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天枢管理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我就不知道了。”罗真摇了摇头,“先秦研究所权限极大,属于高度自由的部门,所长更是对九州中枢直接负责,一切都是秦老的安排……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是什么部门的?”江庭沉吟一阵,开口问道。

    “龙骧帝国左武第一军团旗下,天东特种部队第一行动组组长,代号‘若木’。”

    罗真将车开到了人武部门口,拎着贾金堂和刘震走了进去。

    “华,华夏龙组!?”江庭两眼放光,上下打量着罗真。

    看了这么多超级兵王,今天终于见到活的了……

    罗真虎躯一震,险些把手里的人丢在地上,他抽了抽脸皮道:“如果非要这么理解,倒也不是不可以……”

    神秘部队,年轻有为,身手高强,力敌百人,如果再有什么背景的话,可不就是妥妥的都市兵王的模板么………

    “我以为你会带我去军分区的。”江庭看向人武部的大门,耸了耸肩。由于时间原因,人武部的大楼显得有些老旧,只有那一面龙旗依然飘扬。

    大隐隐于市,毕竟和军分区比起来,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县区的人武部会有什么隐秘存在。

    例行检查后,罗真拎着贾金堂和刘震二人,带领着江庭,来到了楼内的一扇木门前。

    木门打开,一扇合金制成的金属门出现在二人眼前,罗真睁大右眼,在门前停留数秒,伸手放在指纹锁上。

    一滴鲜血从指尖渗出,合金门缓缓开启。

    “虹膜科技和……滴血开锁?”江庭有些不解,“难道是基因识别技术?”

    这种科技程度,莫说现在这个世界,就连前世,江庭也没见过。

    “不是。”罗真摇头,“指纹锁内刻有阵法,这是失落文明调查中心从一处遗迹中发掘出来的,被应用到了这上面,只有被认证人的鲜血才能打开。”

    “镌刻阵法材料是什么?”江庭有些好奇。

    “玉石,准确地说,是灵气复苏后的玉石。”罗真迈步向门内走去,一条地下通道出现在他们面前,“灵气复苏后许多矿脉发生了变化,很多金属和玉石发生了异变,万灵研究所的人称之为‘神性矿石’。”

    “而且,那批矿石先是在龙泉寺开了光,又在龙虎山做了法,都是些大德高人亲手点化的。”罗真补充道。

    “呃……”江庭很想吐槽些什么,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更深层的含义——整个九州上上下下,三教九流都凝聚起来,共同着手应对即将到来的灵气复苏。

    九州幅员辽阔,而且灵气复苏要比世界其它国家迟缓得多。一方面,这给九州留下了更长的准备时间,可以应付灵气复苏初期的混乱,但另一方面,这会造成九州前期的虚弱,给其它势力可乘之机。

    蓝星很大,敌人很多。

    虽然九州方面已经秘密派出很多特种人员前往世界各地修行,但和整个九州统辖的疆域相比,这些人员仍然是杯水车薪。

    如果本土‘异人’或者说‘修行者’不团结起来的话,等待他们的将是灭顶之灾。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江庭心中有些沉重,他看向昏死过去的刘震和贾金堂,叹了口气,大概有些人的脊梁本来就是弯的吧。

    江庭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够了,如何选择是他人的自由,他没有权力干涉别人的思想。

    所以说,那些失了脊梁的家伙,都杀了吧。

    不然这些狗腿们一定会带着它们的新主子,兴高采烈地咬向九州的。

    江庭一边思索着,一边跟罗真向通道深处走去,一个地下空间出现在二人眼前。

    “我们现在在一幢地下建筑内部。”罗真一边走一边解释,“这种地下建筑全国共一千二百余幢,是天枢管理处的分部,负责处理各地信息。”

    说着,罗真还向上提了提贾金堂:“这个家伙曾经在某个分部任职,不过因为渎职被调离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兴风作浪。”

    “这个贾金堂还真在天枢管理处任过职?”江庭哑然,他以为贾金堂为了套出青铜棺吊坠的下落,故意扮成有关部门的人,没想到此人竟然还真了解不少信息。

    “其实我这次不是专程来救你的。”罗真打开一扇合金门,楼道内充斥着明亮而柔和的光线,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我知道。”江庭点头,他可没把自己看得那么重,“你一开始只是来调查先秦研究所的事的吧?”

