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林伽相湿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到那群可以称为“寡头”的资本大亨的压力,江庭本以为自己能莽过去,可真到面临这些人的时候,他才能感受到对方那种掌握一切的气场有多可怕。

    他们所掌握着巨大的财富与势力,跺跺脚一些小国都要抖三抖,站在这一群大亨面前,还被几十把包围着,江庭能神色如常地演完一出戏,已经难能可贵。

    有些东西,不是两世为人就能解决的,毕竟前世的他,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不曾经历过这种事。

    “还好我背后有整个九州。”江庭缓缓睁开双眼,眼神变得清明而坚定。

    这次拍卖的青花瓷是一件孔雀牡丹梅瓶,约四十五公分高,江庭目力过人,发现此罐釉质温润泛青,胎质看起来很是厚重坚质,布局疏朗,层次分明,显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宝。

    他心中微微叹气,哪怕有心为九州夺回这一珍宝,目前也无能为力,好钢用在刀刃上,这些钱是为了买青铜器的。

    梅瓶主体纹饰位缠枝牡丹纹,牡丹花开正浓,研美饱满,俯仰有致,枝蔓舒展轻盈,布局疏朗清新,笔意酣畅洒脱,与元代青花的繁密风格大不相同,显得十分清雅可人。

    元青花在整个蓝星都享有盛誉,竞价很是激烈,最后这件梅瓶以四百六十万美金的价格被拍走,买家是不列颠雾都的一名资本大亨。

    越向后,拍卖品的价格越高,接连几件拍卖品后,江庭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是第一件重头戏——一尊三足兽面纹青铜鼎。

    眼前的兽面纹青铜鼎三足两耳,约有二十余公分高,口径约有十五六厘米,很是小巧。

    小鼎两耳立起,微微有些向外倾斜,内侧有窃曲纹,外饰有空心联珠纹,腹部文有一圈窃曲纹,做工很是精细。小鼎整体以饕餮纹为主,但江庭在其上发现有夔龙纹和凤鸟纹环绕,器颈部还有云雷纹做装饰,小鼎底部为圆形,兽蹄足上端有浮雕状夔龙纹,显示出了当时工匠们的高超技艺。

    “从小鼎的造型风格来看,这件三足两耳鼎应该属于周代中早期。”江庭有了初步判断,他本就主修商周考古,很容易便看出了小鼎的年代。

    “造型小巧玲珑,这应该是一件‘羞鼎’。”江庭点了点头,所谓“羞鼎”,也叫“陪鼎”,即用于盛放正菜之外的加菜的鼎,通常是用于盛放作料,这种鼎在左传和仪礼之中都有记载。

    除却陪鼎之外,还有镬鼎和升鼎。镬鼎体型巨大,多无盖,用于煮牲肉,九州出土的最大的镬鼎可以将一头牛完全装进去。

    升鼎也称正鼎,是用于盛放从镬鼎中取出的熟肉的器具,大小介于镬鼎和陪鼎之间,以鄂省博物馆馆藏的东周铜升鼎最为有名。

    “陪鼎好啊,陪鼎好拿不沉,不然又要累着文曦了。”江庭处处为先秦研究所的研究员们考虑,“还是让许涛拎着吧,也算是锻炼锻炼这小子。”

    “来自东方的青铜鼎,起拍价一千七百万美金,每次加价十万美金。”老管家命人托起放置小鼎的铁盘,开口介绍道。

    江庭深吸一口气,他有些担心自己带来的钱够不够。

    那张密码为“022059”的九州邮政储蓄银行的卡里共有十亿九州币,被江庭悉数兑换成了美金,存进了另一张卡里。十亿九州币听起来很多,但对于青铜器拍卖而言,还真不算了什么。

