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第二十四章 宛若神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所长的手札里面记载,这此墓主人身份存疑,不过应该是汉代分封的某位诸侯后人……”

    “此人被称为宁候,宁候……哪个宁候?”江庭一边挂在棺椁上,一边皱眉思索起来,“武帝弄出来那么多侯爷,民间传说里也只是说他‘好古器’,根本无法判断出他的身份。”

    “算了,当务之急是把这棺椁弄开,等开了棺,把青铜器一拿,这位侯爷也是为我大汉发挥余热了。”

    江庭很是赞同自己的想法,不过也就是在这时,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即便在冬季的墓地里,自己身边的棺椁摸起来也是手感温凉,完全不像是汉代常见的石质棺椁,反倒像是一种木料。

    “咚,咚,咚咚……”

    接连敲了几下棺椁壁后,江庭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棺椁还真是木质的。

    “木制的就好办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只有一个人在墓室里,江庭的话多了起来,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抬起手肘,试图将棺椁盖撞下来。

    “等一下,为什么会是木头?”江庭灵觉敏锐,“此地阴沉潮湿,这木头棺椁在此地放了近两千年,那时候的防腐技术应该没那么好才对。”

    毕竟是学考古的,江庭心里很清楚,马王堆棺椁不腐是因为有白膏泥将墓穴填满封死,没封严实的地方,连随葬品都烂了。

    “两种可能。”江庭一边攀着棺椁,一边拿匕首往上扎,“一种是这棺椁是灵木。”

    “另一种可能则是,这棺椁里有某种青铜器,就像青铜小鼎一样,它所发出的某种秘力将棺椁保存下来!”

    “嘭”的一声,匕首破开木料,刺入棺椁之中,江庭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抬肘砸在了棺椁之上。

    “砰!砰!砰!”

    不管是哪种原因,这棺,他开定了!

    江庭一连打出数十下,每一下都将整个棺椁打得震颤,现在的他,力量之大可以将钢板砸弯!

    “轰!”

    数十根铁钉弯曲,棺椁盖横飞出去,撞在了墓室墙壁之上。

    “棺椁怎么还要钉钉子……”江庭看着棺椁盖飞出,下意识地吐槽道。

    未等他把话说完,咣铛一声,棺椁中有声音传来,江庭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身体降了下去。

    “嘭!”

    像是什么东西爆开,无数银亮小针从棺椁中飞出,向四面八方射去。

    江庭看向漫天溅射的“暴雨梨花针”,倒吸一口凉气,他感到头皮有些发麻,若非自己行事小心,只怕会着了它的道。

    “太阴险了,太阴险了……”

    江庭不断摇头:“古人诚不我欺,就是老想害我。”

    这棺椁中有机关,江庭可以确信,倘若有人站在棺椁面前开馆,定然会被射成刺猬。

    说不定这银针上还淬了毒。

    “以后开棺干脆把棺椁整个掀过来,这样也省事,什么机关都不怕了。”江庭话痨起来。

    “暴雨梨花针”的威力散去,江庭小心将掉落在自己身上银针抖落,伸出一只手试探着摸向了棺椁上沿。

    确认没有倒刺之类的东西后,江庭扳住棺椁,拔出匕首,手腕发力,在棺椁上掏起洞来。

    他必须仔细观察棺椁内部,将危险降到最小,万一自己翻进棺椁里面,结果触碰跷板,让自己的身体和里面的小棺材来了个亲密拥抱怎么办?

    尤其是这小棺材上再绑上什么淬了毒的利刃之类的东西。

    江庭惴惴不安,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古人。

    罗兵王送的匕首异常锋利,显然是某种特殊合金制成,说不定还掺了什么“神料”在里面,不一会儿江庭就在棺椁上挖出了一个大洞。

    透过大洞,江庭可以清楚地看到棺椁内的景象,棺椁内空间极大,一座水晶棺材静静地躺在棺椁中央,周围摆满了随葬品,都是些青铜器之类的物品。

    就在这时,江庭感到胸口一阵发凉,他低下头,却发现青铜棺吊坠微微震动起来,散发着道道清辉。

    江庭心中凛然,他很清楚,青铜棺吊坠极为不凡,曾经镇压许涛身上的“诅咒”,激发青铜小鼎的力量,就连自己身体的变化都是青铜棺吊坠的功劳。

    此刻,青铜棺吊坠出现反应,是说棺中有什么东西不成?

    “沓沓沓沓沓”

    急促的声响传来,江庭脊背发凉,一股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毫不犹豫,单手发力,猛然向上跃去!

    “砰!”

    “砰!”

    两道物体碰撞之声传来,江庭身体翻入棺椁内,双眼向自己挖出了大洞看去。

    一只青白色的手臂出现在那里,掏进了棺椁之中,五根手指枯瘦无比,指甲漆黑,足有十公分长。

    若非自己反应足够快,那条手臂已经得手了。

    “原来人死了以后,指甲真的会继续生长……”

    江庭紧张无比,心脏剧烈跳动,但在危急关头,他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种冷知识,如果这青白手臂的主人能听到江庭心中所想的话,只怕会满头问号。

    青白手臂快速抽离,未等江庭看清袭击者的模样,两只青白色手掌猛然出现在棺椁上方,一张狰狞的人脸出现在了江庭眼前。

    那是一张干瘪到极致的脸,皮肤灰白发青,失水的皮肤紧贴在脸上,两眼空洞,仿佛披了画皮的骨头一般。

    “僵尸……”

    江庭艰难从口中吐出两个字,而后挣扎着站了起来。

    青白僵尸猛然张嘴,露出一口黄褐色的尖牙,似在啸叫,向江庭扑来。

    生死关头,江庭陡然起身,操起棺椁中的青铜剑,迎向了青白僵尸。

    “嘭”的一声,青铜剑砸在青白僵尸脸上,将它那张皮包骨头的脸划烂,江庭手腕一震,青铜剑开裂,断作三截。

    “靠!”

