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叶道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沙发的摆放看似随意,却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仿佛每一个位置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忽然之间,江庭发现,自己与临近沙发相隔了两米宽的距离,似乎是为了什么东西专门留下来的。

    片刻后,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门口,老者年龄约有六十岁左右,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他身体看起来很硬朗,脸上挂着礼貌性的笑容,推着一张轮椅走了进来。

    轮椅停在了江庭身边,上面坐着一名青年男子,男子年龄约有二十四五岁,身穿一件考究的深蓝色西装,面色平静淡然。

    青年男子与老者都是东方面孔,不过江庭一时间并不能判断出对方是不是九州人,江庭旁边的空位正是为二人所留。

    又过了片刻,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走了进来,老者形体富态,提着拐杖,正在给身边的年轻人训诫着什么。

    老者说的是九州越语,江庭能够听懂个大概,那个年轻人是他儿子,老者意思就是要年轻人长长见识,多学习学习,日后也好接过家里的生意。

    “还是这老头精明。”江庭心中大为感慨,“姜还是老的辣,他这一身唐装可比我省钱多了。”

    就在江庭不断思索怎样为研究所省钱的时候,轮椅上的青年男子看了过来,青年男子容貌俊朗,皮肤白皙,五官线条柔美,给人一种温润如玉之感。

    “先生是九州人吧?”青年男子开口,向江庭问道。

    江庭略一犹豫,旋即回答道:“先生好眼力,想不到竟是他乡遇故知,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叶道玄。”青年男子伸出手来,与江庭握手,他的双手洁白,手指修长有力,但上面隐约间却有化学烧灼的痕迹出现。

    “你怎么起这么个怪名?”江庭心里嘀咕,不过他还是礼节性地与青年男子握了握手,“我叫江庭。”

    “只是不知叶兄是怎么看出来我是九州人的?”未等叶道玄开口,江庭抢先问道。

    叶道玄微微一笑:“虽然同在东方,但九州人与高丽人还是很好分辨的,至于东瀛人嘛……那边不就有一个对照吗?”

    叶道玄抬手向不远处指了指,一个东方面孔的中年人正依靠在沙发上假寐,就连坐在他身边的秘书模样的男子也昏昏欲睡。

    “此人名叫长岗半太郎,我跟着我爸参加一个酒会的时候曾经见过,酒会开始前他也是一副困得要死的样子。”叶道玄解释道,“这也算是很多东瀛人的特点吧。”

    “这东瀛人的生活还真是疲惫。”江庭撇嘴,不由得想到了在蓝星某个国际会议上,某得了直肠癌的东瀛左翼政打盹之事。

    “江兄品味倒是独特。”叶道玄看向江庭手上满是绿锈的青铜机械表,开口称赞道。

    “我老爹喜欢青铜器,一人给配了一块,不带不行啊。”江庭苦笑道,他指了指身后的文曦和许涛,这二人也带着相同的青铜机械手表。

    之所以选择青铜器手表,一来是为了彰显自己此行的目的,二来……还是为了省钱。

    论起着装打扮,江庭可以保证自己这一身行头绝对不输在场的任何人,但如果连手表都要向这群富豪看齐的话,他手头的预算未必撑得住。

    一共就一千万自由资金,自助餐厅又花去不少,以后用钱的地方多得很,还是能省则省吧。

    江庭看了一眼叶道玄手上的百达翡丽,心中暗暗夸赞自己机智,场中众人的手表百万九州币起步,他可不能花这个冤枉钱。

    “哦?不知这两位是……”叶道玄一副现在才看见文曦和许涛二人的样子,开口问道。

    “这位是我家小妹,现在自己手底下已经有几家公司了,可比我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强得多。”江庭脸上流露出几分自豪,文曦娇嗔地叫了声“哥”,轻轻打了他一下,而后笑着跟叶道玄问好。

    “这是我亲弟弟许涛,还在上学。”江庭指了指许涛,面无表情道,“他有点怕生,我带着他出来见见世面。”

    叶道玄点头,向许涛问好,许涛有些僵硬地打着招呼,显然还有些不适应。

    文曦和许涛身上的服饰是特意安排的,两人身上衣服虽然价值不菲,但却都比江庭低了一个档次,像是有意退让一般。

    叶道玄出身富豪之家,虽然双腿残疾,心思却很是灵巧,他跟着自己的父亲经历过不少场面,眼见江庭三人,心中已然有了判断。

    “方才这江庭说那人是他亲弟弟,常人绝不会特意强调这一点,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许涛应该是江庭同父异母的兄弟,只不过因为早年的一些恩怨纠葛未能进入江家。”

