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审讯吸血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是学考古的?”文曦一手扛着黑影,一手翻看着江庭桌子上的考研资料。

    “嗯,跟你爸一样。”江庭随口答道。

    文曦:“……”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江庭连忙解释,“我调查过你的资料,文教授是一个很有名望的考古学家,资料上说你是夏鸿大学历史系学生,这也是受了文教授的影响吧?”

    文曦点了点头,江庭将黑影从她肩膀上放了下来,绑在了椅子上。

    黑影头上的风衣被扯下来,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江庭在那张脸上捏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那张脸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像是一个少年人,少年模样还算清秀,只是瘦削的身体和毫无血色的脸让他显得很孱弱。

    “温度很低,简直像是死人一样。”江庭摇了摇头,若不是少年还有鼻息,他都要怀疑文曦是不是把少年活活打死了。

    少年眉头忽然一皱,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青年,青年身边站着一个看起来很文静很漂亮的小姐姐,两人面色不善,看向自己。

    “我,我……”少年惊慌起来,他用力试图挣脱束缚,却无济于事,他看到青年从墙上取下了一柄长刀,心中害怕到了极点。

    “你,你们……”少年语塞,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江庭抽出从某宝上花了六十八块钱买的装饰刀,在少年脸上轻拍两下:“你知道什么叫做盗窃公共财物吗?”

    少年低着头,一言不发,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江庭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之间,异变突生!

    “嘣嘣”两声,捆绑少年的绳子断开,少年一声嘶吼,猛然扑向江庭!

    江庭瞳孔骤缩,双脚骤然发力,身体向后退去,与此同时,江庭手中的装饰刀落下,向少年肩头狠狠砸去!

    “砰”的一声,装饰刀砸落在少年肩头,一股巨力传来,江庭手腕一麻,装饰刀脱手而出,飞到了一边,而他的身体也被少年扑倒在地。

    “吼!”

    少年嘶吼,面目无比狰狞,他的眼中一片血红,充满了暴戾与绝望,江庭毫不犹豫,抬手按向少年的额头,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江庭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忽然之间,一缕清辉从他指掌间透射而出,没入少年眉心之中。

    “所长!”

    文曦反应过来,一脚踢在了少年的身侧,少年身体横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之上。

    “所长……”文曦有些担心,又喊了江庭一声,江庭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而后缓缓站起身来。

    “差点儿就翻车了。”江庭揉了揉额头,向昏死过去的少年看去,心有余悸道,“以后不能装大佬了……”

    文曦看向面前这个装逼失败的男人,一阵无言,江庭径直走向昏迷中的少年,将他拖了回来。

    “喂,醒醒!”江庭晃了晃少年的肩膀,将他摇醒过来,少年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此刻完全不知所措,只是呆呆地看着江庭等人。

    “姓名!”江庭厉声道。

    “我,我叫许涛。”少年嗫嚅道。

    江庭拍下少年的照片,连同他的姓名一起发送给了天枢管理处,而后继续询问起来。

    “年龄。”

    “还差两个月到十六岁。”少年想了一下,回答道。

    “还在上学吗?”

    “高一,三中的。”少年老实交代。

    江庭点了点头:“为什么要去二院血库偷血袋?”

    少年牙关紧咬,低下头,一眼不发。

    文曦眉头微皱,面露不解之色,江庭却是轻轻摇头:“你还有个妹妹吧?”

    许涛身体微微一颤,没有回答。

    “我们有你全部的信息,你隐瞒不了什么。”江庭淡淡开口,“你父母双亡,自小与你妹妹相依为命,多亏了你姨妈的抚养和国家补助才能活到现在。你妹妹在夏市七中上初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你家住在胜和路的一处老旧小区内,那是你父母留下的遗产……”

    “放过我妹妹,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许涛声音颤抖,握紧了拳头,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你为什么要喝血?”江庭开口,“抬起头,回答我。”

    “因为,因为我很想喝。”许涛声音很小,他抬起头,用余光看了江庭一眼。

    对方身材高大魁梧,虽然看起来没那么凶神恶煞,许涛却知道这绝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人,对方掌握有自己的全部信息,连家住哪里都知道……

    许涛看向江庭,他已经脑补出了眼前的这个男子的一系列可怕身份。

    “只是想喝吗?为什么想喝?”江庭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下来,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事情的关键之处。

    “我也不知道,就是,就是那种‘心瘾’,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许涛竭力平复了一下心情,回答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江庭继续追问。

    “一个星期前。”许涛这次很快就答了出来。

    “事发前一天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许涛思索道,“对了,我去了一趟上阳路,那里有一家新开的教堂,星期天有免费的午餐供应。”

    江庭皱起眉头,他不是夏市本地人,对夏市各处并不了解,就在这时,文曦忽然开了口:

    “夏市只有一座教堂,就在夏鸿大学附近,早在二十年前,夏市的建设规划中就没有第二座教堂的预算。”

    “你确定?”江庭确认道。

    “我确定。”文曦点头,“夏市的发展史是我们的实训课程,这些东西课上都曾经强调过。”

    “既然如此,问题就出在教堂上了。”江庭略微思索,“你妹妹没有跟着去吗?”

    “没有,她每天中午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打工,补贴家用。”许涛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自责之色。

    “当时去的还有谁?”

