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二十五章 满载而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解决了,我的力量在变强,觉醒程度在不断提高。”

    江庭缓缓平复心情,转身跃起,跳入了棺椁之中。

    “沓沓”之声再度传来,又是一头青白僵尸出现在东西两墓室的门口,模样与先前那头一般无二。江庭皱眉,手中大斧掷出,将那青白僵尸砍翻在地,动弹不得。

    江庭在棺椁内站定,朝玉棺的方向行了一礼,面容无比郑重。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次考古的时候,他都会问问自己,如果躺在里面的是他或者他的先祖,他会怎么做。

    答案是——挖!

    因为,挖坟以庇子孙,就算是先祖也会同意的。

    “前辈身为大汉王侯,先祖功勋赫赫,龙骧承汉道统,晚辈江庭,叨扰前辈了。”江庭对着玉棺开口道。

    “九州风雨飘摇,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前辈负重器,当救国于危难之际,还请出手相助!”

    “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得罪了!”

    齐道天一揖到地,眼中有精芒闪烁,“砰”的一声,玉棺被他直接掀开,棺材板撞在了棺椁内。

    胸口处的青铜棺吊坠愈发明亮,江庭可以确定,他要找的青铜器就在这里。

    玉棺内,一道颀长身影躺在那里,那人躺着与江庭一般长,身穿紫色锦袍,手上戴着一枚玉扳指,皮肤白皙,富有光泽,竟与生前一般无二。

    在他脸上,戴着一张青铜面具。

    青铜面具狞厉似鬼,狰狞可怖。

    “我这是开了兰陵王的棺材吗?”江庭心中吐槽,毕竟兰陵王不只是九州四大美男之一的武力担当,还是九州面具界的代表人物。

    “前辈,你可别咬我啊……”江庭呲牙,看着玉棺里戴着鬼面具的紫袍尸体,一阵头大。

    万一这墓主人真揭棺而起了,江庭肯定是要给他摁回去的,到时候如果弄坏了尸体,江庭内心多少会有些愧疚。

    “铮”的一声,手中匕首闪现,他深吸一口气,朝“兰陵王”的脸上探去。

    匕首拨动,面具被轻松揭下,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还好,没黏脸上。”江庭长舒一口气,不然他肯定会恶心好几天。

    面具下是一张年轻的面孔,容貌寻常,显然不是兰陵王……虽然本来年代也对不上。

    此人看起来约有三十岁左右,不知道是玉棺材质特殊,令尸体不腐,还是青铜面具隔绝了时间的侵蚀,墓主人就像睡着了一般,面容与生前一般无二。

    不过,江庭更倾向于后一个答案。

    由于青铜面具的“秘力”,镇压之下,墓主人并未尸变。江庭又仔细检查了墓主人周身,将棺椁内所有商周时期的青铜器取走,而后盖上棺材盖,从棺椁上跳了下来。

    “尊夫人那里似有异动,晚辈前去,也省的那些家伙叨扰尊夫人安宁。”江庭拱手行礼,将地上正在挣扎的青白僵尸的脑袋踩爆,而后走进了西墓室。

    西墓室比看起来比东墓室要小一些,里面也都是些日常陈设,但令江庭不解的是,里面放了不止一口棺材。

    “这墓主人还开了个后宫不成?”江庭面色古怪,“不应该啊,只有正妻才有资格进入这里,其他妾室是不能安放在西墓室的。”

    “莫非此人迷恋青铜器疯魔,非要学那奴隶制时期的活人殉葬制度?”江庭忽然觉得毛骨悚然起来,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很难接受这种思想。

    西墓室放着大大小小八口棺材,七小一大,完全不合汉代礼制,其中大的那个已经没有棺材盖,里面空空如也。

    “大的棺材怕是用来放置殉葬的士兵。”江庭点头,方才那些骷髅兵应该就是从此棺爬出来的。

    剩下的棺材中,两个稍小的棺材翻倒,被人掀开,也不知是不是骷髅兵所为。江庭猜测,方才的青白僵尸就是从这里面爬出来的。

    “嗤啦嗤啦”的声音传来,江庭眉头微皱,向前方看去,在他的左手边,一口棺材正在不断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挣扎。

    江庭想也不想,直接将棺材掀翻,“砰”的一声,棺材砸倒在地,溅起大片的灰尘。

    棺材盖与棺材分离,一只青白手掌伸了出来,江庭蹲在棺材旁边,冷眼观察着这只僵尸手掌。

    然后……他看见那只手又缩回去了!

    什么鬼!

    江庭傻眼,他没想到这僵尸竟然这么怂,无奈之下,他只好将棺材掀开,那只僵尸啸叫着试图逃离,却被江庭挥刀砍下了头颅。

    “我有这么可怕吗?”江庭摸了摸自己的脸,而后拿下了别在腰间的青铜面具,“应该是这张面具的原因。”

    “能让毫无灵智,仅有本能的僵尸避退,此物绝非凡品。”江庭作出了判断,他胸口处的青铜棺吊坠已经停止发光,重新沉寂下来。

    江庭伸手掰了一下青铜刀,青铜刀刃微微弯折,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继续发力的话,这柄青铜刀很有可能会当场断裂。

    “我现在的力量应该和文曦不相上下,但距离罗真还有一段距离。”

    江庭深吸一口气,他的觉醒是循序渐进的,哪怕躺着不动,江庭的体质也在不断提高之中,不知不觉间就赶上了文曦。

    但距离罗真那种武道宗师程度,还差上很远,先前与贾金堂狼狈为奸的刘震也是这一层次的人物,只不过同一境界中远逊于罗真。

    江庭推测,一旦自己能不借外力,单靠肉身做到“踏浪而行”,也算是突破到了这一境界。

    剩下的几口棺材也被他撬开,棺材的主人尸身大都腐朽,仅剩的一具古尸保存的还算完好,应该是灌了水银之类的东西。

    “这应该是墓主人的正妻了。”江庭点头,从她头上拔下一根青铜发钗,放在了上衣口袋里。

    “此地异动已被清除,多有叨扰,还请恕罪。”

    江庭将所有商周青铜器取走,又将棺材归位摆正,这才离开了西墓室。

    “文曦!许涛!你们能听到吗?!”

    东墓室门口,江庭大声喊道。

    “能!”文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所长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江庭开口,他拿起青铜刀,试探着将一块地砖撬起,“这里的地下没有夯土层,土质不算坚硬,你们从那边挖,我从这边挖,应该可以出去。”

    十分钟后,满身泥土的江庭从地下钻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用衣服兜成的包裹,里面满满当当地放着一堆青铜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