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所长你个戏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以说,不列颠危在旦夕,埃尔西先生所在的家族也不占优势,但对于江家来说,九州灵气复苏缓慢,我们所拥有的资源足以应对灵气复苏初期了。”江庭“坦然”道。

    “而且,江家愿意为埃尔西先生所属家族提供一些便利,虽然江家并非一家独大,我们能拿出的东西还很有限,但愿意和江家结成盟友的势力可是不少……”

    “你要什么条件?”埃尔西沉默片刻,咬牙道,江庭所言非虚,若非走投无路,埃尔西家族也不会想去九州发展。

    见埃尔西上钩,江庭心中一喜,面上却是不变:“实不相瞒,江家目前需要的东西确实不多……嗯,埃尔西先生的家族可有能拿出的,较为成熟的技术吗?或许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展开合作。”

    埃尔西犹豫片刻,事实上,与埃尔西家族合作的实验室内的确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他并不想将其拿出与江庭合作。

    “如果能在九州展开合作的话,如果有研究需要,江家可以为你们争取一定的采矿权,毕竟这样也有个名头。”江庭脸上很是“诚恳”。

    “抱歉,江先生,有些技术不是埃尔西家族独有的,我们没法和第三方展开合作。”思考片刻后,埃尔西一脸“歉意”道。

    老狐狸没上钩,江庭脸上露出遗憾之色,不过他也清楚,想要从这些资本大亨手中骗取技术简直难如登天,所以江庭只是随口一提,他真正的目的,并不在埃尔西家族的科研成果上。

    “既然这样,埃尔西先生的家族中可有青铜器之类的收藏品?”江庭一副举起不定的样子,“江家的领导者是我父亲,他是个痴迷于青铜器之人,如果埃尔西先生能够送他几件青铜器的话,事情或许有转机。”

    埃尔西沉默片刻,江庭又开口道:“实际上,我很希望埃尔西家族能与我们合作,因为我在家族内部也有很多竞争对手。如果我能为江家找到一个可靠的盟友的话,我在江家的地位会水涨船高,日后很有可能会继承江家。”

    江庭煞有介事,表情十分真挚,他“暗示”得很清楚——如果自己继承江家的话,日后自然少不了埃尔西的好处,他与埃尔西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这也是为了增加埃尔西的信任,让对方以为两人之间有利益相关,从而降低对江庭的警惕。

    “埃尔西家族确实藏有青铜器,既然江先生的父亲喜欢,我愿意代表埃尔西家族将青铜器赠予江家,以彰显我们的友谊。”埃尔西下定决心,正色道。

    “好,回国后就等待埃尔西先生的好消息了。”江庭取出一瓶红酒,斟入切割水晶制作的高脚杯之中,“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埃尔西也松了口气,与江庭碰杯。

    “等一下,埃尔西先生。”就在埃尔西即将离开房间之前,江庭叫住了他。

    “埃尔西先生手中可是有一块刻有楔形文字的泥板?”江庭开口问道,“我对这些人类文明素来有兴趣,埃尔西先生可否将其借我观瞻一番?”

    埃尔西犹豫片刻,答应了江庭的请求,将自己花了三千二百万美金拍下的泥板送到了江庭的房间内。

    反正就给对方看一会儿,又不会丢。

    “文曦,你说这房间里提供的红酒不会收费吧?”埃尔西离开后,江庭盯着桌上剩的大半瓶红酒,面露思索之色。

    “,r……”文曦面色茫然,机械地翻译道。

    江庭:“……”

    “不会坏了吧?”江庭面露担忧之色,“文曦,文曦!醒醒!”说着,江庭伸手晃了晃文曦的身子。

    “嗯?……所长?”文曦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小脸尽是迷茫,看得江庭心中生出一抹愧疚。

