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橄榄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累死我了。”

    江庭回到房间,把身上价值几十万九州币的西服一脱,随意地丢在沙发上,而后整个身体都瘫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所长……”文曦看着把头埋在被子里,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江庭,一阵无言,她的房间就在江庭隔壁,因而并没有急着回去。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挺可怕的。”江庭摇了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他的身上的衬衫背部被汗水打湿,直到现在还没有干透。

    “待会估计会有人到访我这里。”江庭皱了皱眉,“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许涛把青铜小鼎留在这里,如果有情况我会叫你们。”

    “是,所长!”许涛迅速回答道,经历了拍卖会的场面后,他的心性改变了很多,比往常自信了不少。

    文曦点了点头,拍卖会时间不短,她也有些困倦了,文曦把江庭的那件西装理好摆正,而后和许涛一同离开了房间。

    一个小时后。

    敲门声传来,刚刚洗漱完毕的江庭穿着睡袍,起身打开了房门,一名身材微胖,西装板正考究的不列颠老男子出现在了江庭面前。

    “,rr。%@¥!@¥%@%……”

    江庭:“……”

    ???

    不列颠老头一口标准牛津腔让江庭再度体会到了被口语支配的恐惧,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在这种地方,如果离了文曦他将寸步难行。

    除了开头之外,这老头说的啥江庭愣是一句话没听懂。

    “rr!”江庭用标准的美式英语粗暴地道了个歉,而后离开了房间,向隔壁走去,走之前他还仔细看了那座青铜小鼎一眼,防止被这个老头给偷换了。

    数分钟后,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围着浴巾的文曦站在门后,一股淡淡的香气渗入江庭的鼻腔。

    沐浴后的文曦脸红扑扑的,未干的水渍顺着她的肩头滑落至浴巾上,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透明的水痕,一双修长玉腿若隐若现,身前隆起处露出小片葱白,很是诱人。

    开门一瞬间,江庭也就看到这么多吧,他沉默片刻,开口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提防的,整座船上没人能打得过你……”

    文曦:“……”

    所长,你这样的人在外面很容易被打的。

    在江庭交代来意后,文曦很懂事地穿好了衣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跟在了江庭身后,明明只是第二次加班,但她熟练的样子令人心疼。

    江庭没有注意到文曦幽怨的眼神,他一直关注着不列颠老头的动静,在确认对方没有进房门,也没有套个绳子把青铜小鼎弄走后,江庭才放下心来。

    同时,江庭顺便也叫上了许涛,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也便于应付。

    “我东方的朋友,你好,我叫埃尔西·奥雷斯卡……”

    不列颠老头面带微笑,始终保持风度,文曦眉头微皱,尽力将他说的话翻译过来。

    “你好,我叫江庭。”江庭保持平静,与埃尔西握手,与之前相比,江庭明显感到自己的气场强了不少。

    登上游轮之前,江庭自然是备过课的,虽然天枢管理处也得不到全部游的资料,但幸运的是,这个叫埃尔西的人不在此例。

    能掌握这个埃尔西的背景资料,他已经占得先机。

    “俗话说,多条朋友多条路……”埃尔西很是诚恳,江庭有些无言,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不列颠谚语翻译过来能是这个意思,但看着文曦眉头紧锁的样子,江庭心中只能叹了口气。

    “我到你这里来,这次的造访是为了同江家合作的,我们,埃尔西家族拥有雄厚的财力与人脉网络,如果我们两方能联手的话,无疑对各自都有好处。”埃尔西试探着问道,“如果江庭先生告知我一些关于九州的信息,我想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更紧密些。”

    虽然文曦已经很努力了,但她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因此翻译过来的话有些不太通顺,但江庭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个名叫埃尔西的老头把他江庭当成了九州上层贵族,自己放出去的风声打动了埃尔西,埃尔西是想在这场根本不存在的动荡开始前,掌握更多信息,占据有利地位。

    对于自己身份层面的问题,江庭相信天枢管理处是有过准备的,很多埃尔西打探到的消息,都是天枢管理处故意放出来的。

    “埃尔西先生说笑了。”江庭开怀大笑,“整个九州上下一心,稳若磐石,龙骧帝国同气连枝,和衷共济,根基无比深厚,怎么会有动荡呢?”

    然后他就看见文曦被这四个成语逼得脸都黑了……

    “是,江庭先生说的是,龙骧帝国怎么会有动荡呢?”埃尔西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九州人的忌讳……那么江庭先生,你对于九州神的黎明该怎么看呢?”

    “神的黎明?”江庭一愣,旋即回过神来,“诸神黎明!”

    这个老头也知道灵气复苏!

    江庭心思流转,笑而不语,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埃尔西·奥雷斯卡,一股无形的气场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如果在一个房间里,里面有皇帝,贵族,士兵,商人以及一名传教士,那么谁是这里真正的主宰呢?

    当然是那名士兵,因为他有开枪射杀任何人的能力。

    现在,在这个房间里,江庭就是那名士兵!

    资本大亨们带来的压迫感在这一刻完全消失,江庭完全适应了那股压力,此刻的他无比冷静,从容不迫地看向埃尔西。

    埃尔西眉头微皱,他明显地感觉到,在提出“诸神黎明”后,江庭身上的气质陡然变化,似乎可以掌控一切。

    埃尔西提到了灵气复苏,作为不列颠的资本大亨,他自然能掌握很多常人无法触及的信息,此刻向江庭提及此事,显然是将江庭当做了自己的同类。

    “天枢管理处的人做事滴水不漏。”江庭暗暗赞叹了一句。他有把握相信,在刚才的一个小时内,眼前的埃尔西已经和不列颠国内取得了联系,并用最短的时间确定了自己的身份——九州某大势力继承人。

    “你什么意思?”