    江庭心中大骂,这青铜剑十有八九是战国水平,和吴王夫差剑一个德行,虽然硬度高,但韧度太差,根本无法承受他的力量。

    不过也并非全无建树,青白僵尸皮肤破碎,额头处的骨头被砸得开裂,显然也受到了一定伤害。

    “灵气复苏,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江庭深吸一口气,心中大定。

    他是觉醒者!

    江庭心口处,青铜棺吊坠发光,一股温凉之感传遍全身,整个人都镇静下来,一把匕首被他右手持握,江庭左手抄起一把青铜大斧,悍然出手!

    “当!”

    厚重的青铜大斧砸落,打在青白僵尸肩头,将它从棺椁之上生生砸了下去!

    江庭深吸一口气,双脚发力,从棺椁上跳下,他已经观察过这间墓室,根本没有铁索吊石,江庭不需要担心任何机关暗器。

    “轰!”

    随着江庭的身体砸落,青铜大斧从天而降,厚重无比,如同一柄大锤一般,青白僵尸倒在地上,慌忙举手招架,两条手臂却被江庭生生砸断。

    青白僵尸张嘴,发出无声的啸叫,试图咬向江庭,江庭眼中寒芒一闪,一把匕首就被他捅进了青白僵尸的嘴里。

    “咔咔”几声,匕首翻动,在江庭的巨力下,青白僵尸的獠牙被悉数撬飞!

    “咔嚓!”

    青铜大斧落下,劈开青白僵尸的胸膛,直接将其开膛破肚,江庭手腕翻动,手中匕首落下,钉在了青白僵尸的眉心。

    不知是心脏被青铜大斧打碎,还是匕首钉穿眉心的原因,青白僵尸挣扎了几下,不再动弹,江庭松了口气,向后退去。

    几秒种后,江庭略一思索,又上前几步,将青白僵尸脑袋和四肢砸得粉碎,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被削成了“僵尸棍”的对手,江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沓沓沓沓沓……”

    “沓沓沓沓沓……”

    “沓沓沓沓沓……”

    “……”

    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江庭第一时间向身后的棺椁看去,如果里面躺着的老粽子敢起尸的话,他不介意用物理方法让对方重新躺下。

    虽然作为考古学家,他尊重墓主人及其家眷,但问题在于,墓主人变成僵尸袭击自己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不过声音似乎是从墓主人夫人房间里传出来的。

    数个呼吸后,他看到数十名身穿铠甲的骷髅兵,从西墓室冲了出来!

    “陪葬都要带着刀兵,你夫人是孙尚香吗?!”

    江庭心中吐槽,双脚发力,身体跃起,重新翻入棺椁之中,一把厚实的青铜长刀,被他抽出,江庭毫不犹豫,径直跳了下去。

    他的实力在变强!

    方才青白僵尸偷袭自己的时候,直到对方进了东墓室,江庭才有所察觉,而现在,他可以听到骷髅兵在西墓室的脚步声。

    掌握了超凡力量的人类,可以硬撼鬼神!

    江庭无惧,青铜棺吊坠发光,一道道温凉之意传来,江庭一手持刀,一手持斧,冲了上去!

    “当!”

    青铜刀斩落,被一名骷髅兵挥刀挡下,它们身上似乎仍然有生前的战斗本能,江庭挥动青铜大斧,砸在了那名骷髅兵心口,将那里打得塌陷下去。

    “锵”

    一名骷髅兵长刀出鞘,站向江庭,江庭灵觉敏锐,回身一斧震开,而后手中长刀递出,捅进了骷髅兵的胸口。

    “咔嚓”

    江庭手臂发力,将骷髅兵身体刺穿,多出的那一截青铜刀则是插进了另一名骷髅兵体内。

    破空之声传来,江庭身体横移出去,抬手挡下了一杆大枪,他手臂发力,将偷袭他的那名骷髅兵拽了过来,而后一斧头砸塌了后者的肩膀。

    “借枪一用!”

    江庭挥动大斧,砍爆了骷髅枪兵的脑袋,将那杆大枪连同一条骷髅手臂扯了下来。

    “砰!”

    长枪被江庭挥动,如同一根棍子一般,抽飞了一名持刀骷髅兵的脑袋,然后把一名持剑骷髅兵捅了个对穿。

    江庭越战越勇,只感到浑身酣畅淋漓,口鼻间有白色雾气升腾,青铜棺吊坠亮起,空气中有点点微光被它引入江庭体内。

    “嘭!”

    江庭抬脚将一名骷髅兵踢爆,而后转身一拳打穿了另一名敌人的头颅。

    数分钟后,所有骷髅倒下,江庭站在一堆骸骨之中,宛若神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