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二十六章 曙光初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晚十一点。

    江庭躺在住所内的床上,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

    开棺、墓中僵尸、骷髅兵、青铜面具……灵气复苏后的世界越来越危险了。

    而幸运的是,他体内觉醒程度仍然在不断提高,罗真曾经告诉过他,一旦他能感受到体内的气血流动,并能自由调动的时候,江庭也就迈入了武道宗师的境界。

    当然,那也是真正意义上大量消耗资源的开始。

    “修炼气血,提升境界,这条路完全走不下去啊。”江庭皱起眉头,“眼下九州灵气复苏,觉醒者达到刘震那种程度还勉强可以做到,但想让九州人人成为罗兵王那种境界的强者,资源根本不够。”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罗兵王告诉我还有一年的准备时间,一定有机会的。”江庭自我安慰道。

    他从床头拿起缠成一团的耳机线,捋直后插入手机之中,闭上了眼睛。

    江庭有个保持了三年的习惯,晚上睡觉前,他必须要听二十分钟的午夜电台才能入睡。

    黑暗中一片寂静,只能听到讲述者幽幽的声音传来,这种静谧和谐的环境让江庭感到很舒服。

    通常情况下,躺着的时候耳机线会碰到胸口,江庭独自一人又没有穿睡衣的习惯,所以干脆将耳机反着戴,让耳机线从头顶越过,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数分钟后。

    “我是不是得换成无线的了?”江庭皱眉,伸手将耳机线拨开,“头发好痒啊。”

    方才江庭总是感觉耳机线挂住了自己的头发,这种触感让他很不爽。

    然后他摸到了一个冰凉滑腻的物体,似乎有些湿漉漉的。

    很明显,不是墙。

    “砰!”

    江庭伸手抓住那个物体,身体猛然跃起,将其狠狠砸在了床上!

    尖利的啸叫从脑中传来,似乎要刺破脑膜,一团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江庭面前,青铜棺吊坠发光,江庭眼中有精芒闪烁,一拳打出!

    “嘭!”

    那团影子被直接击飞,撞在了墙上。

    黑影变得虚幻起来,片刻之后,一道身穿黑衣的身影出现,竟是一名女子的模样。

    女子妆容精致,粉黛略施,一张脸秀丽绝俗,一种古典之美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当然,这在是不考虑她寒霜般的脸和嘴角边的一缕血污的前提下。

    “女鬼吗?”

    江庭舔了舔嘴唇,心脏剧烈跳动起来:“魑魅魍魉魃魈魁魊,都出来了吗?”

    事实上,江庭并不感到恐惧,一来是他能够看见对方,二来是自己能够触碰到眼前女鬼的身体。

    有形有质之物,江庭并不畏惧。

    可以干!

    江庭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不着痕迹地从身后理了一下裤腰,径直扑杀过去!

    女鬼两眼无神,长发垂至腰间,双手从袖间露出,皓腕如雪,伸手向江庭抓去。

    “砰”的一拳,江庭径直将女鬼打翻在地,而后爆锤起来。

    “砰砰砰!”

    “啊……”

    女鬼身躯颤抖,长发遮住了她的脸,江庭看不出她的表情。

    “居然会说话?!”江庭心中大为震撼,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真是奇异,鬼竟然是有形有质之物,灵气复苏带来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江庭一边思索,一边用力“殴打”女鬼。

    点点清辉从青铜棺吊坠上洒落,没入江庭体内,江庭双手发光,一层薄如蝉翼的光膜包覆其上,每一拳落下,女鬼的身体就会虚幻几分。

    “砰砰砰砰砰!”

    “饶了锦弦吧……锦弦不敢了……”女鬼身体颤抖,几乎要被江庭打散,带着哭腔求饶道。

    在这一瞬间,江庭确定了一个事实——蓝星九州的发音方式,至少从汉代开始就没什么变化了。

    之前考古考出来的什么语言发音变迁都是假的。

    “声音还挺好听的。”江庭嘀咕道,他又打了几拳,直到能确定眼前的女鬼不会伤害自己之后,江庭才从她身上下来。

    “站起来说话。”

    江庭气息平稳,声音中正平和,两眼直视女鬼。

    “诺。”