    “不错。”罗真露出一种赞许的表情,“你思维很敏捷,先秦研究所十二个小时内没跟我们联系之后,天东就派我前来调查此事。

    我在派出所中了解到你曾去报案,又被人带走,于是特地调动权限查明了你的身份,这才确认你是先秦研究所的最后一人。”

    罗真站定,放下手中的两人,向江庭敬了一个军礼,脸上尽是庄严之色。

    搜查队去而复返,将整个先秦研究所化为废墟,如果没有江庭,先秦研究所的东西极有可能落入敌人手中。

    “真正应该受这一礼的是先秦研究所的前辈们。”江庭挺直腰,回了一礼,面色严肃,“他们用生命守护住了青铜棺吊坠。”

    罗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拎起刘震和贾金堂向前走去,每一步都无比坚定。

    ……

    一闪木门被推开,罗真带领江庭走了进去,门内是一个数十平米的办公室,一名身穿便装的男子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着。

    “陈主任。”

    罗真开口,男子抬头,他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脸上皱纹很深,他鬓角斑白,身体有些发福,额头处有一层汗水冒出。

    “辛苦了。”陈主任走上前来,与罗真握手,“人都抓住了?”

    “还没有。”罗真摇头,“叛徒已经揪出来了,刚刚送去审讯室,只是我们担心仍然有漏网之鱼,而且杀害秦所长等人的凶手仍然没有落网。”

    “敢在九州境内杀人,他们这是丧心病狂!”陈主任脸上浮现出怒色,“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必须让他们血债血偿!”

    “陈主任,这是先秦研究所的江庭,也是目前先秦研究所唯一一位研究员。”过了片刻,见陈主任稍稍平静下来,罗真开口,将江庭介绍给了陈主任。

    江庭上前与陈主任握手,一番交谈后,江庭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被任命为先秦研究所的代所长,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江庭可能需要“代”很长时间,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得到这种“信赖”。

    九州境内灵气复苏还没有大规模爆发,为官方效力的修行者数量不多,而且大部分都要应对境外势力——

    也就是说,天枢管理处没办法分给江庭足够的人手。

    先秦研究所有专项拨款,但人才需要江庭自己发掘,至于找什么人,怎么去找,天枢给了他极大的自由。

    近期江庭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考古商周墓葬,收集先秦时期的青铜器,以及关注民间“觉醒者”的动向,尽可能地招揽他们。

    ……

    “小伙子,就在这儿停吧,再往里开不进去了,一共十二块五,还是支付宝?”出租车师傅看着眼前的商业街,笑呵呵道。

    “现金行吗?”江庭苦笑道,他在秦王水库泡了半天,又受到罗真与刘震的战斗波及,刚买的手机彻底报废,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来商业街的原因。

    “今天一天赔了好几千……”江庭看着手中的新手机,很是郁闷,但当他插上手机卡后,却收到了一条银行短信。

    “您尾号3425的账户2月14日转入九州币10000.00元,活期余额12333.33元。”

    “应该是天枢管理处转给我的,也算是先秦研究所发的工资了。”江庭心情忽然好了很多,“我这也算是国家公务员了,月入过万,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五险一金……”

    想到这里,江庭嘿嘿嘿的笑出了声。

    虽然大学时也做过兼职,但一次性能领这么多工资,江庭还是第一次,他看了一眼时间,决定先去吃点东西。

    十里香自助烧烤餐厅。

    60一位,好吃实惠,生日还打八折。

    店内装修并不奢华,但很干净,柔和的灯光让人感到很舒服,江庭端了一盘凉拌海蜇头,小口小口地喝着果汁。

    这时候距离下班时间还早,自助餐厅没有太多人,江庭一遍刷着手机一遍看着店内的说笑的人们,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不知道这种平静的生活还能持续多长时间。”江庭叹了口气,点开了一条推送新闻。

    “震惊!北美一男子被雷击中,竟获得了这种能力。”

    如果在往常,他一定会直接吐槽一番,但现在灵气复苏时代的到来,让江庭多了一丝敏感。

    新闻上附有一张图片,那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年轻男子,他光着上身,将几柄叉子,一把餐刀,还有一把勺子吸在身上,一脸得意地看向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