    “除了我之外,还有我一个朋友,不过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他了,他身体不好,经常请假,老师和同学也都没放在心上。”

    许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难道说……难道说他已经被你们给……”

    “不是我们干的。”江庭摇头,“不过他现在可能生不如死。”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到底怎么了?!”许涛焦急起来。

    “你听我慢慢说。”江庭深吸一口气,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浮现在他的眼前。

    “上阳街的那间新教堂不是宗教人士建立的,或者说不是正规宗教人士建立的。”江庭开口道。

    文曦若有所思,轻轻点了点头。

    “从先秦研究所遇袭,到上阳街教堂事件发生,我总觉得有人在推动这一切。”江庭伸手握住青铜棺吊坠,冰凉的触感让他冷静下来。

    “上阳街的教堂有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吃的那顿饭的原因,但我知道你身上的异变一定与他们脱不了干系。”江庭看了许涛一眼,后者不由得紧张起来。

    “你现在的样子很像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江庭端详着许涛苍白瘦削的脸,“你去血库偷血也是跟着电影小说里学的吧?”

    许涛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文曦不解,“难道是灵气复苏的需要?”

    “不一定。”江庭摇头,“不过现在看来,许涛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个体,他似乎没有按照幕后黑手的安排做事。”

    “目前来看,一周内并没有出现任何吸血怪谈,也就是说,幕后黑手应该将那些受害者控制住了,而许涛并没有被抓走,所以说对方采用的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民间赶尸控尸的手段。”

    “我怎么觉得有点乱……”文曦揉了揉太阳穴,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身穿蓑衣斗笠,在月圆之夜赶尸一群吸血鬼的场面。

    “只是举个例子。”江庭思路清晰,“当然,你也可以认为他就是幕后黑手。”江庭一指许涛,吓得后者不敢动弹。

    “本来应该这样的,但由于灵气复苏的影响,许涛发生了异变,他没有被控制,相反,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理智的同时,他还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江庭看向许涛,“血库在第七层,你是从窗户爬进去的吧?”

    许涛点了点头,他的身体虽然瘦削,力量却变得很大,身手远在常人之上。

    “重新考虑刚才那个问题。”江庭冷静分析,“目前看来,幕后黑手有三种目的。”

    “第一,毁掉夏市。通过控制许涛这样的变异者,袭击夏市市民,又或者控制夏市饮用水系统,将夏市市民都变成他们的奴隶。”

    “这种可能性最小,现在这种程度的渗透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何况现在已经引起了我们先秦研究所的注意,他们很难再进行类似的活动了。”

    “夏市饮用水中已经被天枢管理处洒下了神性物质,据说是由佛门负责这件事,确保市民用水万无一失。”江庭双手十指交错,向两人解释道。

    “第二种,修行需要。制造‘仆奴’可能有利于幕后黑手提升力量,幕后黑手或许掌握一种方法,‘仆奴’越多,力量或者说修为越强。”

    “第三种,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江庭面色凝重起来,“制造恐慌,幕后黑手在短期内尽可能制造更多的仆奴,而后一次性放出,制造深夜吸血怪谈,煽动夏市人民恐慌情绪,趁机搅乱夏市社会秩序。”

    “这件事我会上报天枢管理处的,我们先秦研究所的力量难以应对,必须多部门配合。”江庭正色道。

    “好了,现在该说说你的事情了。”江庭转向许涛,后者明显紧张起来。

    “你知道的太多了。”江庭叹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眼神却很是坚定。

    “我不想死。”许涛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道。

    许涛眼中流露出绝望,心中充满了无力感,眼前的这个男人,用一只手便能将他心中的暴戾与疯狂悉数镇压,让他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勇气。

    “如果杀我的话,能不能不要让我妹妹知道。”许涛嗫嚅道,“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是个怪物。”

    “好。”江庭点了点头,取出了一把军用匕首,这是罗真送给他的。

    “我这是第一次杀人,你可能会死得比较痛苦。”江庭拿起匕首,压在了许涛咽喉处。

    “所长……”文曦神色复杂,试图上前阻止,却被江庭抬手拦住了。

    “今天放了他,明天就可能有数十上百人遇害。”江庭声音冰冷,浇灭了许涛的最后一丝希望。

    “难道不能……”

    “不能!”江庭声音冰冷,打断了文曦的话。

    文曦别过脸去,不去看他,江庭伸手抱住许涛的头,手腕缓缓发力,匕首一点一点压了过去。

    “清清,照顾好自己啊……”许涛绝望地想着。

    温热的液体流出……

    许涛哭了。

    江庭笑了。

    “臭小子,醒醒,别真把你吓死了!”江庭伸手抹了抹许涛脸上的泪水,向许涛的脖颈处看去,肌肤光滑白皙,连道红印都没有。

    “什么?你……”许涛傻眼,他用力抹了一下眼泪,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这才确定自己还活着。

    “你为什么不杀我?”许涛深吸一口气,不解道。

    文曦也感到一阵发懵,她本以为事情已成定局,却没想到江庭又放过了许涛。

    “你又没杀人,我为什么杀你?”江庭收起匕首,在许涛肩上拍了几下,“如果你不是去血库偷血,而是跑到街上去咬人,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逼到这种程度都没发作,看起来他的状态已经稳定下来了,至少不会受到鲜血诱惑了。”江庭心中暗暗点头,他方才的目的,其实是在试探许涛的状态是否稳定,“许涛,你现在还能感受到‘心瘾’吗?”

    许涛正盯着地面出神,被江庭这么一叫才反应过来:“没了,我现在一点儿感觉都没了。”

    “你不会在骗我吧?”江庭眉头一皱,再次掏出了匕首。

    “没有,真没有!”许涛都快哭了,“我现在一点都感觉不到那种疯狂了,真的!”

    “我也觉醒了。”江庭回忆起自己方才的速度和反应能力,作出了判断,“但那道清辉又是什么?为什么它可以压制许涛的心瘾?”

    江庭思索许久,依然没有得出结论,只好放弃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