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后我拥有了女主光环 > 第54章 大公无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佩儿捡起来递给她,笑吟吟道:“小姐也太不小心了,竟然把手帕甩得这么远。”

    甄楚恬没有吭声,把手帕摊开在桌上,就见帕子上绣了一朵红梅,而帕子一角是几个小字“顾飞雪?”佩儿念出这个名字,这才缓过神来:“不是小姐的手帕啊,是华亲王爷掉下来的内吗?”

    “嗯。”

    她想到顾陌在府里和顾乘涵争吵的时候,就曾经提过这个名字。

    而那时,顾乘涵的反应就很是不同寻常,现下看来这个女子对他不一般。

    他这么多年不近女色,不会就是念着这个女子吧?

    “佩儿,你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甄楚恬觉着顾陌也认识,身份定然不一般。

    “奴婢想想。”佩儿若有所思的咬着手指,半晌才然大悟的深吸一口气。

    甄楚恬好奇的抬头:“是谁啊?”

    “先太后在民间收留的一个孤女,带进宫当亲生女儿在养着,当年已经被封为玉娆公主了,谁知玉娆公主随着皇上几人南下的时倾,意外掉进湖里没了踪迹。”

    佩儿认真解释一番,忍不住叹气:“五年前,这件事轰动一时,皇上下令让所有江南人氏都寻找玉娆公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从那之后,公主就彻底没了消息。”

    听完这番话,甄楚恬心里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位玉娆公主命运多舛,好不容易接进宫过十几年好日子,又落水身亡了。

    既然是从小在宫中长大的,必然和顾乘涵是青梅竹马,如此难以忘怀也不足为奇,但把帕子时时刻刻带在身上,这么多年不近女色,应该不是单纯的兄妹情。

    甄楚恬想着想着,就觉得脆弱的小心脏震了一下。

    “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佩儿担忧的上前两步。

    甄楚恬摇摇头,叹气道:“顾飞雪定然是位非常美好的女子吧,这么多年都让顾乘涵念念不忘。”

    “何止是华亲王爷,小姐知道宫中的雪娘娘吧?当初皇上就是看中她长得和玉娆公主有些相似,这才迎进宫专宠的。”佩儿神秘兮兮的说出这个隐情。

    甄楚恬惊讶的抬眸:“你的意思是,皇上对玉娆公主也有那种心思?”

    “传说玉娆公主貌若天仙,性子更是温婉讨喜,就没有男人不喜欢她的。”佩儿憧憬了一下,又认真道:“可是奴婢觉着小姐你是世上最美的女子。”

    甄楚恬随意扯了扯嘴角,在心里回想雪嫔的样子。

    确实是个看着秀美温柔的女子,比强势的孝庄皇后看起来好多了。

    如果玉娆公主也是这种类型的,那她确实比不上。

    想到她在顾乘涵面前毫无女人味的样子,甄楚恬顿时有些嫌弃自己,怎么这么不淑女

    系统:“为什么非要和别人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

    “我乐意比不行吗?”甄楚恬没好气的恩了一句,顿时陷入自我怀疑中。

    除了这张脸,也许没有人会喜欢她的性格。

    系统:“闻到了心碎的味道。”

    “老娘一拳把你打碎”

    知道甄远山回来了,佩儿拿着衣裳催促自家小姐去府门口迎接。

    甄楚恬自从拿到那块手帕之后,就一直焉蔫的没精神,得知老爹回来也不想过去凑热闹。

    正当她无精打采的摩挲茶盏时,院门外进来了一个人。

    那小厮站在廊下,语气有些奇怪:“大小姐赶快去正院一趙吧,大人在那里等着呢。”

    “这位小哥,我想跟你打听一下,大人没有生气吧?”佩儿笑眯眯的询问,生怕丞相怪罪自家小姐不知礼数。

    小厮斜既了她一眼,嗤笑道:“何止是生气?”

    说完,他也不行礼,径直转身出了荷花馆。

    佩儿当即心慌了:“小姐你到底怎么了,这几日没胃口也没精神,还错过了大人进府的时辰,如今大人都生气了,快去正院认个错吧。”

    “知道了。”

    甄楚恬看看那块洗干净的手帕,烦躁的拨拨头发,起身去里屋换衣裳。

    当她带着佩儿出现在正院时,院里围着满满当当的人,隐约还有哭声传出来。

    “妹妹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实在是可怜....”

    甄楚恬脚步微顿,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大小姐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纷纷让道,目光很是古怪。

    甄楚恬看向正堂,就见唐梅花坐在桌边哭得双眼红肿,甄月也在旁边小声抽泣着。

    而甄远山紧紧操着拳头,脸上肌肉微微抽搐,显然在隐忍着什么。

    看到甄楚恬来了,他登时目露凶光,上前狠狠一耳刮子落下:“逆女”

    甄楚恬被打得头晕目眩,站立不稳的摔在地上。

    见状,佩儿刚要去扶,就被甄远山一脚踹出了几丈远。

    他弯下腰,紧紧揪住甄楚恬的衣领,咬牙切齿道:“花娘哪里招惹了你,你要治她于死地。

    “我,我没有。”甄楚恬捂着脸,立刻看向正堂内哭泣的母女俩。

    不管两人装得有多像,她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看出面具下隐藏的得逞。

    花娘是她们杀的

    甄远山狠狠甩开她:“还敢否认花娘昨日中毒死在偏院里,许多下人都说你夜里去过,还落下了荷包,你昧着良心扯谎不怕天打雷劈吗”