    商晚期饕餮纹方尊,2.574亿元成交。

    商晚期饕餮纹方罍,2.342亿元成交。

    西周青铜兮甲盘,2.1275亿元成交。

    商晚期青铜饕餮纹瓿,1.877亿元成交。

    商晚期青铜羊觥,1.877亿元成交。

    ……

    江庭回忆起近几年青铜器的拍卖纪录来,仅前五名加起来,其价值就超过了十亿九州币。

    也就是说,先秦研究所这十亿专项经费,也就只能买五件青铜器。

    “这件青铜器,我必须拿下。”江庭咬牙,抬手竞价。

    “一千七百万美金。”江庭手很稳,声音很平静。

    场中一片安静。

    船王坐在下方,蓝灰色的眼珠扫过在场每一个人,眼中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一千七百万美金一次,一千七百万美金两次,一千七百万美金三次!成交!”老管家微笑,重重敲下了手中的橡木槌。

    没有一个人和江庭争夺。

    “为什么会这样?”

    江庭一头雾水,他很清楚九州青铜器对这些国际买家的吸引力,“为什么没人跟我竞价?”

    “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唬住他们了?”江庭面色古怪,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难不成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是故意卖我面子?”

    “是了。”江庭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我透露出九州动荡在即,江家需要盟友的消息,这些资本大亨们嗅到利益的气味,自然一拥而上,向所谓的江家示好。”

    “少买一件青铜器,连一分钱都不用出,就可以换来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家族好感,这种无本万利的事情也是这些人喜欢做的。”

    江庭十分冷静,他不会承这些投机者和潜在的敌人的人情,“在他们看来,和我竞拍就是和江家作对,这显然影响他们日后在九州攫取利益,这才是这些资本大亨不愿和我竞拍的根本原因!”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替研究所省钱了。”按照江庭原本的估计,这件青铜小鼎至少要五千万美金才能拿下,但自己方才的表现省下了三分之二的预算,江庭颇为高兴。

    很快,场下又进行了几次拍卖,一块号称玛雅石刻的东西被一名北美大亨以两千九百万美金的价格拍走;而一块埋藏在珠峰脚下的岩峰中,足有一人高的天然玉石则是被长岗半太郎拍走,成交价三千六百万美金,也是目前场上的最高的成交价。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那名来自香江的唐装老者拍到了一尊唐三彩,一名普鲁士资本大亨则是拿下了一张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其成交价均在三千万美金以上。

    “下面这件拍卖品来自天竺,是一件极具当地特色的木雕,也是我们此次要拍卖的最后一件藏品。”老管家开口介绍,他手中托着一件黑色木雕,上面生有墨绿色青苔,却依然没有腐坏的痕迹。

    作为压轴的拍卖品,这件木雕当然非比寻常,江庭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件湿婆雕像。

    湿婆是天竺教三相神之一,乃是毁灭之神,其前身鲁陀罗却具有创造与破坏的双重力量。

    湿婆作为全知全能的代表者自然不止一个状态,祂可男可女,可阴可阳,又有林伽相,超人相,温柔相等诸多法相,变化极多。

    江庭观察,此湿婆木雕高约二十厘米,通体黝黑,有点点苔藓的痕迹生于雕像各处。

    其面生三眼,体生四臂,上左手握三股叉,上右手持一神螺,下左手托水罐,下右手则是拿着一张小鼓,气势逼人。

    雕像中的湿婆身穿兽皮,头顶新月,发呈犄角,一条长蛇缠绕在脖颈处,充满着野性的美感。

    但这都不是重点。

    江庭向湿婆雕像身下看去,在祂的左腿右侧和右腿左侧之间的地方,一块无棱的长方体状木块出现在那里,突兀却不多余。

    “果然,这是个林伽相湿婆。”江庭脸皮抽了一下,忍不出吐槽道,“这玩意儿才是湿婆的根本。”

    当然,也是蓝星一半以上人口的根本。

    “哥,什么是林伽?”文曦好奇,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能大能小,能变能化,无限之容器,无形之形式,乃是趋势洞察力跨向无形的有形之物。”江庭深吸一口气,面色很是严肃。

    “用其精神来解释,就是自然本源,物质真实,既是变化的事物,亦为因果的主体,它让我们感受真实,激励人类进步,促使生灵成长。”江庭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哦。”文曦点了点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她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不足,以及和所长的差距。

    要不,回去问问同样研究考古的老爹?