    “所长,我饿……”文曦深吸一口气,艰难开口,脸色有些微红。

    江庭点头,虽然离开九州之前,江庭曾带着文曦与许涛二人,在先秦研究所名下的自助餐厅大吃了一顿,但五天时间过去,文曦体内的能量也该消耗的差不多了。

    “别担心,出发前我早有准备。”江庭微微一笑,从天枢管理处配发的行李箱内取出了两个银制小瓶,分别递给了文曦和许涛二人。

    “来之前我专门找罗兵王要的,他手里的好东西可不少。”江庭咂咂嘴,“这是万灵科学院弄出来的黑科技,里面是某种高浓缩的提取液,和神话传说中的辟谷丹有些相似。”

    “这么精致的瓶子吗?”

    许涛看着自己手中巴掌大的小瓶,露出惊讶的神情,小瓶由某种金属制成,瓶身和瓶盖密封铸在一起,匀称光滑,充满着科技的美感。

    文曦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拧断了瓶盖,将瓶中的液体倒进了口中。

    “等……”江庭出言提醒,可惜为时已晚,文曦死命捂住嘴巴,惊恐的眼中隐隐有泪花闪烁。

    “我问过罗兵王了,万灵科学院设计这东西的时候一切以能量最大化为追求,所以辟谷液的味道不太好,可能会非常苦……”江庭沉默片刻,“毕竟他们又不喝这东西。”

    “呜呜,呜呜呜……”

    (“所长,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文曦苦得脸都绿了,江庭于心不忍:“要不你吐了吧,我这里还有一瓶……”

    文曦拼命摇头,将那一瓶浓缩液咽了下去。

    这浓缩液这么贵,绝对不能浪费了。

    “所长,我不饿……”许涛弱弱地说道。

    “喝!给我喝!一滴都不许剩!”江庭瞪眼,“你体质特殊,现在正是觉醒的关键时期,必须保证能量的充足供应。”

    许涛哭丧着脸咽下了那一瓶浓缩液,他感觉自己舌头发麻,今后几天之内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味觉了。

    又过了一会儿,江庭的房门被敲响,几人迅速收起银制小瓶,许涛和文曦脸上强行挤出笑容,向门口看去。

    江庭开门,来者却是叶道玄,他身边的那个管家没有跟来,他是自己推着轮椅前来造访的。

    江庭冲叶道玄微微一笑,想要帮他把轮椅推进来,却被后者摆手拒绝了,叶道玄双手推动轮椅,自己“走”了进来。

    “叶兄深夜造访,所谓何事?”江庭面露微笑,重新开了一瓶红酒,给叶道玄斟上。

    “自然是想和江兄谈谈合作的事。”叶道玄左手转动,红色的酒液在杯中流转,脸上满是笑意。

    “叶兄所言极是。”江庭点头,一边把那块泥板放在小鼎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叶道玄聊着。

    和埃尔西不同,叶道玄所属的凡叶生物制药已经在魔都站稳脚跟,江庭必须区别对待。

    事实上,之所以江庭的伪装能不被一众资本大亨识破,除却他自身的素质与演技外,关键之处还在于天枢管理处的能力,调动大量人力物力构建出的谎言,即便是那些巨鳄寡头们也很难识破。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境外势力无法介入九州,现在又身处奥菲利亚号邮轮上的资本家们根本不能判定真假。而叶家却已经在九州站稳脚跟,以他们力量,从蛛丝马迹中判断出“九州江家”的谎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江庭估计,不出半年,叶家就能识破他的伪装,所以先秦研究所和叶家摊牌是迟早的事。

    但在此之前,江庭还是决定能骗一会儿是一会儿。

    “方才埃尔西来过这里了。”江庭看向叶道玄,开口说道。

    “江兄既已透露出口风,他们自然如蝇逐臭,蜂拥而至……这也在情理之中。”叶道玄微微一笑道。

    江庭:“……”

    如蝇逐臭这个词……我怎么听都像是你在骂我。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江兄为何要告诉我这件事。”叶道玄停顿一下,补充道。