    女鬼应了一声,从地上起身行礼,低着头不敢和江庭对视。

    江庭嘴角抽搐,他清楚地看到,由于自己方才一顿爆锤,女鬼现在已经是半透明的了……

    “为什么害我?”江庭坐在椅子上,装成大佬的样子,缓缓开口。

    “锦弦不是想要害公子的!”黑衣女鬼慌忙跪坐在地,而后挺起了身子。

    江庭看出,这是古人所说的“长跪”,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战国策·唐雎不辱使命中,秦王向唐雎道歉,请求对方谅解时的姿势。

    “那你想干什么?”江庭不解,从她的举止和装束来看,眼前的女鬼应该是汉代的老鬼,只怕是从墓里跟出来的。

    “锦弦,锦弦只是想拿回锦弦的发钗……”女鬼声音软糯,当她说到这里时,声音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发钗?”

    江庭回过神来,怪不得这名叫锦弦的女鬼一个劲儿地摸索自己的头发。他找到自己的上衣,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青铜发钗:“你是说这个?”

    “嗯。”锦弦小声道,她抬头看了江庭一眼,忽然之间脸色变得有些发红,低头不敢看他。

    江庭无言,他目力惊人,尽管身处黑暗之中,他也能看清锦弦的表情变化。

    这女鬼居然表现的有些“娇羞”。

    姐姐你比我大两千岁好不好?!

    脱得只剩骨头的骷髅兵你都见过,我这还穿着裤衩呢!

    你脸红什么啊喂!

    江庭倒是没想过骷髅兵都穿着盔甲,他看向锦弦,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说实话,我很想把这根发钗还给你。”江庭开口,语气很是诚恳,“但现在不行。”

    “从这根发钗的工艺来看,它大概率不是你们那个时代的东西。”

    “我们那个时代?”锦弦不解道。

    “……解释起来很麻烦,我就不跟你解释了。”江庭摇头道,显然这女鬼还不知道汉朝已经没了的事情,“那根发钗是商汤时期的产物,你懂吧?”

    锦弦摇头,眼中隐隐有些害怕。

    “反正就是一个很古老的朝代,比大喊和大秦还要古老,我需要了解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重要到关乎天下的存亡。”江庭神情郑重,用一种非常严肃口气对锦弦说道。

    “而且,现在天下的律法可是不保护鬼的私人财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咱大汉律也没说过要把活人的东西还给鬼吧?”江庭一本正经,循循善诱。

    “好。”

    锦弦重重点头:“小女子也不是不识大体之人,既然公子要去救世,这发钗就交由公子了。”

    “只是公子……”锦弦眼泪汪汪,“用完了能不能还给锦弦?”

    “九州稳定下来后,我会还给你。”江庭点头,等到青铜器中的秘密被研究出来,这发钗也就没了用处,自然可以还给锦弦。

    “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江庭收起发钗,话锋一转道,“你叫锦弦?可是织锦的锦,琴弦的弦?”

    “公子所言正是。”锦弦点了点头。

    “年龄?”

    锦弦欲言又止,江庭无奈道:“说你生前的年龄。”

    “十六……吧。”锦弦秀气的眉毛拧成一团,有些不确定道。

    江庭点头,这个十六应该是虚岁,也就是说,锦弦生前的实际年龄可能还不如许涛大。

    “可以跟我讲讲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江庭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

    二八年华香消玉殒,嘴角边的污血,疑似有殉葬行为的大墓……江庭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判断,但他需要更多的信息。

    他想知道,锦弦的鬼魂是怎么度过这接近两千年的岁月,存活到现在的。

    江庭看向锦弦的“身体”,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心中成型。

    “锦弦本是一名民女,就连这个名字也是一名路过的道士取的。”锦弦皱起眉头,努力回忆起来。

    “我们家种有几亩桑树,我出生那年,桑树长得正旺盛,一名道士路过,向我们家讨了碗水喝,而后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采桑育蚕,吐丝织锦,很好的名字。”江庭轻轻点了点头。

    “本来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很平静,直到我十六岁那年,遇上了他。”锦弦继续回忆道,她眼神忽然平静下来,并无半点波澜。

    江庭暗暗点头,他知道锦弦口中的‘他’应该就是带着青铜面具的墓主人。

    “他那时候正骑马路过,看见正在采桑的我,便出言调笑,我还拿桑叶丢了他,后来我和阿爹才知道,他的身份贵为王侯。”锦弦嘴角边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淡淡道。

