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真画卷 > 第一卷:修真之始 第四十章:阻拦不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凡人,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最渺小的存在。性命,永远无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好比,刚刚没来由的大病一场的俞城百姓,根本不知道,那条正飞在九天的巨大蟒蛇,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灾难!

    白蟒行过一片房屋,察觉到里面存在的凡人,猩红的眼眸透出了渴望的色彩!他不管不顾,巨大的蛇尾顿时拍下,房屋里面的人可能都还没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便已经没了知觉!

    腾安浮直接下了死手!福寿借生之法施展需要七天,想要将这个时间压缩到最小,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将生灵杀死,在生灵死亡的那一刻,生灵之命消散于天地间,腾安浮可以直接将这些生命吸取过来!

    这种方法简单快捷,短时间内就能将俞城之人杀光,拿到所有的生灵之命!

    可腾安浮本不喜欢这么做,既然生为俞城人,因五十年前,那个僧人的庇佑得以存活至今,就这么简单的死了,腾安浮怎么安心?

    他用福寿借生之法就是为了好好折磨这些凡人,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五十年根基缺损的痛苦!

    可现在如此状况,为了活着,腾安浮也不顾忌了,那蛇口往下一张,那死去的人身上一道道绿色的光团朝他嘴中飞去!

    老头脚踩土石巨人,三两步快速赶到,看见现状,大吃一惊:“这畜生!竟真敢残害无辜!”

    齐成看着老头翻了个白眼:“你第一天认识他啊,残害无辜这件事,他不一早就做了吗?”

    “我拦住他,你赶紧疏散这附近百姓!”

    就这么说话的功夫,腾安浮已经拿走了快上百个凡人的生命!老头见状,没工夫和齐成扯,扔下齐成,赶忙去阻止腾安浮。

    “那老头你别被反杀了啊!”

    说归说,齐成可不敢真让那老头一个人去,现在白蟒正是垂死反扑,老头万一要不小心被杀了而白蟒没死就麻烦了!自己可不敢赤手空拳去跟那妖怪打!

    至于铜吉、王良,被留在了湖泊那里,铜吉替王良抗下这要命的伤势,虽是修真者,但也是伤势太重,无法动弹,更别说去帮忙了。只能先盘膝运转灵力恢复自身,让自己能够动起来支援齐成他们!

    王良忍着疼痛,慢慢爬了过来,接近铜吉后,他没敢再动。

    虽然他身体里的魂尸莲毒死灰复燃,开始重新往王良体内侵蚀,可复燃的同样还有王良本身的散灵灵根!

    就像是重新见面的死敌一般,魂尸莲毒和散灵灵根相互抑制着,魂尸莲毒毒性被灵根散出王良身体,但那灵脉也在莲毒的毒性下重新堵塞,过不了多久,王良的身体又会回到原本的状态。但现在的他,因为毒性在不断往身体外散出,导致他周身黑气冒个不停。

    王良是知道这毒对修真者而已有多么致命,所以也没敢靠太近,只是能让自己的声音传过去就行。

    “铜吉先生,您这又是何必救我呢?”王良咳嗽了两声,他想着那枚铜钱的事,有些不解,“现在连您也成这样了,那妖怪如何能阻止?”

    “我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呢?”铜吉看着他轻笑道,“你只要不死,我才有活着的希望啊!”

    王良知晓铜吉说的是那个誓言,只要王良能够平安度过此劫,那铜吉的誓言完成,实力也会精进,到时候也能多活些时间。

    “可若是那腾安浮的那一下,您没替我抗住,不是就死了吗!”

    “可这不是没死吗?”铜吉宽慰道,“只不过是受了点伤而已,我现在需得抓紧恢复去帮两位道友,你只需安心躺好即可,那妖怪蹦跶不了多久了!”

    王良想爬起来给铜吉行礼道谢,可自己身体受伤并不轻松,光是爬这几步,他都已经耗费全力了,更别说起来跪谢铜吉的救命之恩!

    罢了!待事情过后,一定要厚待铜吉先生啊!

    王良想着,索性就这么躺在地上,闭上眼睛睡起来了。

    而另一边,老头倒是陷入了苦战。

    一边要防着腾安浮的攻击,一边又要阻止他去残害俞城百姓,老头的心神已经耗费了太多,更别说驾驭这么大土石巨像了。虽然用的是土德之力,可到底消耗的还是灵力啊!

    “你好了没有!”

    老头施法又从地上升起两只土石巨手,将那巨大的白蟒一次次地挡住,同时又焦虑地吼向齐成,齐成正飞快地转移这附近的人。

    “你再坚持一下!”齐成吼了回去,但脚下神足通用得更加迅速,马不停蹄地挨家挨户搬运人,实在是赶不上的,齐成都是直接撞墙进房屋,然后抄起人就往外跑!

    过了一会儿,这片交战的区域总算被齐成清空了,他擦了擦汗水,总算是喘了口气!

    白蟒一时无法脱离老头的束缚,看这一片人都消失了,心中有些不耐烦!

    “真是烦死了!杀了你们这些修真者,我再去杀光俞城的人!”腾安浮大吼着朝老头冲了过来,同时运转尚未被污浊堵塞的灵力,从那天上的云层中飞出几条用云组成的巨蟒,那些巨蟒同样咆哮着,朝老头冲了过来!

    “不好!”

    老头暗叫声糟糕,不要命地疯狂催动灵力,在眼前升起数道石墙,想要将腾安浮挡住。

    那蛇头毫不畏惧地朝那石墙撞来。

    轰隆几声巨响,那石墙仿佛纸做的一般,瞬间就被腾安浮连带几条云蟒撞破,气势不减地朝老头袭来!

    老头见挡不住了,当机立断,跳下土石巨像,催动土石巨像迎向腾安浮!

    “老头小心!”齐成没有像老头那样可以唤出巨像进行攻击的能力,他最擅长的还是肉搏!

    可那妖怪身上的莲毒黑气就没散过,齐成哪里敢上前!

    看老头有危险,齐成无奈之下从地上撅起一块巨石,鼓足力量朝那蟒蛇打去!

    可谁知道,腾安浮根本就没想跟他们硬碰硬,用云蟒挡住土石巨像,再又尾巴一抽将齐成甩出来的石块打散,随后趁此机会,竟一飞而起,朝那远处飞去!

    见到这番情景,铜吉、齐成怎么不知道腾安浮是在诈他们!

    “这畜生居然耍诈!”齐成恨恨道,“老头,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莫要再扯了,咱们抓紧追过去才是正理!”

    老头可没工夫跟他瞎扯,使唤着巨像将那几条云蟒打散,随后重新跳到巨像肩上,朝腾安浮追去。

    齐成见老头走了,连忙施展神足通追上去,

    “那个方向......”;老头突然发现不对,那畜生竟看都不看这周边的凡人一眼,直接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是王家!”老头脸色大变,那个方向除了王家,老头根本就不作他想,“这畜生竟想先毁了王家!”

    还在那湖畔熟睡的王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将要面临什么......