    叶道玄心思流转,很快就脑补出了一场豪门恩怨的大戏,这种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没听父亲说过,若不是自己家庭和睦,有时候叶道玄都会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有个私生子。

    “至于这个文曦,应该与他哥哥感情很好,现在独立经营公司也算是一种历练,江家日后大概会将一部分产业交给她经营。”叶道玄暗暗点头,“虽然一副恬静淡雅的样子,但此女的能力、手腕应该都不错,这点从她的着装风格也能判断出来。”

    叶道玄不知道的是,为了应付好这次拍卖会,江庭临行前特地让那些被绑……请来的老绅士们定制了一套成熟强势女性的衣着方案,其中那名来自大不列颠的老裁缝表现得尤为活跃,非要弄个铁娘子出来……

    “不过,日后接手江家的人还是这个江庭,他才是江家的继承人。至于他的弟弟许涛,应该会拿上一部分股权,自己再做几家小公司的甩手掌柜,当个富贵闲人。”想到这里,叶道玄看江庭的眼光也不一样起来。

    能参加这次拍卖的人,哪个不是身家百亿美刀存在?如果能和江庭结交,对叶家自然好处极多。

    然而江庭也是这样想的,难得在这里遇上一个九州人,又是家财万贯,如果能想办法拖他下……咳咳,结成盟友,开展合作,对先秦研究所极有益处。

    “不知江(叶)兄都在哪里发财(做些什么生意)?”两人看向对方,同时开口问道。

    叶道玄一笑:“凡叶生物制药,此前一直在美洲经营,一年前才回到魔都开拓市场,江兄可能不曾听过我们凡叶的名号。”

    江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家做的比较杂,原来是在欧洲开连锁酒店的,在国内产业算不上多。好在几年前帝国政策放开,现在转型做金融去了,不过倒还剩下百十家控股酒店在,有空叶兄可以来找我玩。”

    叶道玄心中一惊,暗暗思忖起来,自从三年前龙骧帝国放开金融政策后,证券业、银行业、保险信托、租赁业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蓝星上很多金融业大佬闻风而动,纷纷涌入九州,试图开拓新的市场,可最终大都铩羽而归,仅有的几家也是表现平平。

    能在这场变局中脱颖而出的都是些九州本土企业,他们每一个都拥有极为雄厚的资本,而且叶道玄有理由相信,这些企业背后与龙骧帝国那些权贵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龙骧帝国的贵族政治,比白鹰帝国更甚,国内的权柄都掌握在那些门阀世家大族手中。

    “能在只有半只脚踏入的龙骧帝国开拓金融市场,这江家资本、势力绝对非同小可!”叶道玄打定主意,在拍卖结束后他一定要命人调查一番。

    如果江家真在九州有如此大的势力的话,凡叶生物说什么也要搭上这艘大船!

    叶道玄飞快思考,而江庭的想法就简单多了——金融行业好糊弄啊!

    和传统经济相比,虚拟经济能玩的花样可太多了。

    并且和需要产品支撑的实业不同,对于身肩九州命运的天枢管理处而言,插手金融行业反而比整个实业公司要简单得多。

    九州证券行业特殊,很多龙骧帝国的权贵、二代们,都投身在了证券行业之中,靠着内幕消息和政策变动,动动手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天枢管理处权限极大,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整个九州金融行业的负面影响的话,明天就能有一家新的证券公司成立,挂江庭的名,融资百亿九州币起步,一周内就能跑到白鹰帝国上市。

    毕竟他之前已经说了,近些年“江家”进行了转型,连锁酒店什么的已经不再插手,对方很难从这点判断出来。

    而要是自称什么地产什么汽车公司的话……可能对方拿个手机就能查出来。

    在江庭的故意引导与算计下,他们心中同时向对方伸出了橄榄枝。

    不断有人走入拍卖厅,江庭留心观察,发现这些人的年龄大都在五十到六十岁之间,自己是场中少数的几个年轻人之一。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受邀游悉数入场,拍卖厅的门悄然关闭,拍卖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