    “几天后,他带人来提亲,说是要娶我。”

    “我记得大汉似乎不允许贵族和平民通婚。”江庭忽然开口道。

    “不错。”锦弦面色冷漠,“所以我根本没有名分,他将聘礼放在我家后,就强行把我带走了,阿爹想要拦住他,却被他命人打断了腿。”

    “孰料我被绑到王府中,尚未过门,他就得了急病,不出三日便死了,连见我一面都没有。”锦弦神情冰冷,“临死之前,他还将我和他的几名妾室赐死……呵。”

    江庭叹气,这个古代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最后竟然是这样一种结局,让人唏嘘不已。

    他当然不认为这是墓主人所谓的“爱的深沉”,在江庭看来,如锦弦这样的女子,在墓主人眼中不过如同一件件青铜器一般,只是自私的收藏罢了。

    “你死后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你是什么时候恢复‘意识’的?”过了一会儿,江庭开口问道。

    事实上,提起自己被赐死之事,锦弦脸上并没有多少恨意,更多的是一种漠然,毕竟时间可以抹去一切,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近两千年,锦弦连墓主人模样都记不清了。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死时怨气太重,下葬后不久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但始终有一种力量在压着我,我没办法显现,甚至根本无法……‘活着’。”锦弦想了想,有些费力地回答道。

    “那股力量,是来自他那边。”锦弦补充道。

    江庭若有所思,将青铜面具取出:“是这个吗?”

    锦弦向后退了退,脸上有些畏惧:“没错,我能察觉出上面的力量,但是现在似乎弱了很多。”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江庭问道,他想要验证自己的一个猜测。

    “发钗。”锦弦回答道,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阿娘留给我的发钗,它能帮我挡住青铜面具的力量。”

    江庭点了点头:“难怪你要把它取回来……你是怎么跟我走到这里的?”

    “公子把发钗取出后,我就发现我可以显现出来,并且能掌控自己的力量了。”锦弦实话实说。

    “而且公子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很吸引锦弦,然后锦弦趴在公子身上就睡着了,醒来之后就这样了。”锦弦面色微红,小声补充了一句。

    “还是仅仅因为青铜棺吊坠的缘故吗?”江庭倒没在意自己今天背着只女鬼走了一路,他皱起眉头,心中思索起来,青铜棺吊坠的出现,干扰了他的判断。

    “青铜发钗保护了你,却也束缚了你。”江庭叹了口气,“现在你自由了。”

    “自由……”锦弦有些茫然,作为一个宅了近两千年的女鬼,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况。

    “我要回去吗……”锦弦思索着,她回想起阴暗的墓室,有些不知所措。锦弦站起身,慢慢向墙壁走去,作为灵体,她可以穿过死物。

    “等一下!”

    就在锦弦的身体即将完全消失在墙壁之中时,江庭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一个人……挺孤单的吧?”江庭斟酌半天,开口说道,他不善言辞,只能试探性地,一点一点和锦弦交流。

    锦弦微微有些发怔,只身一人在墓室里生活了近两千年,她早已不知孤独为何物,只是锦弦偶尔也会回想起,自己儿时和阿爹阿娘在一起的时光,每当这个时候,锦弦就觉得眼眶有些发酸。

    可是她流不出眼泪。

    “多谢公子关心了。”锦弦施了一礼,勉强笑道,“锦弦挺好的,平日里还可以诵诵经什么的,倒也有事可做。”说罢,锦弦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忽然,江庭伸手,拉住了锦弦的手腕。

    “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江庭心脏砰砰跳动,他感到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关键之处。

    “你说你诵经?”江庭紧紧握住锦弦的手腕,“诵的什么经?!”

    “那个道士离开后,留下了一片经文,说是常常诵读可使灵台清明,阿爹专门找了村里识字的人教给我的。”锦弦皱眉,她感到自己的手腕有些微痛。

    “诵了多长时间?”江庭继续追问。

    “从我醒来之后就开始了。”锦弦坐在了江庭床边,这种与汉代习惯不符的姿势让她感到有些不自在。

    “鬼怪、灵体,修炼,诵经……”一枚枚信息碎片在江庭脑中闪过,而后不断交汇,融合。

    江庭微笑,在这一刻,曙光初现。

    他找到了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