他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和江庭等人发生冲突,否则单以江庭的身手,就是十个自己也打不过。

    “江哥,这个可能有用!”

    就在这时,外卖小哥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捡来的符纸,看向大佛的方向。

    大佛震颤发光,暗金色的波纹从它身上浮现,大殿剧烈摇晃,试图将大佛的波纹镇压下去,自身却摇摇欲坠。

    “江庭,用符纸!”

    张啸仙抓起符纸,向大佛的方向跑去,众人之中他的体质最好,也最担心江庭。

    “轰隆!”

    大佛猛然转头,石质一般的手臂抬起,向江庭砸去,与此同时,它的眼中飞出一道乌光,射向张啸仙。

    江庭身形闪动,向下跃去,避开了大佛的拍击,张啸仙身体向前一扑,翻滚着躲过了乌光,乌光打在地上,将大片砖石打得粉碎。

    “拿着!”

    张啸仙将符纸团成一团,上前一步抛向江庭,江庭飞身接过,身体折返冲向石佛。

    一圈圈暗金色的波纹涌出,迎向江庭,大殿晃动起来,香台围栏翻倒倾覆,殿内一片混乱。

    “沓沓沓沓”

    江庭脚踏青石砖,将速度催动到极限,青铜棺吊坠发光,将所有波纹挡在了江庭身前。

    “呼”的一声,江庭一跃而起,大佛张开两臂,试图用双手将他的身体镇压,却被江庭险之又险地避过,江庭身体落在大佛的胸膛上,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上奔去!

    就在江庭踏上佛头的那一刻,大佛猛然睁眼,一道乌光喷涌而出!

    “轰!”

    江庭避无可避,只能抬起青铜棺吊坠,一道辉光闪现,将他的身体包覆在内。

    乌光被生生分开,与此同时,一张明黄色的符纸被定在了大佛的额头!

    “嗤-嗤——”

    如同雪地上泼了滚油一般,符纸边缘卷曲燃起,竟发出嗤嗤之声,符纸上一条条红线如同活物一样疯狂扭动起来,向周围蔓延开来。

    江庭眉头皱起,那些红线诡异非常,竟试图向他的手臂上蔓延过去,江庭屈指弹出一道青光,将红线震退。

    “唵!”

    大佛腹腔发声,声如洪钟,震得江庭气血翻腾,向后倒退出去。

    符纸之上红线脱落下来,不断扭动着向大佛身上缠绕过去,大佛额头发光,暗金色波纹透出,竭力对抗符纸。

    不过数个呼吸,符纸悉数燃尽,只能看到一团红绳般的物体将大佛的额头包裹,连同大佛的双眼一并遮蔽,仿佛正在吞噬大佛。

    “嘛!”

    大佛周身发光,道道法光浮现,阻挡红线的侵蚀,它伸出双臂,不断撕扯着头上的红线,想要将其生生拽下来。

    然而红线如若无物,大佛的双手径直穿过红线,只有身上的佛光能够对红线造成一定阻碍。

    “不对劲!”

    江庭早已退到安全区域内,与张啸仙等人站在了一起,众人面色凝重,注视着这场诡异的对决。

    “呢!”

    就在江庭思索之时,红线已经将大佛的半身吞噬,大佛再度催动真言,与此同时,大佛挥动手臂,拉扯着红线向殿顶之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