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界奇缘 > 第二十二章既然没有出路,那便死战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探看信息,齐鸣首先看到的是三幅星空图。第一幅图,美丽的夜空上,闪动着七颗银闪闪的星辰。

    看着七颗星星的走势,齐鸣一下就认出这正是星空中的北斗七星。

    小时候每当夜晚,齐鸣最喜欢的就是在小山丘看星星,对于夜空的星星还是有一些了解,眼下认出第一幅图卷上的星辰。

    再看,齐鸣在这图卷上看不出什么,继续看下一副图卷。

    第二幅图卷,美丽的夜空上,闪动着九颗星辰,它们均匀分布在夜空中,好像是有着某种规律。

    齐鸣看见,觉得这九颗星辰若是连接在一起,就像一条蛇一条龙一样。

    第二幅图齐鸣依旧是看不出什么,看向最后一幅图卷。

    第三幅图卷,依旧是美丽的夜空,而在夜空中的星辰再次发生变化,在这幅图卷上,是一片如海的星河,装着无数密密麻麻的星辰。

    齐鸣更看不懂了,好在图卷后边还有着信息,当即去看。

    在图卷后边,是一段影像。影像中,一位白须老者,苍劲挺拔,目光凌厉,站于星河之上。

    待齐鸣看去,老者开口了:

    “天地山河,皆有大势,借其大势,定能所向披靡。

    大势,山川峻岭间内有,湖海河流间有,而星空之中依旧有。一颗颗星辰连接,形成的势,堪比天地。

    吾星剑诀,便是借辰星之势,破天地苍穹!”

    老者的话,苍劲有力,气吞山河,齐鸣听的脑袋都嗡嗡的作响。

    话还未落,老者再次开口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吾留下三幅星图,供你参悟,若有所悟也是你自己的道,有缘人,再见。”

    话落,老者的身影便是消散,没等齐鸣多想,紧接便是一段文字信息。

    这段文字主要解释了三幅图卷的作用,以及星剑诀的修炼。

    第一幅图卷,七星剑阵,对应星辰用星石布阵,引动星辰大大势,降下剑阵,用于攻!

    第二幅图卷,天龙剑阵,对应星辰用星石布阵,引动星辰大势,降下剑阵,用于困!

    第三幅图卷,星空图录,记载了星空万星,用于参悟修炼!

    星剑诀,基础,祭剑。以星石搭成阵法,对应星空的星辰,引下星辰之力,化剑为剑灵。

    那段文字信息也就如此之多,之后便再没什么。

    看完,齐鸣有些无奈,关于星剑诀的具体修炼方法,除了最基础的祭剑外,再没有任何记载,之后便全凭他去参悟,领悟,摸索。

    当然唯一让齐鸣欣慰的是,还有着三幅图帮他。

    其中第一幅和第二幅图,更是可以帮他对敌。

    对于,这样只给了一个框架的星剑诀,齐鸣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相反倒还觉得挺好,如老者所言,每个人是要走自己的道,若是一味的跟前人,自己道何时能摸索出。

    “看来,一切还得靠自己。”

    齐鸣心想着,随即看向齐萧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午的一切,开始变的虚幻,齐萧然的身子也同样变得虚幻,就像梦要醒过来一般。

    “父亲。”

    齐鸣不舍的喊道。

    齐萧然伸出渐渐虚幻的手,摸了摸齐鸣的脑袋,笑道:“鸣儿,你要努力,为父与你母亲,在仙界等你!仙界的未来就靠你了!保重!”

    现在齐鸣的处境,齐萧然知道,他还要留出一部分能量,帮齐鸣走出困境。

    没有再给他与齐鸣寒暄告别的时间,话落,他的身子便是消散,紧接,周围的一切也跟着消散。

    站在院子中的齐鸣,只觉做梦一般,待周围的一切湮灭,他只觉眼前一片空白,待双眼一闭一睁间,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齐鸣看到他周身被金光笼罩着,金光之下,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衣服上也尽是鲜血,不过在扯开的布条间,齐鸣发现裸露在外的肌肤,竟都完好无损没有半点伤痕。

    “看来这是父亲留下的能量所致了。”