    过了许久,江庭才对埃尔西的话做出了回应,他眉头皱起,面色有几分严肃,文曦纠结了很久,才用自己认为恰当的方式将这句话翻译过去。

    “你们九州人就是喜欢遮遮掩掩。”埃尔西摇头道,“江庭先生应该很清楚,和埃尔西家族合作,对你们好处极多。”

    “埃尔西家族拥有雄厚的资金和极大的社会声望,我们与蓝星多所顶尖大学的实验室均有合作,在诸神降临之日到来前,这些东西能够让埃尔西家族快人一步。”埃尔西终究是资本大亨,他很快就从江庭的气场中挣脱出来,掌握了主动。

    “一周前我的孩子曾经造访过九州,那里没有神明的庇护,落后于蓝星其它地方,甚至就连热带大陆都有所不如,如果你们江家不向外界寻求支持的话,根本撑不到诸神之黎明的到来。”埃尔西摊开双手,神情很是笃定。

    “埃尔西先生所说的确有些道理。”江庭点头,目前九州灵气复苏程度确实要低于蓝星平均水平,“只是不知道埃尔西家族能帮助江家什么,又想要从九州获得些什么呢?”

    江庭神色平静,他决定再观察观察,同为利益至上的资本家,埃尔西的态度很有可能代表了其他资本大亨的想法。

    至于所谓的“合作”自然是不可能的,灵气复苏的关键时刻,整个九州容不得半点境外势力的染指,只能牢牢控制在九州人手中!

    “我们可以帮助江家,让你们在这场诸神黎明带来的动荡中屹立不倒,甚至更上一层楼,拥有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埃尔西露出自信的笑容,他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会拒绝自己。

    “作为回报,埃尔西家族在九州应该获得一些便利,诸如被神灵赐福的矿产开采权,又或者能有一块让我们的员工歇脚的封地。”埃尔西很随意,仿佛在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果然。”江庭怒意上涌,他低下头,将眼中的杀意隐藏起来,“境外势力贼心不死,一百多年过去了,他们还以为九州和当年一样吗!”

    “埃尔西先生恐怕隐藏了什么吧?”江庭面色如常,将心中的怒火完全压制下来,“我觉得江家有必要了解一下盟友的情况,以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埃尔西面色微变,江庭不紧不慢道:“灵气复苏在即,埃尔西家族可是想要未雨绸缪?”

    “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一向是埃尔西家族的准则。”埃尔西看起来很是随意,“我们必须规避诸神降临之时的风险。”

    “看来埃尔西先生还是不想如实相告。”江庭摇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看来我们是无法达成同盟了。”

    “江!你这是什么意思?!”埃尔西脸色微变,连说话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埃尔西家族的现状根本没有你形容的那么好吧?”江庭眼中精芒吐露,“你来九州是为了替埃尔西家族寻找出路的!”

    “我虽然人在九州,但对于各洲现状清楚得很,西欧罗巴洲现在才是各大势力盘根错节,争夺最激烈的地方!”

    “五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四十四个国家,不知多少金融巨鳄,资本寡头,商业大亨在其中伺机而动,还有来自其它大洲的势力想要分一杯羹,埃尔西家族能有多少把握?”江庭眼神冰冷,看向埃尔西。

    “你什么意思?”埃尔西眉头一皱,反问道。

    “这次的灵气复苏,最为关键的一环在资源上!”江庭洞若观火,“无数矿藏资源发生了变化,谁能在灵气复苏的初期占有这些资源,谁就能抢占先机。”

    江庭并非危言耸听,举个例子,中东为何战乱不休?一半以上的原因要归咎于石油资源上,谁能掌握石油,谁就能掌握蓝星命脉,这不是一句空话。

    迄今为止,蓝星各国的石油储备至少要达到九十天以上,这是为了保证国家能源安全,即便被对手切断石油供给,也能保证国家工业正常运行。

    如果出现了比石油更高能,使用领域更广泛,储量更大的能源呢?

    任何势力都会为之眼红吧?

    “埃尔西家族虽然是多元经营,其资本涉及各领域,但你们在能源领域并不占优势。”江庭思路越说越清晰,“矿产领域一向不是埃尔西家族的经营强项,在西欧罗巴洲,此领域早有其它资本大亨牢牢把持,我说的不错吧?”

    埃尔西脸色大变,江庭手中掌握有天枢管理处提供的资料,埃尔西家族在各投资领域的支出占比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不列颠矿产资源丰富,在整个西欧罗巴洲都极为出名,各路资本早已虎视眈眈,为争夺灵气复苏后的资源,就是发生什么大规模冲突也不是不可能。”江庭盯着埃尔西的眼睛,“埃尔西先生以为,如果真的发生了战争……那个被你们抛弃了的联盟会出手相助吗?”

    埃尔西额头上有冷汗渗出:“不会的,西欧罗巴洲是一个整体,它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你错了。”江庭无情地否定了埃尔西的臆想,“它们不会帮忙的。”

    “灵气复苏带来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我可以肯定,它所带来的影响要超过三次工业革命的总和!”江庭斩钉截铁,“三次工业革命中,每一个发起者都将成为蓝星的中心,这次的灵气复苏还要犹有过之!”

    “灵气复苏不是建立在昔日的工业革命基础上的,在这场灵气复苏面前,任何国家间差距的乎为零!”

    “每个势力都相信,稍加追赶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成为蓝星的领导者,你觉得它们还有救不列颠的必要吗?”

    江庭开口,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埃尔西面色惨白,如遭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