    他怒不可遏的来回在院里走动,眼里冒着火光:“逆女,逆女我就该将你浸猪笼”

    甄楚恬忍着耳鸣,听完了这番话后,迅速得出了线索。

    花娘昨夜被唐梅花母女俩害死了,认定她是凶手的证据是荷包。

    她仔细想想,用来驱虫的荷包确实是少了一个,推测应该是甄月抱若她下跪哭求的时候顺手拿走。

    思及此,她定了定神,当着众人的面跪得笔直:“这些日子花姨娘待在偏院,女儿从未和她打过交道,不会无缘无故害她性命,定然有人出手杀了她,把这件事赖在女儿头上。”

    “你不如说我和母亲动的手得了,这府里除了你不就是我们吗?可你的荷包在前院里,是万万抵赖不得的。”

    甄月咽着指责,看起来伤心欲绝。

    甄楚恬冷眼扫去,驳道:“我说除了自己就是你们吗?府里那么多下人,谁知道是不是什么小厮丫鬟动手,你倒先不打自招的急着否认了。”

    甄月一僵,有些慌乱的看了肯自家父亲。

    所幸甄远山并未在意她的话,而是从怀中拿出荷包,狠狠摔在甄楚恬身上:“我问你,这是不是你的荷包?”

    “是,前几日就丢了,女儿根本没注意,要真是毒害了花姨娘落下的,我怕证据暴露应该想办法再去寻,行事之时更不会被那么多人看到。”

    甄楚恬坦荡的承认,但她从未做过的事,不管怎样都不能认。

    “府里下人那么多,就算你行事隐蔽也总有被发现的时候,被人看到了有何奇怪的?甄月接着反驳,还记着方才的仇。

    甄楚恬嗤笑,捏着荷包扔在地上:“我的丫鬟可以作证,昨夜我并未离开荷花馆,何况我屋里那么多荷包,随便拿走都能栽赃陷害,这不算证据。”

    怪不得那日专门给她赔不是呢,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可为了这场阴谋,唐梅花母女俩毫不犹豫的选择杀掉花姨娘,实在是狠毒至极。

    唐梅花停止哭泣,颜声道:“老爷,前几日楚恬记恨月儿害她受伤的事,公然给我们下毒,又用蛊虫杀了一个家丁,可谓是残暴至极,这事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也就属她最有手段,您若是不信,还是去派人查查荷花馆吧。”

    听完这番话,甄楚恬差点要笑出来了。

    就算她手中有毒药,也都是藏在系统的空间里,荷花馆根本就没有任何毒药,都是药材罢了。

    估摸着这母女俩总觉得她屋里有很多毒药,才敢大胆的这么说。

    思及此,她当即道:“我屋里没有任何毒药,既然要查,那就请父亲派小六去搜吧。”

    甄远山眯起双眼,定定看了她一会几,还是对小六摆摆手。

    小六拱手,立刻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甄楚恬不由抿紧唇。

    过了一炷香,小六匆匆出现在院门口,而他并非两手空空,而是拿着一个纸包。

    “注意注意,周围有毒。”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听得甄楚恬脸色微变。

    她知道小六最是公正,不会趁机冤枉她,而荷花馆要是有毒,系统早就检测出来了。

    结合种种,她估摸着毒应该是在荷花馆没人的时候,有人偷愉放进去的。

    大夫立刻上前,拆开纸包查看片刻,脸色登时变了:“和害死姨娘的毒药一模一样。”

    “现下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甄远山的脸色彻底阴沉,眼里闪过一抹杀气。

    唐梅花勾了勾唇,捏着手帕哭道:“可怜小少爷还没记事,自己的生母就死了啊这以后就算是我来好好照料,等他长大了也会伤心难过的。”

    听了这话,甄远山更加气恨。

    他扬声道:“我甄远山大公无私,对事从来公正公平,就算甄楚恬是我的女儿,杀了人也绝不会姑息,何况此人还是我的妾室,来人啊”

    甄楚恬攥紧衣袖:“父亲,人不是我毒死的,您应该查查您的夫人,有没有指使人偷放毒药到荷花馆。”

    “事到如今还敢污蔑你母亲,实在可笑把她绑起来送官府今儿我甄远山还真不怕丢这个人了,该死的逆女”

    甄远山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立刻命令小六动手。

    “我没有下毒父亲只要严查母亲身边的下人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要伤害我家小姐,不要带走她”

    甄楚恬拼命挣扎着,心里懊悔不已。

    她为何会因为手帕心不在焉这些天要是早点注意到荷包丢的奇怪,现下也不会百口莫辩了。

    今日甄远山豁出去脸面也要惩治她,难道真就这么被唐梅花母女俩打败了吗?

    甄楚恬忍不住抬头,目光穿过众人落在唐梅花母女俩身上。

    她们俱都在所有人身后,露出了得意忘形的胜利笑容。

    不,不能这样被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