    齐鸣没有怀疑刚刚所做的是梦,因为关于星剑诀的信息,依旧真实的存在他脑海中。

    没有多想,齐鸣忙是看向四周,他可是还清楚记得自己是掉落在星海森林内了。

    透过金光,齐鸣看到周身五米外,围着许多妖兽。

    妖兽身后茂密的林子里,那一颗颗粗壮的树杈上,同样也爬着许多妖兽。

    看到这些,齐鸣愁苦,脸上出现一抹绝望。

    这让自己怎么活。

    愁苦间,齐鸣身上的金光向着他身前汇聚,很快一道伟岸的金色身影形成。

    金光离去,齐鸣能动了,从落叶上站起来之后,拿起长剑看向身前的身影。

    “父亲。”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齐萧然。

    齐萧然,没有回应齐鸣,他现在已经没了多少意识,有的只有一种执念,凭借所剩的能量护齐鸣离开。

    “跟着我。”

    齐萧然低语一声,而后便往前走去。

    齐鸣看着周围龇牙咧嘴,眼内闪着绿光透着凶气的妖兽,心中一寒。到了星海森林的这里,早已没了人迹,能盘踞在这里的妖兽,各个都是妖气浑厚,齐鸣看着应该都是大妖了吧。

    齐鸣眼中闪过一抹害怕,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当是跟上。

    眼下齐萧然一动,围着的妖兽也动了。

    “唰~”

    “唰~”

    只听几声破开气流的极速声,五六只妖兽便是齐齐出动,张开利爪扑过来。

    齐鸣大惊,就欲挥动长剑去抵抗。

    面对如此多实力不凡的妖兽,齐鸣自知不敌,可也不想无动于衷。

    不过还未待齐鸣动手,齐鸣便看见,从他父亲身上散出几缕金光,金光游动间,穿过了几只妖兽的胸膛,几只妖兽也尽数躺在血泊之中。

    看着父亲连动都不带动,就将几只凶狠的妖兽尽数铲除,齐鸣心惊。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父亲的身份,但看到这等场面,还是震惊不已。

    齐萧然的步子不停,依旧向前走去,齐鸣紧跟在身后,看向周围凶气逼人的妖兽,眼中的害怕不再。

    妖兽的实力越强,也越聪明,看到眼前的人类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它们的同类斩杀,一时间无人敢再动丝毫。

    不过也明显不想离开,跟在齐鸣四周。

    很快,进了林子。

    林子内有着灌木,草树,走在前边的齐萧然,不敢大意,让齐鸣走在身前,他则跟在后边。

    从齐鸣激活父亲留在他眉心中的能量,到现在,并没有过去多久。

    那道金柱对森林内的妖兽,好像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到现在为止,仍有无数的妖兽往齐鸣这块方位赶来。

    跟着父亲齐鸣在林间已经走了许久了,从初始到现在,一路上不断有妖兽忍不住动手。走了一路,鲜血也铺了一路。

    齐鸣皱着眉,看着周围不见有任何减少迹象,甚至更多的妖兽,心中升起一抹不安。

    他父亲的能量已所剩不多,每使用一次金光击杀拦路的妖兽,身上的金光便消弱一些,如今这才走了几百米,齐萧然金色的身影已变得浮虚。

    齐鸣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妖兽,嗅了嗅鼻子,闻着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嘀咕:

    “难道是这刺鼻的血腥引来。”

    刚说完,齐鸣只觉自己无聊,“算了,想这些又有什么用。”

    说着,握紧手中的剑,加紧了步子往林间走去。

    就是此刻事态如此危机,齐鸣也没有跑,只是加紧了步子而已。在这郁郁葱葱的林子里,若是稍稍和身后的父亲拉开距离,后果是很严重的。

    又走了几百米,鲜血同样也渐染了几百米,此刻齐鸣身后的金色身影已经虚幻的快要消散。

    看到如此,齐鸣停下了步子。

    星海森林,光是花雕从上空没日没夜的飞过,都要几日之久,若是单凭步行没有一个月是出不去的。

    齐鸣看着周围妖气冲天,各个眼冒绿光泛着凶气的妖兽,心情跌落到了谷底。脸色阴沉的发黑,紧握着铁剑,眼中出现一抹视死如归的凌然。

    再转头看向齐萧然,眼中流出一抹难过与不舍,心中暗道:“父亲、母亲,咱们来世再见!”

    看过一眼后,齐鸣将视线转向周围的妖兽,眼神凌厉,提起铁剑怒喝:

    “既然没有出路,那便死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