    “大概是因为信任吧。”江庭叹了口气,脸上尽是疲惫之色,仿佛被迫背负着很多无法卸下的东西一般,“江家想要找到一个靠得住又不会背叛的盟友,太难了。”

    文曦傻眼,就连许涛也呆呆地看着江庭,如果不是知道江庭的底细,连他们都要相信有这么一个“江家”了。

    “我是江家唯一的继承人,其实我不喜欢这些的,但没有办法,江家小辈之中也只有我有能力守住家业。”江庭脸上充满了无奈,“曦曦是女儿身,他又太小,能力不够,最后也只能由我接老爷子的班。”

    叶道玄点头,他很理解这些世家的状况。虽然现在追求男女平等,但很多在很多家族中,威望极高的老人们仍然有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即便是八九十岁老婆子,哪怕同为女性,她们也不会让一个女人执掌家族。

    而这些老头子老婆子们,则是影响由谁来继承家族的关键力量,只要他们不死不糊涂,家族继承人的选定就要受到他们的影响。

    “我也不想继承江家,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更愿意当个考古学家,每天和一堆陶罐待着一起,又或者守在青灯古佛旁,安静地翻看着记载了九州盛衰荣辱的古籍……”江庭眼中流露出向往之情,脸上却是一副无奈之下,求之不得的神情。

    “我真的不想继承江家啊。”江庭再度叹气,抿了一口苦涩的红酒,看向叶道玄,“可惜生在这种门第之中,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叶兄真是令人羡慕……”

    看他的样子,仿佛真有一个“江家”要让他继承一般。

    所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戏精!

    就连在江庭身边的文曦差点都信了,许涛更是向文曦递去了一个问询的神情,他对江庭了解实在太少,许涛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所长是不是真有个家族要去继承。

    叶道玄也跟着江庭叹气起来,眼中流露出深刻的同情与悲悯。因为身体不便,加上父亲正值春秋鼎盛之年,他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想要做的事,和江庭相比,他实在幸运太多了。

    “江兄不要说了,我都懂。”叶道玄眼角有泪花出现,出言宽慰道。在他看来,江庭这种无法按自己的兴趣做事,只能被迫继承亿万家产的人实在是太可怜了。

    “还是叶兄懂我。”江庭抽了一下鼻子,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一副真情流露的样子。

    “话说,所长不会真有万贯家财要去继承吧?”文曦有些不确定起来,“难道他是因为追求自由和梦想,才会加入先秦研究所的?”

    “但是既然接过了江家的大旗,我就必须要负好责任,决不能让江家毁在我手里。”江庭正色道,“蓝星灵气复苏,动荡在即,若是没有一个可靠的盟友,江家的发展将会困难许多。”

    “叶兄,我想你们叶家也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吧?”江庭目光灼灼,“我们联手,在灵气复苏的蓝星上,生存下去!”

    “好!”

    叶道玄大为触动,斩钉截铁道。

    江庭自信,在他方才的“倾诉”中,除去“九州江家”是假的之外,其它的都是真的,至于为什么要以江家的名义和叶家谈合作,也是出于九州的利益而考虑。

    蓝星灵气复苏在即,在这场远超工业革命的变化中,九州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在整个蓝星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叶家说到底还是个商业世家,常年在国外经营,根本没有和九州官方正面合作的勇气——即便哪怕这种合作百利而无一害。

    所以,现在的江庭只能温水煮青蛙,将先秦研究所包装成“九州江家”,降低叶家的戒备,等到叶家发现之时,生米也已经煮成熟饭,两者只能继续合作下去。

    “抱歉,我骗了你。”江庭端起酒杯,心中有那么零点零一秒愧疚,但很快就消逝了,因为江庭可以保证,叶家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获得百十倍的利益,他们缺少的只是抓住机会的勇气。

    “干杯。”叶道玄爽朗一笑,杯中的液体摇晃,与江庭碰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