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考古学家与盗墓老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庭,二十三岁……先秦研究所研究员。”

    “这……为什么会这样?”江庭面露不解之色,“难道说在我参加面试之前,我就被先秦研究所录用了?”

    “等一下,我怎么成孤儿了?!”江庭瞳孔骤缩,向自己的履历看去,“父母”一栏上被写上了“无”,并附有备注:“孤儿,由纵横孤儿院抚养成人。”

    江庭呲了呲牙,他父母健在,而且身体都很健康,怎么这履历上就变成孤儿了呢?

    江庭仔细查看,发现除身高体重基本吻合外,家庭住址、出生地、毕业院校等与自己完全不同,就连血型都被改掉了。

    “除了照片和姓名之外,一个真的都没有。”江庭咂舌,他的真实年龄距离二十三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因此履历上的年龄也不对。

    “我竟然成了先秦研究所的研究员。”江庭有些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至于虚假信息的问题……先秦研究所应该也是秘密部门,它所研究的东西过于机密,因此个人资料需要保密。”江庭略一思忖,得出了一个结论。

    衣服已经晾得差不多了,江庭又拿起跟店家借来的熨斗,蒸掉一些水汽,离开了宾馆。

    ……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rrbrbr……”

    江庭无奈地放下了手机,回到家后,他第一时间就给何导打了电话,但对方的手机竟然无法接通,江庭不禁有些担忧。

    “喂,您好,我叫江庭……”江庭没有犹豫,立刻报了警,先秦研究所事关重大,存在境外势力渗透的可能,他必须想办法将消息传出去。

    不过江庭并没有将事情和盘托出,他只是说自己面试时遇到了杀人案件,警方高度重视,当即派出了三辆警车调查,其中一辆还是专门保护江庭的。

    “江先生,请你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我们叙述一遍。”警局内,一名年轻警察神情严肃,对江庭说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江庭摇头,当他带领警方到达现场时发现,先秦研究所已经化为一片废墟,连一具尸体都没找到。

    按照江庭的叙述,他是在今天早上发现案情的,能在数个小时内将一栋二层水泥建筑拆毁,显然不是人力所为。

    “我们检查过现场,并没有发现爆炸物的痕迹,在调查北外环的监控录像时,也只有几辆渣土车经过,不存在大型拆迁设备的可能。”

    年轻警察面色严肃,若非他们在一片碎瓦上发现了血迹,江庭都有可能被当做报假警处理。

    “小王,你先回去吧,这件案子有人接手了。”一道声音传来,江庭抬头望去,却发现一名中年民警站在门口,一脸凝重地看向自己。

    “刘队……”

    “我已经将这件事报上去了,上面对此很重视,已经派人接管此案,其余的事情就与我们无关了。”被称为“刘队”的中年男子神色平静,解释道。

    年轻警察点头,起身离开,刘队看了江庭一眼,开口道:“江先生,跟我来吧。”

    江庭应了一声,神情有些复杂,但最终还是跟上了刘队。

    二十分钟后,江庭乘坐刘队的车,来到了汉王湖的上游秦王水库,一栋小楼邻水而立,很是优雅别致。

    小楼共分三层,建筑造型仿古,东西走向,有点像古代的茶楼,上面铺有青色的砖瓦,湖畔不少柳树都吐出了新芽,正在春风中摇曳。

    江庭知道,他要见的人就在那里。

    “三楼东侧第二个房间……”江庭跟着刘队,默默观察着,茶楼内竟然没有一个人,似乎所有无关人员都被提前驱散了。

    推开门,一名身穿长衫的老人坐在那里,对江庭拱手道:“老夫卸岭派贾金堂,先秦研究所的小友,有礼了。”

    “卸岭派?”江庭一愣,下意识地想起一句话来:

    “学盗墓,来湘西,挖坑卸岭排第一,周一学爆破,周二挖掘机,三分理论,七分实践,试挖一月不收任何费用。我们的口号是——包揽天下工程,培养卸岭精英,挖遍大江南北,救济神州大地。”

    你不好好拍戏,来这里干啥?

    江庭的第二个反应就是不舒服,毕竟他身为考古工作者,看见一个盗墓贼坐在自己面前,心中多少会有些膈应。

    江庭实习的时候曾经跟着导师考古,也曾见识过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墓室,许多有价值的壁画受到损毁,令人痛惜。

    盗墓贼不会对墓穴进行什么保护,对于他们而言,值钱的就拿,不值钱的就毁掉或者丢弃。

    一件金缕玉衣,考古工作者会小心地保护起来,送到博物馆中,而盗墓贼则会扒掉金缕玉衣,抽出金线,把玉片丢在地上,顺便还在墓主人尸体上踩一脚——狮子山楚王陵就是一个例子。

    反观民间,考古学家们却要承受着各种骂名,仿佛不求任何回报为国寻宝是耻辱,盗了墓把文物卖到外国去反倒成了光荣。

    “原来是贾先生,有礼了。”江庭拱手回礼,虽然心里膈应,但他却保持了基本的礼节。

    “小友心中还是有些成见吧。”贾金堂笑呵呵的,眼中却流露出傲慢与不屑,“小友有所不知,当年的先秦研究所倘若没有我们这些俗人,还不一定能建起来呢。”

    江庭心中冷笑,若不是当年的那群盗墓贼为建国后的考古出过力,他贾金堂哪儿有命活到现在?

