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先秦研究所 > 神秘铜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冷啊。”

    江庭大口吞咽着温水,浑身打着冷颤,努力让自己温暖起来。因为担心被搜查者发现,江庭径直跳入了汉王湖中,绕道离开了铁山路,来到了临镇的一家小宾馆内。

    “他们应该找不到我吧。”江庭回忆起几小时前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竟然敢对研究所下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江庭思索起来。

    “那位老人应该是先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他体质很强悍,能直接扛着我从二楼跳下来,只是……他脖子上长出的金色鳞片又是什么?”

    江庭头疼,他方才从冰水中游出,又顶着料峭春风跑了许久,有些头昏脑涨,但他仍然逼着自己思考着。

    他有种感觉,先秦研究所遇袭之事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整个先秦研究所里的人都被杀害了,所有物品都被洗劫一空,就连墙壁和石砖都受到了破坏,那些人应该是想要找什么东西。”江庭有了一个初步的推测。

    “但是,当他们回到‘基地’后,却发现自己有了遗漏,所以再度返回先秦研究所进行搜查,没想到却被我碰上了。”想到这里,江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

    “老人家绝非凡人,他体质特殊,或许有什么‘异能’,在先秦研究所遇袭之时,老人家通过‘假死’,逃过了一劫。”江庭叹了口气,若非那名老人缠住搜查者,自己只怕也会死于非命。

    “老人家,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江庭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拳头,他早已不是热血少年,但心中的那股“气”依然存在着。

    “那些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他们身上甚至携带有枪支,来历非同小可,会不会是境外势力渗透?”江庭眉头皱起,“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必须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江庭下意识地想要联系何导,对方作为自己的引荐人,或许了解一些内幕,但他忽然想起手机早已被湖水泡坏,若非自己随身带着一张百元现金,只怕连住店的钱都没有。

    “只能回到住所再说了。”江庭有些无奈,他看向自己的周围,一个小木盒吸引了他的注意。

    木盒巴掌大小,大致呈长方形,棱角被磨圆,包浆暗红黑亮,如同紫葡萄一般,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虽然江庭主修商周考古,但他还是选修过文物鉴赏课的。眼前的木盒是用深雕法刻的,雕工生动细腻,线条刚劲有力,显然是一件不错的木器。

    在江庭的印象里,与这件木器最为接近的是清乾隆紫檀竹节式盒,那件物品至今还被帝都博物馆馆藏着。

    “如果这东西真是清朝的,就算不是什么名人收藏,光这一件木盒也得好几千了吧?”

    不错,两宋元明清之类的朝代,在这个世界同样存在,只不过发展到后期,却和前世有了一些不同之处。

    江庭有些拿不准木盒的价格,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考古不收藏,收藏不考古”,越是考古学家,就越要秉持本心,决不能动了贪念。

    木盒被蜜蜡封住,江庭略一迟疑,划开了蜜蜡,虽然老人当时神志不清,但这木盒毕竟是后者托付给自己的,如果不将其打开,江庭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此物。

    木盒中放着两个铜棺,约有盘大小,一个为黄铜,一个为青铜,铜棺下压着一张墨绿色的卡片,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江庭有些好奇,黄铜棺表面并无花纹,做工有些粗糙,细小的颗粒被磨得发亮,显然有了些年岁。

    黄铜棺似乎结为一体,棺材前段有一条缝隙出现,像是横截线一般,江庭心中一动,双手发力,将黄铜棺分为两段。

    “这还真是个盘啊?”江庭无言,先秦研究所的风格独特,充分体现出了其历史研究特色,居然把盘包装在棺材里面……

    “那这个呢?”江庭又拿起青铜棺,这一次,他发现了端倪。

    青铜棺颜色墨绿,其锈色属于最典型的绿锈。江庭伸出拇指,用指甲掐了一下,拇指指甲弯曲,绿锈并未剥落,啊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绿锈是真的,不是用胶水粘上的。”江庭点头,但他心中猜测,这青铜棺有可能是后人用其他方法做旧的。

    “奇怪,这青铜棺上怎么有这么多的纹样?”江庭留心观察,青铜棺上的纹样风格粗犷而又极其繁复,有些地方必须费很大力气才能看清。

    “这是饕餮纹。”在青铜棺前段,江庭辨认出了一种纹样。在它周围,有数个人形纹饰,显然处于装饰地位,饕餮纹狞厉怪异,长睛大耳,大口獠牙,令人望而生畏。

    “商周青铜器上种种纹样现象,首先不是出于奇异的审美观念,而是处于对自然力量的崇敬和支配它的欲·望的幼稚的幻想。”

    江庭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起了自己课堂上学的一段话,饕餮纹象征着鬼神、各种凶险野兽,纹饰饕餮则是先民们震慑异族,战胜恐惧的期望。