    叶道玄没有关注江庭这边,他两眼死死盯住湿婆木雕的大腿根部,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叶兄,你想拿下这座木雕?”江庭观察力敏锐,很快就注意到了叶道玄的神情。

    “不错。”叶道玄没有隐瞒,“我这次代表凡叶生物前来此地,为的就是这座木雕!”

    江庭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灵气复苏的背景,生苔不腐的木雕,觉醒者叶道玄,生物研究领域的翘楚凡叶生物制药……

    以江庭的洞察力,不难从中推断出什么来。

    “那座湿婆木雕制作方式或许一半,但它的木料绝非凡品,能引起凡叶生物这种巨头关注,这块木头应该另有奥秘。”江庭猜测,这座湿婆的木雕应该是块“灵木”,而且从外观来看,早在灵气复苏之前,这块木料就已经是一块灵木了。

    江庭头疼,这种宝贝他也想要,但是叶道玄与他同为九州人,方才还对他给予过帮助,从刚才的接触来看,叶道玄为人不错,横刀夺爱亦或杀人夺宝的事……他实在做不出来。

    “毕竟叶家已经在魔都站稳脚跟,怎么着也是九州国内企业,而且来之前罗兵王嘱咐过我,这次先秦研究所是来做正经生意的……”江庭暗暗点头,向叶道玄看去,眼中很是亲切。

    “……江兄?”叶道玄被他看得脊背发麻,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江庭露出和蔼的笑容,“这座湿婆雕像起拍价多少?”

    “两千万美金。”叶道玄开口道,“怎么,江兄对这座雕像也有兴趣?”

    江庭摇了摇头:“我家老爷子只对九州的东西感兴趣,就不夺人所爱了。只是叶兄,你们凡叶生物制药这次的预算是多少?”

    叶道玄犹豫片刻,伏在江庭耳边,压低声音道:“七千万美金,但我没自信拿下它,除去凡叶生物之外,场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为了这尊木雕而来的。”

    “叶兄,你可以这样……”江庭略一思索,凑在叶道玄的耳边说了几句。

    叶道玄若有所思,虽然脸上还有不确信的神情,但叶家近期资金周转不开,能用在拍卖上的金额也只有这么多,叶道玄只能姑且一试。

    “起拍价两千万美金,每次加价三十万!”老管家将湿婆木雕放在展台上,向众人开口道。

    “两千万!”长岗半太郎开口竞价,脸上满是自信。

    “四千万!”话音刚落,叶道玄抬手竞拍,声音无比洪亮。

    场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长岗半太郎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次性加价两千万美金?开玩笑的吧?!!

    凡叶生物疯了不成?!!那个叶道玄怎么加这么高的价?!!

    长中资本大亨们虽然家财万贯,但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因此用的时候更加谨慎,像叶道玄一次性加价两千万美金的行为,他们是做不来的。

    老管家老神在在,开始落槌喊价,直到他喊道“四千万两次”的时候,才有人反应过来。

    “四千一百万!”

    开口的是一名北美石油大亨,在中东拥有大量油田,只不过他的声音要比叶道玄小上不少。

    “七千万!”

    叶道玄面色不变,径直加价,把湿婆木雕的价格直接提到了七千万美金,这也是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对于座湿婆木雕,凡叶生物制药是势在必得啊。”长岗半太郎深吸一口气,“那个叶道玄是个冲动的小辈,他们应该有充足的资金准备,不能撄锋。”

    拍卖会场再度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推测,以凡叶生物制药的财力,他们到底准备了多少拍卖资金。

    “七千万一次,七千万两次,七千万三次!成交!”

    老管家落槌,结束了这场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