    战乱时不知卖了多少文物给列强,自己靠着国难财赚的盆满钵满,过起奢靡的生活,现在还真把赎罪的活当成自己的功劳了?

    “贾先生想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江庭不愿过多纠缠,直接开口问道。

    “年轻人就是心急。”贾金堂给自己倒了一杯绿茶,“老夫身为天枢管理处的人,此次前来,就算说是看看晚辈,也无可厚非吧?”

    桌上的茶杯很大,显然是用来喝八宝茶之类的茶碗,但贾金堂这么做也不会有什么人反对。

    “天枢管理处?”江庭眉头一挑,“这又是什么部门?”

    “天枢管理处是官府的特设机关,像你们先秦研究所、史前考察局,失落文明调查中心,还有最近成立的什么地外文明搜查队,都是由天枢管理处负责的。”贾金堂侃侃而谈,一副知无不尽的样子。

    江庭沉默一阵,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刘队,忽然开口道:“那华夏龙组呢?”

    贾金堂端茶杯的手微微一颤,险些将水泼出来,没好气道:“我不知道。”

    江庭点头,上下打量着贾金堂,对方的话不似作伪,如果真如贾金堂所说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只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些部门都是干什么的?”江庭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下斗,调查遗迹,或者找什么外星人。”贾金堂的回答很简单。

    “为什么要调查这些东西?”江庭继续发问。

    “因为……这个世界要变了,沉寂的终将会破土而出。”贾金堂面色凝重道。

    江庭听得云里雾里,还想接着问下去,却被贾金堂打断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好。”江庭点头,身体紧绷起来。

    “姓名?”贾金堂呷了一口茶水。

    “这还要问?”江庭耸了耸肩,贾金堂反应过来,放下杯子,面不改色道:“我们需要核对一下你的信息。”

    江庭“哦”了一声:“我叫江庭。”

    “性别?”贾金堂再度端起了杯子。

    “……男”

    “年龄。”

    “二十六岁。”江庭看了贾金堂一眼,后者毫无反应。

    江庭心中一沉,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侧头,看向门口处的刘队。

    刘队守在门口,视线却时不时地朝自己的方向打量着。

    “血型?”

    “B。”

    贾金堂点头,继续发问。

    “父母?”

    “孤儿。”江庭沉默一阵,“奇点孤儿院长大。”

    贾金堂又问了几个基本信息,从“年龄”一项起,江庭回答的都是错误的信息,既不是他履历上的,也不是他真实的信息。

    然而贾金堂浑然不觉,江庭咽了咽口水,背后开始有冷汗渗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心头浮现。

    很有可能,这个贾金堂是境外势力的人!

    先秦研究所乃是特殊部门,怎么可能连基本的安保措施都没有?

    整个先秦研究所人员悉数被害,江庭可以肯定,眼前的“刘队”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什么时候到的研究所?”贾金堂问道。

    “今天早上七点钟三十分左右。”江庭作出回忆的样子,开口道。

    “后来发生了什么?”

    江庭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他并没有隐去木盒的事情,那几名搜查者亲眼目睹秦所长将他送出庭院,自然能想到东西在江庭身上,现在隐瞒反倒会引起怀疑。

    不过,江庭只是告诉贾金堂木盒中有银行卡和青铜棺吊坠,并没有说黄铜棺盘的事情。

    贾金堂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最后开口道:“先秦研究所所长给你的东西在哪里?”

    “银行卡现在在我身上,青铜棺我没带在身上,放在家里了,我怕这东西太贵重。”江庭挠了挠头,“我现在就去取。”

    说着,他起身向门口走去。

    “江小友还请坐下。”贾金堂眼底深处浮现出一抹狂喜,但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他起身拉住了江庭的手腕,将其生生拽了回来,“刘震,你安排一下,派几个人去取。”

    “这老头好大的力气!”江庭双眼微眯,不动声色地坐回了桌前。

    “刘队”点了点头,走出房间,守在门口打起了电话,江庭伸出手去,为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

    茶壶乃是一件青花瓷,虽然是现代工艺,但做工很是精致,温凉的壶柄握在手里很有感觉,江庭静静地看着滚烫的茶水倾倒出来,心中无比平静。

    江庭左手端起茶碗:“贾先生……”

    话音未落,江庭手臂发力,将茶水泼到了贾金堂的脸上,与此同时,江庭另一只手提起茶壶,狠狠地向贾金堂头上砸去!

    瓷器破碎之声传来,江庭双脚发力,直接冲向最近的窗户,一跃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