    “还有夔龙纹。”江庭将视线靠近了青铜棺,“夔龙纹与饕餮纹都是兽面纹,兽面纹并不是只代表一种动物,二者出现在一起并不稀奇。”

    夔龙代表祖先,“龙的传人”这个说法,最早可以追溯至商朝,祖先崇拜在这个时代已经定性,但在青铜器早期,夔龙的地位远在饕餮之下,祖先崇拜远不及鬼神崇拜。

    “饕餮是天地的媒介,人神相通的使者,也有说饕餮就是老虎的,所以龙虎相斗并不稀奇,不过古籍中对老虎的描绘显然难与饕餮在青铜器上的显赫地位相比。”

    “这里有两个夔龙纹组成一个饕餮纹,应该是祭祀鬼神的同时祭祀祖先。”

    江庭看得啧啧称奇,这些纹样平日里只能在书上和博物馆中看到,而现在他竟然可以近距离观摩,这让江庭很是高兴。

    “凤鸟纹。”江庭努力辨认,在青铜棺外围,有短尾凤鸟出现,很符合商代的特征。凤鸟起源于玄鸟,变化极多,可与夔龙纹相媲美。

    “凤鸟纹象征着图腾崇拜,对于商人而言,图腾崇拜次于先祖崇拜和鬼神崇拜,因而处于边缘位置。”

    “这里怎么发生变化了?”江庭不解,“饕餮纹、夔龙纹减少,其他动物的形象反倒变多了。”

    与此同时,原本质朴简明的风格也发生了变化,粗犷中透露出一种细腻繁茂来,也愈加趋向于灵巧新颖。饕餮纹消失,牛、羊、象等写实动物出现,也有诸如蟠螭纹之类的神话动物出现,种类繁多。

    再向后,一幅幅图画出现,有先民祭祀,有战争攻伐,有生产耕作,也有宴会庆功;有断发赤足人类被猛虎踩踏,啃咬噬食,也有巨大的异兽被先民围猎,斩下了头颅。

    “不对劲!”

    江庭清醒过来,他沉浸于青铜棺上的种种纹样,险些忘记了一处关键所在:“这枚青铜器上不该有这么多东西的!”

    “从商朝早期的饕餮纹到晚期的蝉纹,就连西周中后期盛行的环带纹、波曲纹都出来了,怎么可能是古人铸造的?”江庭反应过来,他可不会相信周人会将整个青铜文化发展过程刻在青铜器上。

    “而且这青铜棺太小了,只能当个吊坠,想要把这么多纹饰铸造出来,当时的技术水平完全达不到。”江庭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心中很是笃定。

    “但是老人家收藏这个干什么?”江庭不解,这枚青铜棺吊坠被放在最隐秘的地方,显然极其重要,他相信老人绝不会无的放矢。

    思索一阵后,江庭仍然没能想到原因,只能现将青铜棺吊坠收起,而后看向了那张卡片。

    卡片呈墨绿色,上面画有一名骑马的男子,在男子宽袍大袖,其身边印有一行大字:

    九州邮政储蓄银行

    ……

    “这可比什么运通百夫长实在多了啊。”江庭感叹道,他盯着“九州邮政储蓄”六个大字,心中一阵亲切。

    这是一张银行卡,上面并没有写谁的姓名,江庭猜测,这张银行卡内应该留有先秦研究所的资金,只是不知道密码是什么。

    “这枚盘里又有什么?”江庭将银行卡收起,拿出了黄铜棺盘,转头向桌上的电脑看去。

    由于个人习惯的原因,江庭特意开了一间电脑房,这家宾馆配的是一座老式笔记本,只是和桌子固定到了一起,江庭略一迟疑,打开了电脑。

    蓝光亮起,老式笔记本缓缓启动,江庭伸手拔掉了笔记本的电源,又关上了路由器,确认无误后才将盘插了上去。

    “万一涉及机密该怎么办?”江庭一边思索一边点开了盘,一个被命名为“003”的文件夹出现在他的眼前,但当江庭打开里面的文件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秦裕东,男,七十三岁……”

    十多份履历展现在江庭面前,上面还附有照片,正是先秦研究所内的那名老人。

    “1982年进入先秦研究所工作,同年担任先秦研究所所长一职……”江庭暗暗点头,这样一来,老人为何会知道天花板上有东西也就说得通了。

    江庭继续翻看下一份履历:“王丹,女,三十四岁……”

    “邓阳,男,四十七岁……”

    “张通,男,五十九岁……”

    江庭不断翻看,就连那名死在庭院中的男子的身份都被他找到,看着眼前的履历,江庭的心也愈发沉重。

    直到他打开了最后一个文档,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住了。

    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出现在履历之上。

    那是江庭本人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